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从业者生存状况报告发布
2018-07-12 10:18 教育 只是付费 在线教育

2018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从业者生存状况报告发布

知识付费与在线教育行业发展到今天,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它的发展状况以及从业者的生存现状。

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行业已经火了几年,期间虽然经历了一些起起伏伏,但整体的态势来看,可以称作是野蛮生长的几年。但行业发展到今天,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它的发展状况以及从业者的生存现状。

基于此,三节课联合了新榜、多知网和荔枝微课,发起了《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从业者生存状况》的调查,一是希望帮助从业者了解整个行业的基本状况,了解自己的同行在做什么,想什么,同时也希望收集到的数据和一些结论能够对从业者的思考和决策有切实的帮助。

经过2周的数据回收和分析工作,我们共回收了1105份问卷,并形成《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从业者生存现状》分析报告。

报告全文分为三个大的部分:

是什么人在做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

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行业的现状?

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从业者职业发展怎么样?

本文并不会呈现报告的全部内容,而是从中挑选了10个值得关注的点展示出来。如果大家觉得有价值,可以关注三节课的公众号,后台回复“2018报告”,获得报告全文。

1、北京市从业者最多,行业集聚推动产业升级

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从业中,有38.3%的人工作地在北京,占比最多,这也基本符合人们的日常认知。上海占比13.1%,成为第二大城市。值得注意的是,非省会城市或地区的从业者仅占6.7%,可以看出,目前来讲,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是一个高度集中于一线城市的行业。

WechatIMG53891531468171_.pic

我们再来看行业从业者的感知。北京地区产业集聚的趋势虽然明显,但是认为课程营销是目前行业最大问题的比重却最小,换句话说,课程营销的难度并不是最主要困难。而从业者最少的非省会城市或地区,认为课程营销是主要问题的比重最大。

WechatIMG53901531468177_.pic_hd

而从“从业者面临的困难”这个角度上看,北京地区在“课程服务和保障口碑”上的困难显著更大一些。

WechatIMG53911531468185_.pic_hd

结合以上,北京地区有比较明显的产业聚集效应,竞争激烈,但是市场需求仍较大。同时,课程服务和保障口碑上的压力明显,也就是说单纯提供课程内容、一次性的内容输出本身不足以保持竞争力,而需要更完善的后续服务。而这正式产业升级的表现。

2、从业者平均年龄低于30岁,女性稍多于男性

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行业是年轻职场人的战场。30岁以下的从业者占比80%以上,25岁以下也有36.6%。当然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职位更高、年龄更大、时间更贵的从业者填问卷的可能性低,造成统计偏差。但仍然可以看出,行业的一线从业者年轻化特征明显。

WechatIMG53921531468192_.pic

基于此,一个要问的问题是,这么多年轻人是通过何种路径进入知识付费行业的呢?

我们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数据:在25岁以下的从业者中,有41.98%的人是毕业后直接进入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行业,31.06%是从互联网产品和运营岗位转入。在25-30岁这个年龄段中,占比36.6%的人是从互联网产品或运营转入,是所有路径中占比最大的一个。

WechatIMG53931531468198_.pic_hd

另外,统计数据中,56.2%的从业者是女性,略多于男性占比。其中,男性最主要从事的两个岗位是营销、产品设计和研发,而女性最主要从事的岗位是营销、新媒体相关类,但差异不明显。

WechatIMG53941531468207_.pic

3、从业者多由互联网产品运营岗转入

所谓“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如果对标传统的商业社会,会涉及到“出版、教育、传媒“三大行业,但是在目前的知识付费领域,从教育和传媒、出版中跳行过来的加起来才只有22.5%,而从互联网产品或运营这一个渠道转过来的就有31.8%。

WechatIMG53951531468214_.pic

这说明,知识付费有极强的互联网特性,这一行业所需要的技能和思维方式与互联网产品或运营更相近,而从传统的教育或者传媒、出版跳转到这个行业反而会有更多的壁垒。

4、训练营成为主要课程形式

以课程+实战+深度点评批改为内容的训练营是占比最多的产品形式。当然对“深度点评、批改”定义的模糊或许会影响到数据情况,但也可以看出目前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市场上,基于课程的后续服务的重要性。

统计了选择“其他”这部分受访者的数据,我们发现训练营之外,最主要的产品形式是系列音频课程、系列视频课程和直播课程。

WechatIMG53961531468221_.pic

在课程生产方式上,58.7%的团队采用自有团队生产内容的方式,是占比最大的一类:

