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或赚2.8亿,但王长田的忧虑还在
2018-08-22 21:14 华谊兄弟 光线传媒 王长田

《一出好戏》或赚2.8亿,但王长田的忧虑还在

在去年王长田又做了一次错误的决定。

作者│ 拾年 

上映13天(截至8月22日),《一出好戏》票房已达11.88亿!在同档期电影纷纷出逃、撤档的情况下,《一出好戏》成为了暑期档后半场最受业内关注的影片,而其背后出品及发行方光线传媒也凭着这部电影赚得盆满钵满。

8月20日晚间,光线传媒发布了一份“关于电影《一出好戏》票房的公告”,公告中披露:据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19日24时,《一出好戏》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10天,票房成绩已超过人民币11.23亿元,超过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营业收入的50%;截至8月19日, 公司来源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人民币2.40亿元至人民币2.80亿元 (最终结算数据可能略有误差)。

在电影上映期间单独发出这样一份公告,这种举动似乎并不多见。但研究光线传媒近几天的股价也便明白个中原因。在《一出好戏》票房持续走高的同时,光线传媒的股价却迎来了暴跌。 从8月10日的9.53元/股跌到了8月20日的8.28元/股,跌幅约13%,在这期间,最低股价曾跌至8.05元/股。

而在20日晚发布分账公告后,21日光线传媒终于迎来了好消息。 截至昨日15:00,光线传媒收盘价为8.43元/股,比20日收盘价上涨1.81%。

股价下跌约13%

是影视股集体冷还是《一出好戏》不够爆?

《一出好戏》的大卖和光线股价的暴跌,似乎让很多业内人士摸不着头脑。根据往常惯例,一部电影大卖或者电视剧大爆,都会使得背后出品方股价被热炒至高位,比如去年《战狼2》的火爆,拉动了其联合出品方兼保底发行方北京文化的股价在8个交易日暴涨50%;前不久《我不是药神》上映第一天,作为联合出品方的阿里影业股价便涨了12%。

但在《一出好戏》破11.65亿元的良好势头下,光线传媒的股价不仅没有上涨反而走下跌趋势。据统计,自8月10日电影上映,短短七个交易日内,光线股价已经自9.53元/股,跌至8.28元/股,跌幅约13%,直至今日,股价才有所上涨,至8.43元/股。但在经历七天下跌后, 目前光线传媒市值已经缩水至247.30亿元。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何在?

一种观点认为, 这或许和影视股们遭遇的整体寒冬不无关系。 崔永元的一条“阴阳合同”微博,揭开的不仅是“明星高价片酬+逃税漏税”的问题,更是将整个影视行业送上了风口浪尖。风口之上,资本市场对影视投资开始出现退潮趋势,往年红红火火的影视股们纷纷提前“过冬”。

▲截至8月22日《一出好戏》的票房情况(猫眼专业版/图)

在光线传媒之前,华谊兄弟、唐德影视、捷成股份、文投控股、印纪传媒、华策影视、欢瑞世纪都已经经历了一番股价下跌潮,印纪传媒、文投控股甚至出现了股东资产被冻结的现象。

而在这其中,与光线传媒同为老牌民营电影公司的华谊兄弟状况也不容乐观。在与崔永元“刚正面”之后,华谊兄弟也一度陷入账务纠纷尴尬境地。舆论上遭遇不利的华谊兄弟,在今年暑期档也没能凭借《狄仁杰之四大天王》迎来逆袭,根据猫眼数据显示,截止目前上映26天,《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票房仅过6亿元。在这样的情况下, 华谊兄弟的股价已经下跌至5.72元/股,市值缩水近70亿元。

