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面下的子弹
2018-09-30 08:58 罗永浩 腾讯 雷军 网易云 科大讯飞

2水面下的子弹

这是一个主题为“变化”的时代,没有谁能置身事外,求一个左右逢源。

被腾讯垄断许久的即时通讯(IM)领域,最近因为子弹短信的出现,起风了。

这款由锤子科技投资、罗永浩亲自“带货”的App 8月20日上线,仅用7天就完成1.5亿元A轮融资,半个月下载量突破700万。

被罗永浩牛皮吹上天的互联网产品不少,如闪念胶囊、锤子便签,没见哪个像子弹短信这般炙手可热。

与之相对的一组数据,则透露出了一丝波云诡谲的气息。

进入2018年后,微信一改相对稳定的状态,更新频次多到令人咋舌。其中,从2018年3月1日到5月25日,微信共完成了22次更新,涉及37处变化,平均每3天不到就会进行一次更新——这样的更新频次,通常只会出现在尚不成熟的新App身上。

一股隐形的力量正在蓄势,它制造着大佬的焦虑,托举着子弹短信浮出水面,犹如海上冰山微微露出的一角。

轮回

在鼓吹新产品这件事上,罗永浩向来无所不用其极。

8月底锤子新品发布会前夕,他竟然提醒观众,要戴好“尿不湿”,因为很容易被“吓尿”。随后推出的子弹短信,则被他描述成了一个“超高效率的、次世代的即时通讯工具”。

从功能上看,子弹短信与微信最大的不同在于交互逻辑。

具体来说就是,子弹短信强化了“按住说话”这种类似对讲机的交互方式,并简化了操作步骤。

比如 语音输入入口 不再隐蔽,用户讲完后直接上滑即可将信息以“语音+文字”的形式发出。文字由系统自动识别翻译而成。

用户可以直接在对话列表页查看对方发出的信息,并进行语音回复,无须进入聊天界面,减少了操作层级。

对于信息发出者来说,讲话要比打字快得多;对于信息接收者而言,读文字的效率则更高,一段1分钟的语音,转换成文字可能十几秒就能读完。

但这样就能撼动微信的江湖地位吗?子弹短信开发团队快如科技联合创始人郝浠杰,急忙跳出来解释说,子弹短信无意挑战微信,“我们要做一个专注办公沟通的本地化产品。”

郝浠杰主动示弱,试图“劝离”围观群众,但是用户下载后导入手机通讯录的环节,却暴露了子弹短信不甘心办公场景的野心。

微信乃至整个腾讯系最核心的资产是关系链。当年和微信同场竞技,致力于沉淀社交关系链的IM多如牛毛,有新浪UC、网易泡泡、MSN、Tom-Skype、阿里旺旺、移动飞信、雅虎通、百度HI、人人网客户端等,后台一个比一个硬,却全都铩羽而归。

根本原因在于, 用户迁移社交关系链的成本极高 。腾讯用QQ建立的护城河,到了微信时代依然有效。正如梅花天使创始人吴世春所言:“当微信已经做到了95分,竞争对手再如何优化,做到99分、100分,也难以撼动前者的地位。”

所以,近几年的移动社交创业者,都不太重视沉淀社交关系链,因为努力也是徒劳。比如各类直播平台,主播和粉丝一旦熟络起来,双方就加上了微信。

而子弹短信甫一出世,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奔着社交关系链做文章,直接站到了腾讯的对立面。

只不过,刚刚上线的子弹短信,何谈99分、100分,简直可以说只有59分!界面风格原始、功能单一、后端接口裸露,易被黑客盗取用户信息等。“乔布斯粉”、自称对产品有洁癖的罗永浩,根本不是在优化,而是在简化:能做减法就做减法,先减了再说。

微信刚面世那会,张小龙曾说:“微信的功能已经做到极简化,竞争对手不可能超过了,因为我们做到了什么都没有,你要超过我们总要加东西吧,你一加,就超不过我们了。”

后来的结果证明,所有在微信基础上再做创新的IM确实都没有超过微信。但尴尬的是,今天的微信自己也不断地在做加法,变得越来越重。

不管罗永浩这种简化是否用力过猛——既然微信当年能以功能极为简约的“瘦客户端”形象,取悦那些已经厌烦功能臃肿、操作复杂的IM工具的人们,今天的子弹短信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机会呢?

