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离婚 核心团队接连离开 但我仍然感谢创业
2018-02-23 16:29 赵松涛 “装老大” 创业

被离婚 核心团队接连离开 但我仍然感谢创业

赵松涛是个连续创业者。过去十多年,他做过房产营销公司、办过民宿预订平台、做过互联网培训,但均未大成。

作者 | 王亚奇

口述 |“装老大”创始人赵松涛

2016年底,赵松涛在家人朋友的反对声中毅然创办“装老大”,认为家装行业大有可为。但是,一年时间内,被离婚、净身出户、公司核心团队接连离职,这让一直坚信互联网将改变一切的赵松涛一度自我怀疑甚至绝望。

现在,他熬了过来。赵说,感谢创业,让我更清楚的知道我是谁。他还说,创业者是天生的,停不下来。

以下为赵松涛口述,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

这次创业,我的家人朋友没有一个支持的。

我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之前也有过赚几千万的时候,但后来的一次创业曾经赔光了所有现金。2016年底,我决定在家装行业做些颠覆性的事。

为什么家装行业我能进来?第一,人才极度匮乏。创业这么多年,我总结过创业成功的秘诀:找神队友,打猪对手。猪对手代表对赛道的选择。罗永浩和普通创业者相比是很厉害,但锤子手机为什么一直发展得不太好?

因为他选了一条跟雷军、任正非、三星、苹果等竞争的赛道。你的对手是这么牛的人,每个人又比你在手机硬件领域耕耘的时间长,你凭什么能胜出?

但家装领域是没有什么人才的。我自己是房地产专业毕业的,我的同学没有一个做装修。装修公司老板的成长轨迹是什么?初中毕业,干得好就成包工头,包工头干好就成立公司。我们在这个领域做出一些成绩会更容易。

第二,这是一个不能赢者通吃的赛道。中国家装行业的市场总额高达4万亿,但中国装修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东易日盛2017年的营业收入仅为28亿,也就是说,这个行业最优秀的企业占整体市场的份额比例不足1%。

创业能成功说白了就是能力加运气,但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那个好运气,也不能赌运气,因为不知道这个领域是不是有很多比你更牛的人。所以普通创业者选择的领域最好是老大有饭吃、老五也有饭吃的,市场高度分散的领域。

第三,家装行业消费体验差,痛点足够明显,加上市场高度分散,做成平台的机会大。

但我一开始想做这次创业时,只是凭着一股互联网能改变一切的信念,对于到底用什么办法颠覆行业是没有完整解决方案的,所以我媳妇一开始就不支持。我跟她说,给我准备50万,我要创业。第二天,她把家里所有现金都拿去买房子了,回来跟我说,没钱了,别搞什么创业了。

我就傻眼了,你想我当时多愤怒?不管我创不创业,你做这个决定是不是要跟我商量?但她没跟我商量,我们就冷战。最后冷到有次我们都非常愤怒,她觉得我是个多么不靠谱的人,我觉得她多么不体谅我。人在那个关键节点上就失去理智了,就说离婚,谁不去谁是孙子,就去把手续办了。

这次创业我是找朋友凑了20万开始的。但朋友们也不理解我,前两年是济南房价最好的时候,涨了三倍,所有人觉得我傻了,放着赚钱的事不干,要去做一个看不到出路的事。兄弟们觉得我们先赚钱点咱们再创业,所以也没有人愿意跟我过来创业。

我曾经思考过为什么家人朋友都不支持我还要创业,我觉得创业者是天生的。真正的创业者身上都有几个共同特征。

第一,这波人骨子里都是不安分的;

第二,大家都还是有一些情怀的,而不是为了钱。实际上这次创业之前我并不缺钱,男怕入错行,我入对行了,而且过去在房地产行业我表现一直是比较优秀的;

第三,自我认知和社会认知的落差。什么意思?我觉得我很牛逼,实际上我并没有做出很牛逼的事,内心肯定是不甘的,这就是人性。创业也是一样。

最大的挫折发生在公司成立四个月的时候。前期在切入点上,我们选择的是做平台,类似于家装领域的大众点评,只是上面的不是商户,而是装修了房子的房主。

做平台需要流量,但那种模式刚开始是没有现金流的,前期我们亏了所有投入的资金,中间很多兄弟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跟我提出离职。这个方向到现在为止我认为没有任何问题,但不符合我当时的处境。当时我们没什么钱,每个人一个月发2000块钱,过程中有很多人就坚持不了。那段时间我就想去干点别的,赚点钱养活公司。但是核心团队还是从11个人,走得剩4个人了。

