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关于你老公的股份,展程CEO这样回应
2017-02-24 11:00 展程CEO

Emily,关于你老公的股份,展程CEO这样回应

我们创业开始时只有五个人,没有title,也没有明确的股权承诺。

i黑马讯 2月24日消息,《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有了新进展,事件另一主角、展程CEO陈羽翔今日在知乎发文对此事进行了公开回应。

陈羽翔在回应中承认,关于期权,自己的确存在拖延问题,而这是由于天使轮后公司就再没有融资,“所以团队当初商定等到下一轮融资再划分,这是团队共同决定的。”他还称,这两天种种激烈言论也让自己想清楚,股权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妥善分配股权。

此外,陈羽翔还在回应中透露了一个细节,公司给老韩(韩冬辉)发出的奖金是200万元,而不是Emily文中所写的100万。

22日晚间,名为Emily Liu的作者在微信公众号发文《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讲述她的老公在一家游戏公司创业七年,没能获得股份,被公司CEO要求净身出户一事。这件事情在创投圈引发了广泛传播和讨论。

经创业家&i黑马查证,Emily所言的公司为北京展程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展游”),其老公则为该公司前技术人员韩冬辉(注:网上流传的当事人简历中写的是CTO),公司 CEO为陈羽翔。

以下为展程CEO陈羽翔在知乎回应全文:

过去两天里,很多人以为我在整理材料试图让剧情反转,但这并非我所愿,老韩是我第二个员工,是我最感激的人之一,兄弟阋墙,不出恶声。这两天我主要在反思,以及跟团队沟通。

关于期权,我的确存在拖延问题。不过有两点需要澄清。第一是,我们天使轮后就再没有融资,公司一直没有明确的市场化定价,而且游戏行业变化很快,起伏很大,所以团队当初商定等到下一轮融资再划分,这是团队共同决定的。第二,公司的期权池(总股份 10%)一直都在,是留给公司员工的,这是团队跟投资人一直都明确的事。而这两天种种激烈言论也让我想清楚了,股权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我已经邀请创新工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督促我妥善分配股权。

2010年底,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就踏上了创业的道路,虽然很幸运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爆发,但没有经验的我还是有很多事没有足够快想明白,股权问题只是之一。作为一家整个创业过程只从投资人处融资240万人民币的草根公司,我们苦过,但创业没有不艰苦的。我也希望自己每个时期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但很多时候自己也是迷茫的。

我们是从一个WAP手机社交网站开始创业的,因为活不下去,硬着头皮转型到游戏行业,但2011年中国的手机游戏业还非常小,所以也是挫折不断。直到遇到了后来的研发跟发行负责人,很有幸我们一起创造了一款成功的产品。这款后来成功的游戏上线时全公司只有十多个人。

公司赚多一点钱之后,就做了分红。老韩当时获得了200万,这奖金中包含了我对他当时付出深深的感激以及对他未来的期望。有朋友告诉我,你这样做你要小心,现金发太多,有些人会丧失斗志。这句话并不是针对老韩的,而是针对我当时分红的所有同事的。我基于自己的情感,还是做了这样的决定。游戏行业是一个辛苦,而又风险极高的行业,我们并不知道这样的产品能持续运营多久,也不知道还能否做出更好的产品,甚至对于一个如此青涩的团队,未来会面对什么样的挑战,我们都没把握。但无论今天看这笔分红是不是对的,在当时大部分人都是满意的。

公司盈利后整个团队都有状态下滑的迹象,我当时心态也有懈怠。具体到老韩相关的事情上,2013年之后他已经明显不在工作状态,我虽然多次和他沟通,但没有给出明确的赏罚。过去三年我让他先后担任了多款产品的后端负责人,都没做好,他也没被要求承担任何责任。

一度因为这件事,曾有同事跟我大吵,说我只是不停给老员工机会,让公司的标准很不清晰。其实我也真的感觉到,创业跑到一定时候,很容易发生的就是老员工能力跟不上。但我一直抱有幻想,觉得只要好好培养,给以足够的机会,一定会成才的。我一直希望,早期的老员工不要掉队,能够跟着公司一起发展,一起成长,成为公司的顶梁柱。我当时对创业的理解,大部分的人跟着我需要的是机会去证明自己的价值。这个观点现在看来是很天真的,同时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也许在这个过程中我应该有更合适的时机解决股权问题,但我应该做好的问题不止这一个,还有如何协调好公司新老员工交替问题,如何让公司保持成长,这几个问题是交错在一起的。特别是2014年之后整个手机游戏行业巨变,我们公司也遇到了不小的挑战,给了我逃避期权相关冲突的借口。这次事件让我反省,也会在近期作出变化。

老韩是我第二个员工,是我最感激的人之一,也是我最想能够跟我创业获得回报的人,甚至在当初设计奖金金额上,跟其他人发生冲突,我也在解释他的贡献。但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说明,我们创业开始时只有五个人,大家只是想着一起做一款产品,没有title,也没有明确的股权承诺。2013年在公司80人的时候,组织结构才建立,也是游戏公司典型的工作室制作人制。这些年来游戏业主要都是靠项目分红制给成员奖励。

最后,我非常真心的感谢老韩在悍将早期对公司的付出,并真诚祝福他未来的事业顺利生活美满,无论如何选择,我们都还年轻,未来的前途虽然仍旧会有坎坷,但希望明天会更好。

黑马哥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