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投资家论“周期”: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坏
2018-11-24 22:25 顺为资本 红杉资本 联想创投 投资家

黑马投资家论“周期”: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坏

在市场热的时候别太兴奋,市场不是那么好的时候也别太悲观,按照我们的节奏把产品给做好,这是第一。

创业家&i黑马讯 11月24日,由创业家&i黑马主办的第11届创业家年会在京举行,在下午的投资家论坛上,围绕“反周期的投资机会”这个话题,入选“2018十大年度投资家”的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许达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王岑、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与《创业家》主编王根旺进行了深度交流。

以下为经创业家&i黑马编辑过的对话节选:

如何看待周期

王根旺:最近半年时间,大家一直在讨论“周期”、“寒冬”,我不知道3位嘉宾怎么看?因为我总体感觉,大家从业经历都在20年以上,应该都经历过好几轮周期。所以,先从“周期”这个词聊一下。

反周期投资1

许达来:我个人经历过两次大的资本市场周期:

1、1997、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

2、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

现在不算危机了,而是寒冬。所以,我觉得今天大家会有一点焦虑,就是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未来几年的资本市场走势可能不太清晰。我觉得,市场热的时候我们别太兴奋,市场冷的时候也别太焦虑,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就好了。

王岑:我个人觉得,实际上这一两年缺乏新的投资主题,这是最本质的原因。外界的一些噪音叠加效应之后,创投圈就把它放大了,今年的确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主题,新零售算稍微好一些的了,移动互联网各个细分领域,集中度已经逐渐形成。所以,实际上是大家缺少一个非常性感的、大的新赛道,或者颠覆性的机会。

至于其他因素,我觉得都不是根本性问题。我和A股上市公司的老板、CEO经常聊,的确爆仓了一些人,但我发现爆仓或者最后面临巨大问题的人,大部分还是质押之后做了非主业的投资(和主业弱相关的投资),像地产等。其实经济好的时候,你这么做也是错的。

所以,我不认为这是大家恐慌的主要原因,因为有一些杠杆是必须的,任何企业都需要一定的杠杆,尤其是服务业的轻资产公司,所以我个人没有受太大的影响,我这个赛道,消费或者消费互联网,相对来说会穿越经济周期,而且以内需拉动为主,会相对好一点。

我更多思考的是,在我的领域如何发现被低估的企业,无论是哪个资本市场(比如港股),都还有被低估的一些人,大家都不看好的时候,我应该更积极一些。所以,我自己没有受太大的影响。

反周期投资3

贺志强:我更愿意看产业的周期,从2000年开始,大概到2010年,是PC互联网的大周期,2007年从苹果智能手机到2018年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成熟,是另一个周期。但这两年除了经济的原因之外,我觉得更重要的是转换,就是从移动互联网向未来智能互联网的转换过程中,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在于移动互联网太狂飙猛进了,大家都很嗨。

突然到智能互联网影响各行各业,带来产业变革机会的时候,实际上不像移动互联网连接消费者那么快、那么嗨。

所以,我觉得投资人的心态需要做一个大的调整。

第二,中国的创业公司的未来,必然会进入一个从业务模式创新到核心科技驱动、硬科技驱动新的创业阶段(包括消费)。

所以,这两个变化都是很大的,和过去10年移动互联网投资的逻辑有很大不同。

周期对投资机构的影响

王根旺:接着往下延伸,前段时间达晨的肖冰总也在讲,这一轮周期大概会有70%-80%的机构活不下去,要被淘汰了。大家是不是觉得投资行业会出现一股倒闭潮?

许达来:应该不会那么严重,我会认为过去5年,新成立的投资机构特别多,在这一波里面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新投资机构,但也有很多新手,所以我觉得其实今天在国内的投资机构,数量还是太多的,应该会出现一个合理的整合。

反周期投资5

王根旺:会合理淘汰,而不是大面积的倒闭?

许达来:大面积倒闭应该不会,大家所知道的、听过的,我相信大部分还会在。

王根旺:但募资难、募资周期长现象确实出现了。

许达来:募资确实难,大家从媒体上也能看到,人民币募资对GP或者创业者来说都是比较困难的,尤其是投资机构所管理的是人民币基金为主的,他们的压力会更大一些。

王根旺:人民币基金可能就不会管你过去业绩有多出色了……

许达来:头部基金我相信他们还是继续能够募资的,跟互联网行业一样,VC行业其实也是重头部的,主流基金还是一样能够融到钱。

王岑:我觉得任何事情都需要积累,也不相信非常容易地就可以投中一个企业,投中了也是撞上的,以前我也撞上过,但这是不可复制的,核心还是要了解内在的本质,为什么成功,或者它的差异化在哪里。

