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恩资本凌代鸿:二十年过后中国将进入无人区创新
2018-04-27 10:16 旦恩资本 凌代鸿

旦恩资本凌代鸿:二十年过后中国将进入无人区创新

未来CDR一旦在中国发行,对中国的A股市场也会带来巨大的刺激,特别是创业板分化会更厉害。

创业家&i黑马讯   4月23-25日消息,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价值的力量”,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峰会期间,投中信息正式发布了“投中2017年度榜”榜单。

本届评选,以选取机构募资、投资、管理和退出四大定量策略进行评价,然后综合考虑投资机构的市场影响力及声誉度,采取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式,对5W+私募股权投资及退出项目进行分类整理并进行打分,最终根据分数选定符合条件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进入榜单。

在本次机构榜单中一共揭晓了“2017年度最佳创业投资机构”、“2017年度最佳私募股权投资机构”、“2017年度最佳早期创业投资机构”、“2017年度最佳有限合伙人” “2017年度最佳产业投资机构”等奖项。其中,旦恩资本荣获投中2017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机构TOP100”

旦恩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凌代鸿同时也就“热潮退却后,早期投资的冷静思考”主题进行了精彩分享。

q

凌代鸿现场演讲中

凌代鸿表示,近期全中国都在谈芯片,但投资人应该理性看待,芯片不像2C行业,谁的资本强执行力强,谁就能一下子冲出来,是需要几十年努力的。“它是一个漫长的马拉松。”

他认为,未来CDR一旦在中国发行,对中国的A股市场也会带来巨大的刺激,特别是创业板分化会更厉害,“强的更强,差的更差”。展望未来20年,凌代鸿表示,未来一定会有很多科技创新的公司出现,它们会像现在的华为一样,进入无人区创新,“我们需要对教育体系、基础研究,对整个中国的市场,以及知识产权等,都要全方位重新思考。”

以下为旦恩资本创始合伙人凌代鸿在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精彩演讲实录,由投中网整理:

各位下午好!旦恩资本主要在深圳,早期主要是聚焦在医疗和硬科技两个领域。目前基金规模不大,有5个合伙人。5位主要来自于产业和华尔街。

早期投资是一个风险极大的事,尤其是天使投资,成功率很低。我2008年开始做投资,此前我自己创业后来上商学院,到芝加哥后回来正式进入投资领域。2008年-2011年我是天使投资人,成功率低的一个原因就是缺乏最基本的决策机制。2012年开始我们建立了这一套决策机制,特别是坚持一票否决的制度,有了机制保障,我们的成功率高了很多,这是旦恩的第一个特色。

第二个特色是,我们来自于企业家的团队,这让我们到目前为止,没有在外面融过一分钱,全部来自于我们的自有资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不是一个金融公司,没有用过一分钱的杠杆。

早期投资是一个很艰难的事,绝对不是一个好做的生意。2008年我开始把家里所有的房子和资产全部集中于早期投资,这是出于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可以说眼睛一睁开就在看项目。但如果,今天比特币来了我买比特币,今天ICO来了我去ICO,那绝对做不好。因此,2012年到现在,我们主要专注两个行业,硬科技和医疗,这是基于团队的背景而决定的。

10年时间,我看过了接近4300多个团队,可能很多人会好奇,我看这么多团队干什么?首先要做早期投资,没法跨越的一个坎就是,必须要有1万小时的艰苦训练,没有这个训练就不会有“手感”。

最起初投资看项目,一定会见一个爱一个。投了以后,还会到处吹嘘,这个项目有多好,过了几年,这个项目就不见了,一定是这样的状况。

所以在硅谷可能是1亿美金训练一个伟大的投资人,在中国数字不需要这么多,因为中国的机会比较多,5000万到1亿人民币就足够了。所以,早期投资这个行当,经济增加值是小于零的。

