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盛行时代,游戏瘾者如何成为明星
2016-05-12 13:58 电竞 明星

电竞盛行时代,游戏瘾者如何成为明星

在一个仍对十九世纪民众鸦片成瘾敏感的国家里,“电子海洛因”这个词仍有特殊的反响。

黑马说

媒体称在中国有超多2400万的青少年有网瘾,官员们利用这个数字去解释这个国家的许多灾难。在中国新世界中,每个怀梦者都有机会,即使是那些地位低微的游戏有瘾者们都有可能在某一天成为明星。

文|Gregory Isaacson

在上海市中心一个大却肮脏的公寓里,五个年轻人坐在那里玩电脑游戏。除了电脑的嗡嗡声和持续的键盘敲击声,屋里大多时候都很安静。这些玩家戴着耳机,懒洋洋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一个矮胖戴眼镜的玩家PDD(刘谋,英雄联盟前IG职业玩家,游戏赛事解说),是这些人中话最口无遮拦的,不时因为一些问题而喊“卧槽”,或者在游戏胜利的时候探身用他的蓝衬衫捂住他旁边队员的脸。 

作为英雄联盟(简称LOL)的职业玩家,他们二十出头,在同一辈中算是年级比较大的。在这个竞争性的网络游戏里,两队被称为“英雄”的虚构角色在一个虚幻的战场上一决雌雄。这个游戏的目的是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行动摧毁敌方的基地,这些行动包括团队合作、游戏策略和鼠标、键盘的灵活使用。游戏的奖励是真实的,因为获胜方的玩家们会获得巨额现金奖。

232471588668479821

上海著名的IG游戏俱乐部(Invictus Gaming club)的这些“网络战士们”在这个肮脏的公寓里一起生活、一起训练,在他们这个年纪里的城市中国人中,他们并不是典型的。但是他们的故事反映了中国极速的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所创造的美丽新世界有多么的令人兴奋、多么的梦幻。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经济背景,他们因为“电子竞技”或者“数字竞技”而聚集在上海谋生活。像成千上万的其他中国人一样,这些玩家和组织者正在以一种他们父母一辈几乎不能理解的方式追逐梦想。

2015年3月在波兰卡托维兹赛事直播中,这五个电子竞技者对战来自伦敦的Fnatic战队。受英特尔和其他电脑软件公司的赞助,这个为期四天的赛事为LOL冠军战队提供6万美元的奖金(其他星际争霸2的战队争夺10万美元的奖金)。在座不虚席的竞技场,每队队员都带着耳机,穿着统一的运动套装或者T恤衫,沉着地坐在一排电脑前点击鼠标、敲打键盘。观众们在巨大的屏幕上看比赛。

比赛开始4分钟后,PDD的英雄希瓦娜(龙血武姬)通过向小兵扔水晶一样的子弹(龙女的E技能)来守塔。在地图的其他地方,当Fnatic的防御塔正在击杀塔下小兵(喷射紫色火球),IG的另一个英雄锤石把他的锁链(Q技能,击中会拉近敌方英雄,并造成眩晕)伸向敌方的有翼恶魔——永恒梦靥,造成了致命打击。永恒梦靥的血量直降到零,变为了一缕蓝烟,在这个时候,屏幕上显示“第一滴血!”。在20秒的混乱中,屏幕上显示着令人眼花缭乱的飞行导弹,然后敌方正在逃跑的英雄露露被IG的两个英雄包围了。其中一个队员小孩游神(Kid)操纵一个叫薇恩的英雄,向露露射出了毒箭,在一个血红的、持续较久的爆炸中杀死了她。“小孩杀死了露露!”正在现场解说的一个欧洲人喊道。

IG的前世今生

IG俱乐部的创建者是中国的房地产和电影大亨,中国最富有的人之一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IG的年轻人们为了对游戏的热爱而战,也为了钱而战。这个俱乐部的资金一部分来自于王思聪,但同时也享受电脑配件制造商罗技和电脑制造商华硕的企业赞助。IG俱乐部每个月给队员支付4000-5000元(大约650-800美元)的基本工资,管吃管住。除此之外,队员们还能在中国或者外国的直播比赛的大奖中大赚一把。在2012年,俱乐部的Dota2(另一个广泛流行的网络游戏)分部在西雅图分享了100万美金的头奖。更多奖励的指望在招手;去年七月,一个叫新兵(Newbee)的中国队在同一赛事中赢取了500万美金的奖励。

IG的经理朱松阁,我叫他Lucien,他告诉我他们的一个队员2015年一年赚了40万元(大约6.4万美元),这对于一个来自河南的16岁少年来说是一笔巨款,毕竟河南得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是小孩的5%。小孩(真名叫葛炎)用这笔钱给他父母买了一个房子。小孩简单笨拙的样子与他在游戏里表现出的激进完全不同,这份激进带领他们的团队用精准有效的“石弓”甚至“磷弹”的运用横扫敌人,赢得胜利。

“有时候我几十天都不能回家。有时候我会有打我爸妈的想法。”

84998330470914135

只有最有技巧的很小一部分人才能以这种方式生活。Lucien估计在中国有大约50个英雄联盟职业俱乐部,有10到15个都在上海;每个俱乐部都有大概5个队员。职业电子竞技的卓越和成功从一个巨大的、不确定的亚文化群中吸引了它的观众和明星玩家。有一个像小孩一样报酬优厚的人,就有成千上万个游戏热爱者仅仅是喜欢玩游戏。他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