在影视股集体遇冷的态势下,光线传媒的股价下跌似乎也是大概率的可能事件。

另外一种说法则认为, 光线此次股价下跌或许是和《一出好戏》还撑不起大爆的名号有关。 虽然在同档期竞争中,《一出好戏》实力“碾压”了《爱情公寓》《巨齿鲨》《快把我哥带走》《欧洲攻略》《精灵旅社3:疯狂假期》等影片;本周,只有《蚁人2》一部重量级新片在8月24日开画,对《一出好戏》的冲击还有待观察。但是,与《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这两部今年暑期档的爆款相比,《一出好戏》似乎就显得有点“弱”了, 根据猫眼专业版预测,《一出好戏》的最终票房落脚点在13亿元。

同时不可忽视的是,在《一出好戏》上映第二天便陷入了“抄袭风波”。8月12日晚间10点23分,微博名为“炅灵子”的非认证账号发布了一则名为《<一出好戏>别人的喜剧,我的悲剧》的文章,称自己本名为于梦媛,是一名不知名但深爱创作的小作者,并实名举报黄渤的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抄袭借鉴了自己创作的剧本《男人危机》。

虽然光线传媒对此事火速做出了回应,但是仍旧没能挡住股价的翻绿。 其实在今年4~5月份,其股价就出现过大幅下跌6%的现象,其下跌原因之一或许也与“《后来的我们》退票门”和“导演丁晟质疑《英雄本色》宣发费用去向”两个事件有关。

上半年电影业绩大幅下滑

王长田的“爆款梦”好做吗?

虽然跟《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相比,《一出好戏》还称不上是大爆之作。但是,它的出现对于光线传媒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般的存在。

在前段时间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告中,光线传媒预计2018年上半年盈利20.4亿元至21.4亿元,比上年同期上升409%-434%,数字极为光鲜亮眼。但这里面出售新丽传媒所得投资收益高达19亿元左右, 扣除这笔收益之后,光线传媒的净利润仅在1-2亿元间,相比去年大幅下滑。

而究其原因或许也与今年上半年,光线出品电影的接连失利有关。今年上半年,光线传媒有6部影片亮相,累计票房达到了近50亿元,看似亮眼的背后其实暗藏“尴尬”。贺岁档上映的《唐人街探案2》狂揽33亿元票房,但是其背后最大出品方却是万达影视,光线传媒在其中分到的利润也十分有限;而 由其主控的电影中,只有《超时空同居》和《熊出没·变形记》两部符合预期。

▲《超时空同居》的票房情况(CBO中国票房/图)

在各大电影公司都押宝的暑期档,光线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动物世界》虽然口碑不错,但是却遭遇强劲对手《我不是药神》, 最终票房也仅为5.10亿元 。据悉,这部电影的投资成本在2亿到3亿元之间,这样的票房成绩肯定是没有回本的;同时 《阳台上》《墨多多谜境冒险》《昨日青空》三部影片相继撤档 ,也仅有《一出好戏》拿得出手了。

▲《昨日青空》的票房情况(CBO中国票房/图)

在今年的年会上, 王长田曾送给20岁的光线传媒一句话:“内容只有头部,你只有优秀”,但 王长田这两年似乎一次次在与头部内容失之交臂。

2015年, 动画电影《大圣归来》赚得9.56亿元票房,成为动画电影中的黑马,但在《大圣归来》制作阶段光线传媒却撤资了。 此后,光线传媒开始布局动画电影市场,在2016年也曾有《大鱼海棠》《你的名字。》两部超过5亿元票房的爆款,但是2017年上映的《大护法》却票房惨淡险些亏本。

▲《大护法》的票房情况(CBO中国票房/图)

而在去年王长田又做了一次错误的决定。2017年北京文化凭借《战狼2》春风得意时,光线传媒或许正在追悔莫及。 在《战狼2》保底发行的前期,光线传媒也有份参与,但是因为更看好同期上映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而中途退出。 但结果却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票房仅有5.35亿元,不及《战狼2》的零头。

如今,20岁的光线传媒,53岁的王长田,虽凭借《一出好戏》扳回一局,但面对股市下跌和行业不景气,还有着不少担忧。

每经影视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