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基金陈小莹:盲目崇拜IP的时期过去了
2018-09-14 16:01 光华基金 陈小莹

光华基金陈小莹:盲目崇拜IP的时期过去了

“阶段性的门槛可以让大家历练内功,在两三年前文化投资泡沫比较大的时候,大家都处于焦急追赶的过程中。”

今年资产管理新规出台以后,银行表外融资逐渐收紧,伴随而来的是一级市场募资难的问题。易凯资本王冉判断,今年下半年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将出现“断崖式下跌”,这意味着“资金源寒冬”来临。

谈及募资难的问题,光华基金合伙人陈小莹则舒了一口气。目前,光华基金新一期基金正在募集中, “子弹”充沛,这对于这支刚成立的基金来说尤为重要。

光华基金作为光华集团的投资管理平台,聚焦科技消费、传媒娱乐、体育旅游等领域投资,主要为企业提供金融投资、战略咨询、产业开发等系统化服务。

光华基金合伙人陈小莹参与筹建中影国际基金并任合伙人,曾投资《功夫瑜伽》等影片。目前陈小莹在光华基金负责文娱影视投资板块。

尽管募资困难,但对有“子弹”的机构来说却是一个适合投资的时期。据陈小莹介绍,一个垂直领域的头部项目,今年年初光华基金因为估值不合理没有出手投资,几个月后估值已经打了“七折”。在行业低潮期,投资人反而可以将估值砍到比较合理的程度。

“因为资管新规,很多母基金都没有钱了。从资金链上来说,缺钱已经传导给了创业公司。从项目估值来看,从去年到今年都在调整估值和挤泡沫。投资机构在和公司的估值谈判上,下手都会重一些。” 陈小莹告诉创业家&i黑马。

因为整个中国创投行业发展时间并不长,很少有经历过全周期的机构。陈小莹认为阶段性的门槛可以让大家历练内功,在两三年前文化投资泡沫比较大的时候,大家都处于焦急追赶的过程中。

行业迎来调整期

在文化行业,陈小莹坦言发展状况相比前几年显然低迷一些。由于监管等因素,文娱项目在二级市场(尤其是A股)遇冷,这个情况会传导到一级会促使某些项目自调估值。光华基金在投资节奏上也将会审慎地看项目,对估值和价格要求更高。

据介绍,目前光华基金对于平台级从早期到Pre-IPO都可参与,对于内容制作公司,由于退出压力则以早期投资为主。在大文娱方向,光华基金主要关注短视频、知识付费、网络大电影以及受年轻人喜爱的小众领域,如电音、音乐节等现场娱乐等。

在投资角度上,陈小莹认为文化根植于社会和人口,投资文化产业先要看清楚社会结构和人口趋势。“目前分众趋势明显,小众领域文化项目值得关注,如虎牙和斗鱼都是抓住了分众趋势,在具体领域里生根成长为独角兽。从人口趋势上来说,随着人口老龄化,陪伴老年人文化产品也值得关注。”

盲目崇拜IP的时期过去了

目前在影视行业,税收或将导致影视项目成本上浮20%~30%。陈小莹认为换个角度看,内容成本提高之后,作为出品方来说也将在下游溢价,成本会分摊到不同的环节里去。“我认为:第一,如果一个行业长期连税收都搞的不清不楚,阴阳合同乱飞,这个行业也没有长远发展的价值和基础;第二,项目成本上升,对于头部内容来说本身就存在溢价能力,一定意义上可以消化。”

长期来说,影视项目因为回款周期特别快,对投资机构来说可以让现金快速回流。此外,投资影视公司,投资人也更容易拿到头部作品的份额,加之对整个出品方有更多的认知和信心,投资这些产品相对会更安全一些。“因此它是整个文化基金balance的一个砝码,是不错的一种资产配置的方式。”

谈及IP,陈小莹表示现在投资界对IP的盲目推崇期已经过去了。因为流行文化迭代非常快,IP价值衰竭速度很快,还没有出现像迪斯尼那样能横跨百年的IP。阅文的一些头部IP即使腾讯参与了制作和分发,但市场反应并不理想。

对于中国IP市场,陈小莹认为有三个问题:

第一, 中国IP变现上之路非常短暂,只有2、3年时间;

第二,IP在影视化变现上非常简单粗暴,从大范围来讲,能靠影视化变现的IP比例非常低。由于中国影视工业化制作能力有限或其它因素,很多IP根本不适合影视化变现;

第三, 中国的IP生命力还未经历足够的时间去检验,如《唐人街探案》系列,有很大潜力,但对于IP价值继续发掘上对导演和整个出品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迪斯尼之所以能有如此长期的生命力,涉及到整个宇宙观的搭建,这不是段时期内能建成的,这一点对中国的出品方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很多中国企业都想成为中国的迪斯尼,但说实话,迪斯尼拥有那么多IP、变现如此成功,在衍生品、实景娱乐多点开花,形成闭环在全球来说都是一个孤例。它能不能复制是一个需要大家去探索和思考的问题。”陈小莹表示。

朱丹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