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咿啦看书』获4000万A+轮融资:新年第一枪,儿童IP大战在即
2018-01-28 10:03 在线教育

『咿啦看书』获4000万A+轮融资:新年第一枪,儿童IP大战在即

当情怀染上了商业,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1月27日消息,专注于动画书开发的咿啦看书宣布完成4000万的A+轮融资,威创投资领投,青松基金跟投,启赋资本继续增持。并同时发布的2.0产品。在旧版产品的基础上加入了数据分析,能根据用户需求择优推送。

新年伊始,咿啦看书就站在1月的尾巴上打响了儿童IP之战的第一枪。

人工智能在风口上了天以后,“AI+”在各行各业里都大展拳脚,儿童IP领域更是热闹得厉害。咿啦看书便是“AI+儿童IP”的典型,其外壳是用人工智能高筑起来的交互式阅读模型,内核就是与各大出版商和IP生产者之间的输送,国内目前还未有对标企业出现。

为了深入了解“AI+儿童IP”的表现形式,笔者早在新年到来之前就约下了与咿啦看书创始人任晖的专访。

创始人的“思维超前性”

在了解过任晖的创业经历之后,笔者不得不被他的思维超前性所折服。

大学毕业以后,他放弃了原本安逸的公务员的工作。在通信行业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信息服务,由于通信行业早期的特殊性,流量大,赚钱十分容易,养活的基本都是擅长商务谈判的销售人员。但是手握巨大信息资源的任晖心里却犯起了嘀咕:这个领域虽然来钱很快,但是却只能做通信代理,可施展的空间着实太小,这个行业也是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其他的产品模式的。

任晖抓耳挠腮,前思后想,终于在2005年开发出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一个在2015年前后才大热大火的O2O平台,这个项目整整领先了市场10年。“领先有时候其实不是好事,”说起当初,任晖似乎羞于提及“历史上说,一个事件的发生有偶然性和必然性,当时的那个项目就是一个偶然,那时候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移动支付,更没有O2O这个概念。我虽然知道这个东西在未来会颠覆,但是当时是很难做下去的。”

这个平台结束以后,任晖就有了女儿。他想要满足自己作为父亲的自豪,想要让女儿能用上自己生产的产品。于是他在2010年创办了点读科技,主要生产当时被市场炒得火热的点读笔和其他与教育相关的硬件电子产品。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接触到了大量有关儿童IP的内容。

可是当看见自己的女儿甩掉了自己公司生产的点读笔,热烈的迎接iPad的时候,任晖心中默然了。时代在不停的革新,他的产品如果不能保证“不可替代性”也是会被革掉的。他需要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最核心的优势,于是在2013年点读科技推出了咿啦看书项目。那时候的人工智能还像一颗刚刚破土而出的种子,那时候的儿童IP也还在巨头的占领下难以抽出新芽。

正如乔布斯所言:创新决定了你是领袖还是跟随者。 往往从0到1的创业者最初都是凭着一份情怀,但是当情怀染上了商业的颜色,一切就困难了很多。 交互式动画书这个市场很蓝,没有竞争对手,没有行业规则,没有产品标准。但是没有就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成功的可能性和失败的可能性。

儿童IP内核与交互式外壳

任晖所谓的核心优势就是占据儿童IP的高地。

2013年前后正是网络文学浪潮大起的时候,移动端阅读APP遍地开花,版权也相对于现在来说没有那么值钱。其中也不乏佼佼者看中了内容在移动端能大放异彩的势能,迸发出了像掌阅、喜马拉雅等大型的阅读平台。 成人市场已经趋于饱和,但是让任晖窃喜的是,儿童IP还是块鲜有人涉足的宝地。

我国的早教产业发展至今总体也不过三十余年,多数的早教理念也都来自于国外。整个产业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儿童IP呢?直到现在我国的儿童IP产业绝大部分都是被迪士尼、巧虎、海绵宝宝等巨头所占领,其中虽然也不乏《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小猪佩奇》等出色的动画片引领一时风潮,但一时就是一时,不能长久。且内容都是偏娱乐性质的。

“ 不管是动画片还是绘本,我国的儿童内容直到现在都处于缺乏状态 ”任晖向我们介绍“所以我想做儿童IP,但是我更想的是让小孩能学得更多,图书相比于动画片,小孩大多偏向于后者。所以我想让图书能和小孩有更多的交流互动,这也会是一个行业性的突破”

