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的亚洲:到“高斯达克”去
2011-07-01 14:20 创新亚洲 高斯达克

创新的亚洲:到“高斯达克”去23

商人政客穿梭,觥筹交错,探讨着关于“新亚洲”的各种议题。比起达沃斯和博鳌,这个地区性的论坛实际了许多,几个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市场在一起相互刺激。

文 / 本刊记者 郭颖哲

6月的济州岛,一连几天都是细雨绵绵。大巴载着我们从岛的北边穿越到南边,一路上满眼是绿色,给来自中国、处于泡沫盛夏的经济动物们平添了几分沉静。

在Haevichi酒店,韩国“济州论坛”像一只奇怪的容器,清一色的黑发黑眼黄皮肤,却说着彼此不懂的语言,也就是借助英语单词和飞舞的手势,交流才勉强可以进行。不过出于地缘关系和利益共同体,中、日、韩以及东南亚各国,这些从价值观到创业氛围都迥异的国家交流变得越来越紧密。

济州论坛创立于2001年,每两年举办一次,到今年已是第6届。本届论坛有来自20个国家和地区的1200名代表参加,规模超过了以往各届。

从今年的会议设置来看,除保留原来的和平议题外,有关世界经济、企业经营、环境保护、文化交流等议题大幅增加。在全部60多个议题中,与经济相关的议题占到一半左右。中国企业界和文化界代表约有150人受邀参加。济州特别自治道知事禹瑾敏称,论坛的一大目的即是进一步增进中韩两国企业家之间的交流,为加强两国企业的投资合作铺路架桥。

到“高斯达克”去

“中国企业赴韩国上市”的议题被放在2011年“济州论坛”的第一天下午,甚至早于整个论坛的开幕式。

韩国方面出动了“豪华”阵容,三星证券联合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和韩国几大知名律所共同布道。对于中国的企业来说,到韩国上市的门槛比较低:资本条件为最近财政年度期末净资产8000万人民币以上,且净资产不少于注册资本;销售收入为最近会计年度2.4亿元以上,最近三年平均销售收入1.6亿元以上,另外也要求必须是持续经营3年以上的企业。

你想到了创业板吗?韩国的科技股市场(创业板或二板市场),就是仿照美国的纳斯达克建立的,简称高斯达克(KOSDAQ),是韩国高科技企业成长的摇篮,对韩国经济增长、度过金融危机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毕竟不是人人都能去纳斯达克,而高斯达克对上市企业的要求低于英美及香港股市,在行业偏好上,制造业企业更容易在韩国资本市场上取得比较高的发行价。还有一个不能算特色了——跟所有的海外上市一样,在韩国上市具有“信息不对称”的优势和风险。

比如去年5月,韩国股市骤然下跌,唯独在韩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股指却逆势上扬。当时引起了韩国股市专家们的高度关注,因为那是中国企业“久违”的上涨势头。从2008年以后开始有少数中国企业赴韩上市,但不幸的是,还没怎么过上风光日子,2009年4月30日,当时联合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因财务报告虚假,韩国会计师事务所拒绝提供其审计意见。此后在韩国上市的中国企业股价一直呈疲软状态。

后来,这些中国企业受到追捧的原因被定性为“在韩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很大程度上受到中国经济发展趋势的影响”。对于那一波行情,有韩国分析师指出,“这些中国企业终究是海外企业,所以当地股市的供需情况决定股票的价格。”

像纳斯达克一样,高斯达克对于中国概念也并不真正了解。通常来说,在韩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每年只披露一次审计报告,这么少的信息不足以为投资者参考,而稍有不慎,出现类似联合科技那样的问题,势单力薄的韩股中概,也免不了被“围猎”的遭遇。

开幕式结束后,在回酒店的途中,本刊记者巧遇到几位温州商人。最令他们动心的是,这个公募规模并不大、流动性也一般的市场,只需6个月左右的准备期,效率堪比美股,而创始人所持股票也会在上市6个月之后就获得解禁。

中国电影的热钱味儿

随后两天,在亚洲电子商务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女性商业领袖等论坛中,南车集团董事长赵小刚、IDG投资人林栋梁、敦煌网CEO王树彤、保利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美特斯邦威董事长周成建等中国企业家悉数登场,带来了不少新鲜的观点。

林栋梁说,“每部手机都会是一个移动商店”。他在演讲中透露,凡客诚品移动端的订单数已经达到10000单/日,并且从4000单/日到10000单/日的增长仅用了四个月时间。电子商务B2C的蓬勃发展以及它与移动互联网结合的巨大爆发力引得韩国听众连连发问。

最有意思的交锋发生在“创新产业的亚洲之美”专场。这场听上去温润得像亚洲文化创意产业成果的展示会,却意外地出现了鸿沟,“中国特色”再显威风。

于冬讲了中国电影现在的市场情况,去年电影票房突破百亿大关,“没办法,中国有人口红利,基数大,即使只有很少比例的人看电影,院线也会保持盈利。”据他估算,在中国电影市场盘旋的资本起码有200亿元人民币。

这些钱从哪里来的?于冬老实说了,很多是煤老板口袋里的。在之前的北京国际电影季上,有一场投融资沙龙,因为害怕热钱过多,主办方规定参与者是“比较理性的专业投资人”。但后来发现,来自某高校创意产业类投资高研班的一批学员全是矿业从业人员,而且一上来就提出要投资50%以上。

蛋糕很大,而且越来越大,非常诱人。韩方主持人问:“从中国的立场看,中国电影也处于走出去的阶段,问题是亚洲各国也想走进中国市场,目前外国电影进入中国受到的限制有没有机会解禁?”

于冬说:“每年我们引进韩国的电影算很多了,都有三四部,欧洲地区一年总共才三四部。”但他也抛出橄榄枝:暂时只能是韩国演员参演中国电影,然后韩中三七分成,或者电影韩中合资,然后四六分成。

韩方一位在大学里研究电影的演讲嘉宾说,他们一直很纳闷为什么韩国的烂片(她举了几个偶像剧的名字)在中国收视率那么高,为此韩国大学正在开课题研究这些没营养的偶像剧引爆关注的路径到底是什么……

不管怎样,中国电影未来十年都会迎来资本化的时代——5年内有8到10家电影公司将上市,比如中影和上影会去A股上市,光线和小马奔腾都排队等待上中小板等等。不知道孤零零上了纳斯达克的保利博纳,是否感到有些寂寞。

几个来自哈尔滨的民营企业主听说这座小岛月人均收入竟然跟房价一样都约为2万元人民币,当即表示当地房地产业大有可为,要来这里投资建设一个地标性的建筑。

这恰恰是地区性会议的有趣之处,它的浮躁、功利与小岛的“慢”交相辉映。Haevichi酒店的后院就是海滩,因为没有白色沙滩,所以人迹罕至,海浪击打着黑色的礁石,有几尊不知名的石像在眺望大海,构成了一种思辨的氛围。

主办方也希望加强这种交流。据悉,从下届开始,济州论坛将改为每年举办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