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票支持“改退签”动了谁的奶酪?
2018-09-20 08:07 淘票票 猫眼电影

电影票支持“改退签”动了谁的奶酪?

不过,此次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通过硬性规定强制推广“改退签”服务,也难免会为电影票务市场埋下另一颗地雷,那就是倒票份子“黄牛党”的再次崛起

在中国电影票务市场,电影票“一经售出、概不退换”的行业铁律一直都是影迷观众们心中的一个痛点。尤其是在中国电影总票房市场不断创造历史新高的当下,这条被吐槽已久的“霸王条款”甚至已经成为了电影市场的最后一个诟病难题。

9月18日,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发布了一则《关于电影票“退改签”规定的通知》。

《通知》中指出,“为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产业促进法》,保障观众合法权益,现规定各院线、影院投资公司、影院、第三方网络售票平台所制定的“退改签”规定要优化流程、简化手续,充分体现公平合理、亲民便民的原则,很好的履行对观众的告知义务,便于观众查阅和社会监督。”

647118d3c22cb104851bc_1.jpeg

647118d3c22cb104851bc_2.jpeg

具体执行方式是,各院线、影院投资公司、影院、第三方网络售票平台签订电影票代售协议时,要明确“退改签”规定,规定条款尽量细化,做到权责清楚。

此外,各影院还应在大堂醒目位置公示购票“退改签”须知,以保证观众在进入影城柜台购票时,提前了解到影票“退改签”规定。

也就是说,未来消费者在购买电影票的时候,将享受到与火车票、飞机票等相似的“退改签”服务,而中国电影票房市场也将因“恶意刷票”迎来新一轮的挑战和风险。

标准不一成电影票“退改签”落地第一难题

虽然电影票“不退不改”“只改不退”的现象一直都广泛存在,但在支持“改退签”的用户体验上,影院、第三方网络售票平台也都曾做出过尝试和改变。

2016年2月,在一次新版本的更新升级中,淘宝电影(后升级为:淘票票)增加了电影票退票功能,但这个“特权”每个账号一季度仅限使用一次。

而在淘宝电影之前,猫眼电影也曾推出过电影票在线改签功能。这一功能体现为:在规定时间范围内,所有猫眼电影用户都可在购票的影院任意更改观影场次及电影。

但在接下来的两年间,随着第三方网络售票平台市场的竞争和洗牌,电影票“退改签”服务中逐渐增加了很多的“套路”。其中,有的购票平台将“退改签”权益列为了会员“特权”,不同的会员积分等级对应不同的“退改签”次数,每月最少1次,最多5次。

647118d3c22cb104851bc_4.jpeg

淘票票平台上的“改退签”规则

目前,在淘票票的购票平台上,是支持所有消费者“改退签”服务的,而这一“改退签”权益规定也明显类似于火车票的“改退签”服务章程。改退签须知中写道,未取票开场前24小时和1小时以上,退票或者改签都将收取一定的服务费,而未取票开场钱1小时内是不允许退票和改签的。

647118d3c22cb104851bc_5.jpeg

猫眼电影平台上的“改退签”规则

而猫眼电影的购票平台上,很多影院在消费者下单前就已经标注到“不可退”“不可改”的购票规则。其中,有些VIP场次仅支持改签,但必须是在电影开场24小时前,可免费改签;开场1小时前,改签的手续费是整单6元;使用观影卡或取票后不再支持改退签。

不难看出,电影票“退改签”服务确实是一个需要影院、售票系统和网络售票平台三方协同合作的过程。正是因为影院可以有选择地在不同购票平台提供不同的退票或改签服务,也就造成了部分影片不同场次在各大购票平台上出现“退改签”服务不统一的结果。

此次发布《关于电影票“退改签”规定的通知》的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负责人表示,很多影院和第三方网络售票平台都是主张允许电影票“退改签”的,但鉴于电影票这一消费产品的特殊性,以及各地区影院放映的差异性,目前全面放开电影票“退改签”服务确实还有一定困难。

微博网友评论

另一方面,据统计,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已突破559亿元,同比增长13.45%;与此同时,线上票务服务也在飞速增长,目前有超过70%的消费者是通过在线票务平台购买电影票。而在猫眼电影对用户投诉数据的分析中发现,因电影票无法退改签的投诉占比高达80%。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电影票退改签已是刚需,但该功能仍仅限于线上,线下影院人工售票还是无法满足大量用户的服务需求。同时,“退改签”功能的推广对于影院正常售票及上座率的影响也必须考虑到,毕竟电影票“退改签”不仅仅是换个票那么简单。

“退改签”服务该如何躲避“恶意刷票”难题?

在大力推广电影票“改退签”的道路上,借此服务而产生的“恶意刷票”成为了影院和网络购票平台难以回避的问题之一。

有影城工作人员曾解释称:“刷票会造成预售期间票房大卖的假象,影响影院排片,一场电影只要有一人买票,就无法更改电影的排期。如果此时恶意退票,不仅别的电影失去更多排片机会,这部电影票房也会降低,直接影响影城收入。”

目前,利用技术手段甄别正常退票和恶意退票并非完全不可能,但这也需要各大网络售票平台的统一协作。

今年4月,由刘若英执导的电影《后来的我们》上映之时,就曾闹过“恶意刷票”的丑闻。据统计,《后来的我们》总预售票房高达1.2亿元,进入了中国电影史上预售票房前十位。如此超高的预售成绩让院线经理们都对刘若英的这部处女作充满信心,纷纷调整排片,增加放映场次。

647118d3c22cb104851bc_8.jpeg

电影《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拍片占比及票房数据

上映首日,《后来的我们》排座占比48.4%,场次占比44%,吞食了近五成的市场。而在得到高排片的加持后,《后来的我们》不出意外取得了非常傲人的票房成绩,上映首日票房便高达近3亿元,随后两天票房轻松突破5亿元。

与此同时,在电影首映当日,《后来的我们》出现了诡异的大规模“退预售票”事件。截至4月28日上映当天,猫眼平台上出现的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元,占当日总票房2.8亿的4.6%。这些恶意刷票订单普遍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此外,淘票票平台也有超过2万张《后来的我们》的退票。

当时,有院线经理向媒体大吐苦水:“大规模退票不仅占有了预售的真票房,而且后台在退回了这部分预售成绩后,影院也就相当于没有收到钱;一边是因为虚高成绩进行大量排片的院线,一边是想看的观众因为票已售出买不到,真可谓是两败俱伤。”

在《后来的我们》出现“退预售票”事件之后,从长远来看,“恶意刷票”这种钻漏洞行为,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电影票“改退签”服务的完善。比如目前淘票票所推行的根据退票时间收取比例不等的退票手续费制度,在明确了消费者的购票权益同时,也有效抑制了刷票造假的市场风险。

不过,此次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通过硬性规定强制推广“改退签”服务,也难免会为电影票务市场埋下另一颗地雷,那就是倒票份子“黄牛党”的再次崛起。

娱眼科技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