那段时间大家的状态是,你给他们打鸡血,他们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你给他们鼓气,他们听完之后仍然泄气。大家都觉得这个东西很好,但是我们这帮人好像干不出来。人有时候会绝望的,觉得自己是不是不是这块料。但总体来说,我对自己还是有坚定信念的,如果连我都不自信,早就支撑不下去。

后来我就带着仅剩的兄弟们转型做家装监理,这个模式有现金流,起码能解决公司的生存问题。但这个模式本身也是一种试探,当时家装监理做得最早的在北京,济南这种三线城市有没有家装监理需求我们是有疑虑的,后来试着推了推,反响居然超过我们的预期,就开始在这方面抓紧研究。无心插柳柳成荫,现在每个客户基本能给我们贡献六七千的营收。

但我不是把监理只作为一种服务,监理真正的价值是通过接触各种装修公司,对各个装修公司的表现进行评价、打分,从而实现对一个区域装修公司的评价和排名,最终把一个区域的装修公司区分出来。

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到现在已经20年了,早已经不存在信息匮乏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缺乏有价值的信息。比如有100家装修公司,但我不知道谁靠谱谁不靠谱,通过评估体系帮助消费者做信息筛选,这是他们的共同需求。

但我们现在还有两个难题,一是团队的人才问题。此前找靠谱的工程师花了我很大精力,我也不懂装修的过程,在做服务体系、甚至打分、评价体系时如何设定一个评价标准,这个过程也花去了我们大量精力;二是目前为止业内做家装监理业务的公司超20家,这个行业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教育市场,这也是很多同类公司不赚钱的原因。

现在我们团队基本原来都是干装修的,装修人员过去大部分是农民工,所以相当于我带着一群农民工在干活儿。怎么解决农民工的管理问题?第一,原来他们叫装修工人,被人歧视,也没有保险等保障,现在他们叫工程师,心态上明显不一样了,团队荣誉感很强;第二,他们的收入和服务是紧密挂钩的。我们称为打赏式付款,客户如果对工程师的服务不满意可以拒绝支付尾款,但是尾款如果回来基本都是工程师的奖金,这就解决了他们的工作积极性问题和客户的满意度问题。

去年一年我们的营收接近100万元,虽然公司目前仍然处于亏损状态,但是从提供监理服务开始我们就有现金流了。去年年底,我们还拿到了第一笔天使投资,人民币200万元,投资方是深圳的一个个人。

2018年我们的营收目标是1500万,业务上今年打算走出去。这里面有主动也有被动的成分。被动的是,我们公司工程师的一些朋友看到公司每个月业务都在增长,有一些跟我们提了要加盟的要求,这个可以试着谈谈。

另一方面,深圳、青岛等地我们今年可能会主动去做。原因是,比如青岛的购房人群其实30%是山东各个地方的人,他们异地买房装修是个问题,而且能异地买房肯定是有钱人,我们的客单价和营收会更高。所以从经营角度来说,2018年我们会进入到一些这样的城市去做。

现在来看我们已经从最低谷走过来了,但因为我创业次数比较多,经历过很惨败的,现在还远不能叫成功。这个领域跟其他领域不一样,你是一个歌星,唱首歌红了可以吃一辈子;你是一个运动员,奥运会得过一次金牌就能永远被人记住是奥运冠军。但创业这个东西,人永远是看现在。老贾不就是这样吗?他现在被万人唾骂,但其实他做了什么,不就是做了一个错误决策吗。

这次创业,我的家没了,钱也一度没了,还经历了创始团队的接连离职,但我还是要感谢创业。创业对我来说最大的好处是,让我更清楚地知道我是谁。

懂自己是很难的,很多人活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创业是一个让你发现最真实的自我,知道自己身上有哪些不足,有哪些长处的东西。举个例子,你平时为人不好,现在要借钱,肯定没人借给你。

创业这个事本质来讲是没有终点的,永远没有成功那一天,也不存在所谓的成功。但要我重新选,我肯定还是要创业的,用一个坦然的心态去面对创业这件事就可以了。

对于家人,只能交给时间,懂你的人不需要去解释,他们以后会知道我在做什么,等孩子们在自己的事业上有追求的时候,或许他们能知道他爸到底是不是靠谱的人。

王亚奇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