前夜

或许是罗永浩过于浮夸,以至于看他闹笑话,成为不少网友“一种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比如子弹短信上线后,某知乎网友就“机智”地发现,子弹短信App原来是基于网易云信SDK demo魔改的套壳聊天UI。

随后,一大拨网友们义愤填膺地冲进罗永浩的微博,嚷嚷要讨个说法。

先站出来说话的不是罗永浩,而是“被抄袭者”网易云信CTO赵加雨:“云信是专门提供IM和音视频的PaaS产品,我们是专门提供技术支持的,平台有几十万企业和开发者呢,不存在抄袭。”

随后,罗永浩也在微博上一边“回怼”一边煽情:“感谢知乎科学家们,工作再累再辛苦,看到你们萌蠢的样子都会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爱,都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实,子弹短信背后的技术支持方不止网易云信,还有科大讯飞。 从某种程度上说,子弹短信横空出世,其实是移动互联网新技术节点到来的一次预告,是云通讯和智能语音技术走向成熟的标志性事件。

不同于网易云信的低调,科大讯飞这几年踌躇满志,频频亮相于公众前,尤其是在找到了罗永浩这样一位话题性十足的“代言人”之后。过去几次的锤子科技发布会,罗永浩都对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大加赞誉,以至于每次发布会之后,后者的股价都应声而涨。

尽管网易云和科大讯飞所代表的技术并非最近才出现,但一项技术走向成熟是一回事,被有效应用则是另一回事。

正如微信,虽然也接入了语音识别,但文字才是其核心,这是两种不同的逻辑起点。

而在云通讯技术方面,一个不为外界熟知的数据是,网易云信从2015年起步至今,所服务的产品已覆盖用户7亿+,客户包括新东方、小天才电话手表、三只松鼠、宝宝树、百合网、链家、申通快递等。其官网的自我介绍是,网易云信已成为“通信和视频云服务最强厂商”。

简单来说,网易云信就是向客户提供基于云的IM基础构架和服务,使客户简单集成就能使自家App获得IM和音视频功能,应用场景包括直播聊天室、App内社交、企业内部通讯及客服等。

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数据交互量将成倍数增长,更灵活、轻便的云通讯被认为是下一阶段的主流。 腾讯云也掌握了这门技术,但显然微信并没有充分利用它。

具体到产品功能上,微信虽然意识到多终端信息同步的必要性,在最新版本中已经增加了消息同步的功能。但是,它是将手机上的记录同步到电脑上,并没有通过云端。如果用户在手机上卸载微信,电脑上就无法同步聊天记录。而网易云信,却帮助子弹短信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多端信息漫游功能。

放在新一轮技术升级中看,不管子弹短信未来走向何方,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是它最值得标榜的贡献了。

野望

尽管老罗不遗余力地为子弹短信吆喝,但是幕后大佬却另有其人。

企查查显示,5月2日,罗永浩和锤子科技虽然都参与了子弹短信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但子弹短信的实际控制人另有其人。在5月9日发生的变更中,子弹短信原股东张霁和郝浠杰退出,改为由自然人王力100%持股。

王力是何路神仙?企查查的公开资料显示,此人是社交软件陌陌的运营总监,同时还是上海陌陌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如果再与陌陌科技是锤子科技的投资方这一事实联系起来,让人不禁怀疑,子弹短信的幕后推手可能就是陌陌。

尽管陌陌科技公关回应称,子弹短信“与陌陌无关”。但王力在入职时签署了竞业禁止协议,其在任内创立快如科技就已经违反上述协议。接下来,就要看陌陌科技追不追究这件事情了,毕竟这属于“谁主张,谁举证”的范畴。