WechatIMG53971531468226_.pic

5、团队平均半年生产8个以上课程类单品

从课程生产速度来看,过去半年内生产课程在3个以下的团队占比最多,占到31.5%。如果不考虑团队规模,半年内,平均每个团队生产课程类单品大约在8-9个。

WechatIMG53981531468234_.pic

调查也显示,自有团队研发课程的课程生产速度比较显著地低于与外部老师合作研发课程的速度。

WechatIMG53991531468239_.pic

尽管自有团队研发课程速度较慢,但另外一个有趣的数据是,内容完全依赖老师完成的课程生产速度远低于和老师深度磨课的速度,一个符合逻辑的解释是,当企业找外部的老师合作,越是投入到更多精力磨课,双方越是会寻求效率的提升,降低时间成本。

WechatIMG54001531468244_.pic

6、劣币驱逐良币是行业最大问题

在从业者眼中,目前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领域最大的问题是课程或产品质量良莠不齐,导致劣币驱逐良币。这也反应出来目前行业内大家普遍的焦虑。

WechatIMG54011531468250_.pic

这种焦虑与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行业的特性相关。付费内容本身不是可以购买后短期迅速判断质量的产品,反而需要长期的、投入较多时间思考之后才能形成结论,这种高成本使得如果出现劣质的课程会对整个市场会产生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但同时这也说明,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市场目前处于无序竞争的状态下,用户的决策难度大,辨认出哪些课程或者服务质量更高有一定困难。

7、超半数从业者年薪15w以下,薪资涨幅较高

目前知识付费和在线教育行业中,有17.7%的人年薪在6w以下,这意味着他们的月薪不超过5000元,对于一个新兴的,甚至是处在风口上行业来说,可以认为低薪从业者的占比比较高。且在这些人中,有60%的人生活在一线城市中,这意味着有10%的从业者生活在包括北上广深等省会城市中,月薪不超过5000元。

有50%的人薪资水平在6w-15w这个区间范围内。占比最多。

WechatIMG54021531468256_.pic

但值得注意的是,工作的年限与薪资水平呈现非常强的相关性。5年以上的从业者,77%的人年薪在15w以上,40%以上的年薪在30w以上,从这个角度来看,知识付费行业的薪资涨幅比较快,而且有比较大的可以期待的空间。

WechatIMG54031531468261_.pic

8、加班情况普遍,从业者压力较大

84%的受访者有加班情况,但并不严重,35%的受访者日加班时长在1h一下,86%受访者日均加班在两小时以下或不加班。

相对来说,处于上市前的企业和处于a轮的企业加班情况最多:

WechatIMG54041531468267_.pic_hd

9、从业者个人成长速度与职位、地域相关

半数以上的从业者都认为自己在这个行业中经历着较快的成长,但是相比之下,新媒体从业者和其他职能支持类的从业者认为自己成长更慢,而课程生产和研发、产品研发和设计从业者则更多的认为自己经历快速成长。

WechatIMG54051531468273_.pic_hd

从地域上看,北京、上海、深圳三地的从业者认为自己的成长速度最快,相比之下,非省会城市或者地区的从业者则更多的认为自己的成长速度缓慢。

WechatIMG54061531468279_.pic_hd

10、行业忠诚度高,是否成长决定未来职业方向

在思考未来的职业发展时,受访者中78%的人愿意留在知识付费领域,无论是在已有的岗位行做出更好的成绩、转去更大的公司,或是自己创业,这说明从业者对行业的忠诚度、认可度很高。

WechatIMG54071531468286_.pic

在有关职业未来发展上,有一项有趣的数据是,认为自己的工作很轻松,没有压力的人反而会更多的想离开知识付费行业或是尚未确定好方向;而认为工作有一定的压力,但压力在自己可以理解和承受的范围内时,反而会更多希望能在原有的岗位上继续提高相关的技能,哪怕是精神压力大到接近崩溃,也只有8%的人明确想要离开知识付费领域,到其他行业发展。

WechatIMG54081531468291_.pic

同时另一组数据显示,那些认为自己在现有的岗位上没什么成长的人,几乎丧失了职业技能成长和创业的意愿,更多的表现出迷茫的状态,也有更高的意愿离开知识付费行业。

WechatIMG54091531468296_.pic

对于未来的职业发展,一个人能否在现有的岗位上学到知识比他承受了多少压力更能够影响他的意愿。对于领导来说,如果能够持续让员工保持成长,同时给予一定程度的压力,会提升其努力的意愿。

以上就是为大家精选的一些点,我们还分析了不同性别在薪水、职业预期上的差别等有趣的维度,大家关注三节课公众号,后台回复“2018报告”获得全文,千万不要错过~

三节课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