我的狗血新年(二): 公司倒闭,合伙人竟污蔑我挪公款
i黑马 i黑马

我的狗血新年(二): 公司倒闭,合伙人竟污蔑我挪公款

油通创始人范庆河称,公司倒闭是因为合伙人、CEO喻凯偷走公章,以及投资方的不信任和阻拦。不过,这一言论遭到喻凯的回击,喻告诉i黑马,项目失败的原因在于二人的经营理念的冲突,自己也没有偷公章。

i黑马 1月18日报道

 油通公司倒闭一事陷入“罗生门”。1月10日,i黑马小败局栏目曾发表文章《我的狗血新年:公司倒闭,合伙人偷走公章,投资人追债》,油通创始人范庆河称,公司倒闭是因为合伙人、CEO喻凯偷走公章,以及投资方的不信任和阻拦。不过,这一言论遭到喻凯的回击,喻告诉i黑马,项目失败的原因在于二人的经营理念的冲突,自己也没有偷公章。

据喻凯表述,在是否烧钱等经营问题、逾期不建立员工期权池等冲突之后,自己不再信任范庆河,并交还自己拥有的公司股份,净身离开“油通”。

喻凯称,范庆河在与投资方国泰创投签约时隐瞒了其原公司“章临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与交通银行临淄分行的贷款纠纷等情况,违反投资协议行为。

喻凯并不承认偷走公章一事,他表示,财务章在“油通”与投资方签署资金监管协议时已被投资方收回,在离职前油通曾召开董事会,范庆河与投资方签署了股权质押协议,将公司公章交予投资方。

而对于挪用消费者资金一事,喻凯认为是范庆河的污蔑,并表示存有相关证据。

以下为“油通”原CEO喻凯的口述,经i黑马整理。

2007年开始,我做传统互联网的分销生意,到2010年赚了几十万。不过,那几年,阿里妈妈这些分发工具开始出现,我做的生意没法和他们竞争,最后也没有做大。

2010年,我去成都做了一个订餐网站,算是最早做O2O的那批人。那时候,我招募了非常多线下工作人员,比如,地推、送餐等,我也积累了些经验,但没坚持等到风口来。我觉得成都不适合做O2O的事情,相比北京来说,创业环境、时间成本都要差些,所以我就到北京来了。

创业:发现创始人是“老赖”

我和范庆河是在2014年年初碰到的,那时候,我和他聊得来,他缺一个合伙人,想让我加入一起创业。“油通”项目在2013年8-9月开始启动的,那时候他和别的团队合作,好像还融到了A轮,但一直到2014年5月19日我加入的时候,公司都没做出什么产品,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他和那个团队闹掰分家了。

那个团队走的时候连垃圾筒都拿走了,后来我跑到二手市场买来两张沙发、两张会议桌。6月,他和前一个团队清算完之后,我就开始招新团队,我们重起炉灶。2014年8月,产品正式上线。

随着人员不断扩张,办公的地址也有了变动,我们从永乐国际换到北四环的青科家园,搬到了旁边的一栋商务楼里。

到2015年上半年,我们团队增加到40多人,并且从刚开始的无人理睬,做到了滴滴、易车网等企业主动找我们合作,那时我们在加油站这类的数据上都是行业第一。

之后,我们俩的分歧开始出现了。

我的想法是想稳扎稳打,不要一下子烧太多钱,因为我知道烧钱是肯定不能持续下去的。

但天使轮融资500万之后,范庆河想做大范围的市场推广,想通过烧钱把数据做大。我当时和他说,500万如果要做10个城市,一个城市就得分出50万的预算,这样是做不起来的,但他非要做。我们在创业理念以及其他方面的想法越来越不相同了。

2014年,公司所有事务基本上都是我搞定的,这一年他参与得比较少,融资也比较顺利。到了2015年之后,他原有的章临石油化工公司就出事了。

我当时不知情,一直到2015年的上半年,他们(投资方)发了一个微信给我,说他们从内部调到了范庆河的一些档案,发现范庆河欠了交通银行700万左右的贷款。当时我非常惊讶,我在网上一搜他的名字,发现他已经被列入了临淄当地法院的失信名单了(俗称的“老赖”)。

后来,我们再去谈投资的时候,一些投资公司大概也查到了这个状况。大部分投资人直接说我们这种公司没人敢投。回想起来,现在的投资方还是仁慈的,因为他们的老大也是做传统产业出身的,比较体谅这种情况。但到最后真正是闹掰的原因是范庆河违约。

我们签署的投资协议里面有规定,他要拿出28%的股份作为员工期权池(范庆河占公司70%左右的股份,喻凯、投资方共占20%左右股份),但他逾期一直不变更。那时候,我已经安排了人在网上提交变更申请,可他不太愿意给。

一开始没拿到融资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做什么都愿意,后来估值上去了,就把股权看成自己的真金白银,不愿意放手了。

我那时候就很痛苦,按照我们的现金流情况,大概到6月就必须要融A轮,但照他这种做法,一般投资公司都不愿意投资,这样就相当于拖慢了公司的融资进度。

后来,投资方想要撤资了,想帮我们找一个产业资本把公司买下来,但他也不干。到了6月,我算了下,账上还有100多万,这个月公司的预算差不多也是100多万,收支基本持平,但再不融资就没钱了。

那时我就觉得我不能再干了,再干下去我就得跟着他做违法的事了。像现在他为什么说我动消费者的钱?就是因为他没法和消费者交代,所以他怪到我头上。

随后,我把股份都退还给他,离开了CEO的岗位。

事后:幸亏走得早,否则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说实话,我是一个连续创业者,我知道创业搭档很重要。现在我自己出来创业,和有创业搭档一起创业的心理是不一样的。