对于旦恩来说,坚持自己的投资理念是投到好项目的关键。简单总结我们的投资理念,第一是永远追那些特别优秀的企业家,而绝对不要刻意追求风口。

第二,只追求那些有科学素养和有科学精神,或者有非常扎实的技术背景的企业家。有人会说,科学家怎么可能做企业家?不错,100位科学家,100位技术大拿可能只有2位、3位能成为企业家。

这就需要资本的引导,我们要经常把自己的理念,把我们周围的比如从华为出来的高管,介绍给这群科学家,帮助他们组成一个团队。

如何让技术人员愿意接受帮助,这也非常关键。上帝永远只帮助那些愿意接受帮助的人。旦恩资本的一位合伙人是清华的企业家协会主席,这就让我们有一个便利条件,很容易接触到全球的清华出身的科学家,一旦发现这些人中的三五个有企业家特质的人,我们就紧追不放,这是我们投资到目前为止的一个准则。

其次,我们也非常重视创始人的价值观,过去10年的经验让我们知道,创始人的价值观不够端正,第一他一定做不成大事,第二,做成大事也跟你没关系。所以只要发现道德上或价值观上有瑕疵的人,我们坚决不碰,敬而远之。

目前,旦恩资本不采用投资经理看项目的方法,只是5位合伙人在外面看项目,因为我们认为早期投资不适合用超大的人马满天撒网,我们只选那些甘为人徒的人,做我们的合伙人。因为要想成为伟大的投资人,始终要保持一个非常谦卑的胸怀,愿意去聆听、学习、研究,从数据上发现真正的问题,而不是自己主观地去设定,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

热潮退却过后,早期投资的冷静思考。到底是什么热潮?可能是移动互联网投资,可能是金融,前天我发了一个微信,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特别是硬科技,像芯片我们一直在看,这几天我会很担心,中兴的事情出来后,硬科技领域又会一哄而上。

前几天我们谈的一家公司在10亿元估值,这两天告诉我们马上要到15亿元了,平白无故就增加了50%以上。所以中国的投资有这样一个永远解不开的死结,任何一个行业热了都会一哄而上。

我认为早期投资,最好是常青资本,是没有期限的。资金的来源主要来自于一些实现了财务自由的高净值人士,或者一些上市公司的董事、董事长,或者是政府的引导基金,基本上在全世界都是这样。在美国很少有引导基金去投PE,但是中国,很多引导资金都选择投资PE。

再讲一下硬科技的投资,这个领域是十年到二十年才能磨一剑,一定不像2C行业这么性感。

拿芯片行业来说,牵扯到技术的研究、材料、工艺。在硅谷可能半导体公司,某一个师傅伺候炉子就能伺候十年,这是一种匠人精神。

下游的应用方面,以前我们芯片绝大部分的厂是在台湾地区。这几天全中国都在谈芯片,这个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上来的,是需要几十年努力的。2C行业谁的资本强,谁的执行能力强,谁就可以一下子冲出来。芯片这个行业是绝对不可能的,它是一个很漫长的马拉松。

像富士康要回归A股,这件事情政府明确表达了一个信号,中国对硬科技的极端渴求。所以也希望我们投资人多往这个领域关注。CDR一旦在中国发行,对中国的A股市场也会有巨大的刺激,特别是我们的创业板分化会更加厉害,强的更强,差的更差。刚刚,有个姑娘说他们公司有好多的壳,我说你赶紧回去让你们老板卖掉,不然再过一两年这些壳就一分钱也不值了。

最后我想讲一下中国在今后20年。中国20年过后,科技创新一定会有很多的公司出现,无论你是创业公司还是大公司,都会像华为一样进入到无人区创新,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什么叫无人区创新?当年的两弹一星,很让国人钦佩振奋,但它们还不叫无人区创新,因为在此前,世界上已经有别的国家有了原子弹。无人区创新是指我们需要对教育体系、基础研究,对整个中国的市场,以及知识产权等,都要全方位重新思考。

所以,我们早期投资跟大学的结合,跟国外院校的结合等,都是我们在座的各位要想的问题。20年过后中国进入无人区的创新,我们很多方面要引领世界,我们到底是什么样的途径?这个题目留给大家思考。

王跃霞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