2013年前后的动画书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 但是还是有类似的产品的,有一种类似于flash动画但是不支持手机播放。还有一种针对单本书的开发,周期长,成本大。那些都不是任晖想要的。

在之后的三年里,任晖组建技术团队,奔走与各大出版社与IP生产商之间,凭借其出色的销售基因拿下了多数国内外经典儿童IP的动画书制作权。 终于在2016年,咿啦看书推出了第一代产品的模型,面向C端收费。一经推出,受到了消费者一致的好评。目前咿啦看书APP的下载量将近150万,付费转化率约为20%,日活用户在1.5万—2万之间。

这似乎是将梦想照进现实最好的例子。笔者倒不由得想起来圈内一位在全球拥有11亿用户的创始人的话:企业完成从0到1的开发之后,就是从1到深,不然是很容易被拍死在沙滩上的。不管是交互式阅读的外壳还是儿童IP的内核,咿啦看书无疑是站在行业前列的,但是当蓝海变成红海之后,他还有何秘密武器来保卫自己的城墙呢?

当笔者提到这个问题时,任晖只是悠然一笑。

做技术驱动型的阅读平台

任晖把咿啦看书定位于一个完全的技术驱动型的公司。

“我们不生产内容,未来也不会考虑原创。”任晖十分坚定“我们是一家纯技术驱动的公司,内容主要来自于与各大出版社和各大IP的合作。”

到目前为止,国内没有出现一家做儿童IP的巨头企业。以至于这个行业多而杂,杂而次,但是其中也不乏像《大闹天宫》、《哪吒闹海》等口耳相传的经典故事,纵使经典但也是版本众多。咿啦看书作为绘本全新的表现方式,做经典IP一定是首选。临阵磨枪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了已经经过市场沉淀的东西的。

咿啦看书先一步进入动画书的市场,前期忙于奔走在各大IP生产商之间,一旦做出品牌形成势能,好的内容自然都会找上门来。品牌是创新者最容易构建的壁垒,也是最容易被击垮的壁垒。前期的开发模型已然基本确定,那后来要做的无疑就是产业链的延伸与规模化的生产了。

由于技术的难以复制性,咿啦看书与其他的阅读平台不同,用户不仅可以购买单本图书,并且可以使用包月阅读和包年阅读的模式。在C端付费的基础上,去年6月,咿啦看书推出了TOB端的产品——动画图书馆,准备进军B端市场,把数千家幼儿机构都纳入了业务版图。

提到未来,任晖也充满了幻想,“技术研发我认为我们才刚刚开始, 我们准备把交互形式做到成人阅读领域 ,当然在成人阅读领域它会有其他的呈现方式。我们还准备开发时间轴,记录读者的阅读轨迹。我们目前也正在制造类似于PPT的引擎可以给读者和出版社自己制作,然后上传到我们的后台。 我们还可以做个性化阅读,分级推送等,这些都是我们以后的发展方向 。”

时间轴类似于支付宝的“年度账单技术”,用户制作上传类似于视频后台的“用户个性化设置”,个性化阅读、分级推送类似于乂学教育应用于查漏补缺的“自适应系统”,在加上咿啦看书交互式阅读模式。笔者难以想象在未来会有一个APP能集这几者于一身。我们无法评论好坏,但始终都期待着未来。

儿童IP大战在即

任晖的选择无疑是明智之举。

早幼教行业发展时间短,儿童IP在国外巨头的缝隙中生长困难,这个市场是难以在短时间内聚拢起一批做儿童IP的人才的。在“AI+”和“早幼教”两个风口上,拥有销售基因与IP资源优势的任晖选择了前者无可厚非。但是笔者断言, 在未来的1——3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儿童IP领域会掀起腥风血雨。

据不完全统计,早幼教行业迎来人口红利之后,每年的市场规模高达3500亿,0—3岁的早教市场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5%,3-6岁的幼教市场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0%。《民促法》也开始把有形之手伸到了早幼教行业,80、90后的成长也带来了教育观念升级。毫无疑问早幼教行业将会成为风口,而作为教育最核心的内容与IP也会成为热门,儿童IP领域目前的杂乱也会经历前所未有的颠覆。

究竟是谁能乘风口上天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个世界总会善待那些老老实实,勤勤恳恳做实业的创业者。 就像任晖一样,就算当情怀染上了商业,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火柴盒观察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