不管陌陌是否站在了子弹短信的身后,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社交梦”几乎是中国所有互联网巨头的“共同梦”。 在新技术节点到来之际,一股暗流正在涌动。此时,入局者不与微信正面冲突,很难说不是一种策略。

比如悄然复活的米聊。

2018年6月,米聊团队不声不响地在MIUI论坛留下一张帖子,宣布推出全新米聊,该版本优化了聊天的交互、扩展了广播的内容,同时加入了趣味的小游戏。随后7月9日,在小米集团港交所上市当天的晚宴上,小米创始人雷军宣布,小米联合创始黄江吉将回归小米,负责一项重要的工作。黄江吉正是当年米聊的直接操盘手。

8年前,米聊第一版发布时,雷军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腾讯介入这个领域,那米聊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介入得越早,我们成功的难度越大。据内部消息,腾讯给了我们3个月的时间。”

然而让雷军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1个月,腾讯就推出了重磅炸弹“微信”,负责操盘的是此前秘而不宣的张小龙团队。后来的结果正如雷军所料,米聊还没来得及建立竞争壁垒,微信就借助腾讯生态的优势,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了全行业。

所以当新的技术节点又一次来临之际,雷军选择低调复活米聊,或许正是希望拉大这一次的时间差。

相比米聊的低调布局,阿里的策略则有些迂回包抄的味道。尽管钉钉一度直捣腾讯大本营,在腾讯总部地铁站和深圳晚报头版高调地示威,迫得腾讯当月正式上线企业版微信,但事实上,钉钉已经有了沉淀企业社交之外关系链的能力,系统推荐“好友”的方式与微信无异。

加上京东、美团、百度、360、字节跳动等纷纷都在打造内部IM,比如京东的咚咚、字节跳动的Lark等。有了对内运营的经验,一旦时机成熟,新一轮的IM大战随时可能爆发。

危情

不同于中国IM市场的垄断格局,海外IM市场的产品更加多样化,有Facebook Messenger、Snapchat、Skype、LINE等。

如果考虑到国内成人世界普遍使用的只有微信,这种被支配的现状更加令人窒息。Facebook没有正式入华,却拥有中国注册用户约5400万,足以体现出了一种惊人的社交渴望。

但无论是市场需求,还是技术红利,都只是理论上的机会。

一炮走红、两周积累700万用户的子弹短信,已经明显呈现出增速放缓的迹象。很多用户发现,身边用子弹短信的人太少,没有互动可言。

这也让罗永浩紧张。在融资还没到位的情况下, 他就提前放出豪言要“6个月烧10个亿(拉新),让1亿人导入熟人关系链”。

外部的威胁同样时刻萦绕在子弹短信的周围。9月3日,子弹短信官方发布消息称:刚刚过去的周末,子弹短信遭遇了一场有组织的大规模垃圾信息攻击,9月1日、2日的垃圾信息量分别达到632 019条、493 161条,是8月31日的26倍和21倍。

并且很多垃圾信息中,指向外部网站的链接都不能访问。这是高度可疑的一种现象,不排除这是一场纯粹恶意的攻击。

目前,还不能确定是谁在背后捅刀,但是明面上的敌人却是可见,也是最强大的——腾讯。其实,何止子弹短信,所有蓄势新IM大战的玩家,都不得不面对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腾讯是否会仿制?

“仿制”可能以两种方式进行:一种借鉴其他新产品的一些功能,直接在微信的基础上进行优化;一种是设计一款类似的产品,然后借助腾讯庞大的流量优势抢夺市场。

腾讯曾经无数次用以上2种方式,干掉了它的潜在对手。但是这回,竞争涉及到了腾讯生态的核心产品,它还能再次上演微信成功仿制Kik(移动IM鼻祖)的桥段吗?

从诺基亚到苹果的改朝换代证明,每个时代节点下的创新,对象都是一个系统,而不只是产品本身。而“节外生枝”,则可能会遭遇强烈的排异反应。

——这是一个主题为“变化”的时代,没有谁能置身事外,求得一个左右逢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