虽然他做的事情很少,但那时至少有人能够相互依靠扶持,帮我兜底。我刚开始和我们同事讲的话是,我找好的合伙人找了七、八年都一直没找到,所以我非常珍惜,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去当董事长,一直很支持他。

但融完钱之后,他就有点儿膨胀了,他认为要搞推广,要砸钱,我感觉到我们两个人确实聊不到一块儿去。我这种人的性格就是不愿意吵架,和他讲完道理以后我说我不干了,他说行,之后就是把事情交接一下,他还觉得自己占了一个大便宜。

从投资方的角度来讲,他们感觉投他很危险,很没有安全感。我那时能把公司撑到6月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我们和投资方签了一个绑定协议,里面提到如果我离开,他们就会撤资,所以我一直没走,这也是我压力很大的一个原因。

后来投资方想要撤资,我也受不了了。如果再做下去,我既得不到利,还要承担风险,相当于让我跳进一个火坑。之后我和我同事讲了一句话:“如果我现在不走,我们也是死,只是可能到10月死,那时候你就不会恨我了。”

现在,他把全部的责任都推给了我,我是CEO,所有的资金他都说是我挪用的。幸好我提早走了,并且把所有离职手续都留存下来。如果真到10月、11月走,估计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如果他要上法院告我的话,公司账户的流水账单都可以调出来,哪个阶段账上有多少钱、有没有挪用,这些都一清二楚。

至于财务章是签完资金托管协议之后投资方拿走的。公章是我走之前开了一个董事会投资方拿走的,当时因为范庆河违约,投资方要起诉他,在开董事会的时候投资方要求范庆河把股权质押给投资方,那时范庆河还在这个协议上签了字,我这里都还存有复印件。之后,投资方把公章也拿走了。

当事人思考:与传统行业的人沟通成本过高,烧钱模式不可取

1、合伙人信任问题

现在回过头来反思这个项目,失败的原因主要还是合伙人的信任问题,因为后期在这件事上浪费了太多时间。我认为有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做事,互相分担很重要,但范庆河在后期没做到这一点,他太急躁了。

我当时定的计划是在2015年5月要把加油站的CRM管理系统先做出来,让用户将钱存在加油站,减少我们的风险,但是被他叫停了。他的想法就是天天让我做营销,烧钱,我认为他当时想快点儿拿到钱,所以想先把数字做大,用补贴把数字做漂亮些。但是我觉得那些数字都是虚的,烧钱根本不算商业模式。

到后面我离职的时候,员工开始受不了了,他们劝我快点回去,因为范的想法变得太快了,一天一个主意。比如明天要上一个功能、一个活动,但今天仍然在给需求,这是技术和产品人员难以忍受的。

那个时候我们是有绝对优势的,但被他这么一折腾就支撑不下去了。我离职的之前一共才花费不到400万,公司账上还有100余万。但在我走后,他就把公司账上剩余的钱全部花完了,还借了180万。

和他沟通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2015年上半年我和他沟通比较多,后来我就不怎么跟他沟通了,沟通成本太高。我是不喜欢吵架的人,吵架都是带情绪的,所以我有时候晚上静下来的时候给他发个邮件,写得多的有七、八页、十几页也都有。

其实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想切入传统行业,最难的就是和传统产业的人沟通,因为他们的思维不开放,要花很大的成本。那时哪怕他的思维稍微开放一点,到最后被别的产业资本买下来了,我们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一个结果。

我对他还有两点怀疑,我来了之后他被骗了两笔钱,一笔是30多万,一笔500万。500万这笔是被一个深圳的所谓投资公司骗的,他们说可以帮公司包装上市,但在协议里面什么都没有规定,只是说如果500万交不出来可以用公司的10%股权置换,那时他甚至要我帮他签字。之后就发现他因为原先章临石油化工公司的欠款未还被列入了“老赖”。

所以,那时做CEO的我压力非常大,等于我既要带员工,还要管住董事长。按道理董事长和CEO要随时把握现金流的,但他连账上有多少钱都不管,只知道去烧钱,所有压力都是我一个人扛,特别累。

当然,我和范庆河之间的事情都是在台面下完成,没有影响到整个公司的运营。我走了之后,听说他就召集同事开会,说是政治斗争,说我要夺权,甚至找了每一个员工谈话,这让我非常无语。

2、烧钱的商业模式不可取

很多人说,公司前期要烧钱去快步走,但我认为不烧钱起步也不是不可行。

比如在营销方面,我可以先培养几个大的加油站,帮助他们把销售业绩做出来,让他们帮我们做宣传,培养一些典型案例之后,我们再树立品牌。

我们当时的定位很清晰,虽然做不成很大的平台,但能给加油站提供服务,我们是想帮加油站做移动互联网的营销和管理。

我走了之后,有一个投资公司和我说,喻凯你如果重新做一个加油O2O项目,我就直接投你。那时我也有点不甘心,就重新做了一个,但做到8、9月的时候,我觉得烧钱这个事情不能再做了。

比如,你拿到1个亿,我拿到2000万,你一个人补贴50,我只补贴10块,等我们双方补贴的钱用完后,我的用户还会照样用,对方并没有把我一棒子打死,所以补贴这种东西无论烧多少都没意义。

为此我还和很多出租车司机谈过,那时滴滴补贴减少很多,他们认为哪怕你补贴两块我也会帮你宣传一下。

另外我发现的一点是,补贴对于传统PC互联网公司获取客户有用,因为原本在这些网站之间切换还需要去手动登录。现在大家都用微信和支付宝以后,连登录这一步都省了,直接用同一个账号体系就可以自动登录了,完全没有切换的必要。所以我就发现烧钱这个事情微信可以干,支付宝可以干,但我们做不了。

油通 公司倒闭 合伙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