我恐慌的不是外界天变了,恐慌的是我新的季度好像没有学到很多新东西,或者对企业的本质,产供销里面的逻辑关系,好像跟去年相比没有什么进步,我认为我可能恐慌的是这个。

至于说有没有好的或者不好的环境,因为本身我们也没有说需要很多钱来活着,就没有那么大的需求。

王根旺:可能因为您是头部的20%。

王岑:我们也是经历过很多痛苦的,你看最早的美元机构,没有那么拥抱国内经济,后来我转到人民币机构,人民币非常落地,我现在来到外资机构,核心还是你要时刻增强自己的竞争力。还有一点,万一谁都靠不上了,那你只能靠自己和你的家人。

贺志强:我觉得其实不好评价别的投资机构。

第一,投资这件事情,确实还是要看大势,大势一定得对,如果你说我们现在做VC的人去投传统的化工,那肯定不行。但是在50年前,所有发财的人都是做化工的,所以要看大势。

第二,确实要先懂才能去投,这样的投资机构才能够走得长远,要真正地把一个行业、一件事情、一个团队搞清楚。

中国有一个特点,其实有很多北上广深之外的地区,也有非常好的机会和创业公司,所以中国应该可以养比美国更多的投资机构,不过现在确实有点多了。

反周期投资4

王根旺:所以接下来,您觉得二八效应会很明显吗?20%的头部机构拿到更多的资金,也拿到更多的好项目,尾部的80%未来的挑战会越来越大?

贺志强:要分两方面去看。

第一,顶部的投资机构肯定会有很好的优势,因为你有过去的历史、资源、品牌,好的项目会找你。

但我一直认为,投资界永远有新的投资机构的机会,因为我相信,如果现在有一个95后出来创业,他对这个时代的人的理解比我们三个人要强很多。所以我觉得一直都会有新的优秀投资机构涌现出来,所以像黑马今年评的新锐投资人,我觉得是对的。他们也许对这个时代的理解更准确,这是整个行业后浪推前浪的必然结果。

周期对创业者的影响

王根旺:接下来讨论另外一个话题,投资机构对创业者的影响。你们认为有没有存在的反周期行业,可能有一些行业不会受周期的影响?

许达来:大家普遍认为的反周期行业包括教育、医疗、健康,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我认为对于所有的初创企业来说,其实也都应该是反周期的。

因为从0到1,当你的用户规模或者你的销售规模几乎从0开始的话,其实任何增长都是一个很好的增量。

在一个经济前景不是那么明朗的环境下,对于初创公司其实也是一个机会,现在出来坚持创业的应该是真正的创业家,同时竞争以及创业的成本也可能会对创业者更有利一些,对于初创企业来讲,其实是反周期的。

王根旺:您是说初创企业会受周期的影响,但没有那么大?

许达来:没那么大,关键是自己的产品和市场是不是很好地匹配,更多的是自己产品的执行力。

王根旺:但按照常理来说,一个初创项目出来,肯定需要融资,但如果行情不好的话,肯定还是融不到的。

许达来:我相信有好的主意,然后有一个优秀的团队,对于初创企业的话,融资不会是一个困难。

王岑:中国现在GDP增速下降了一点,但也不是进入了经济下行,只是进入了一个平稳期,相对可能更真实一些。现在大家谈的周期不好,到了一个低谷,更多的是融资环境,包括市面上的钱少了。

我认为这也要多方面去理解。

第一,钱少了,应对的方法肯定是投资取向的改变,是不是还会投一年需要持续融资的企业?10年前在我们消费领域里,我对消费领域优质生意的理解就是:一个企业明年的发展,完全是依托于今年自己的现金流或者赢余利润来发展的,用巴菲特的话来说,这是非常好的生意。

当然,移动互联网后期的科技创业,需要大量的钱,所以一年可以融很多轮,现在可能一年很难融很多轮了。其实多数创业者没必要跟着那股风走,那股风已经过了,现实一点,一定要有先活着发展的这种心态。

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当初文革上山下乡的那代人,后来返城之后非常强,他们可能也是一帮非常高素质的人,被打到乡下去了,养猪也好,怎么样也好,然后高考恢复了,重新回到大城市工作。这帮人出现了很多企业家,人是要千锤百炼的。

而且你看任正非的经历,老一代企业家的经历,都是40多岁经过了很多坎坷,难道我们现在新经济下,就非得30岁就成功吗?没有这样的说法。当然有特殊情况,但不一定是大概率的,或者普遍复制性的,我觉得千万不要这么想。

投资人也一样,我对自己也是这样,巴菲特50岁之后才挣到了大钱,50岁之前,五六岁就送报纸了,理论上商业的积累很多年了,也没有挣到特别大的钱,他就需要积累,我觉得终极的规律要想明白,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平和一点。

贺志强:我觉得创业可能就是把自己投资在未来,所以你说有没有受周期的影响?投资可能有风口,比如说2016年的时候,AR/VR受到了非常大的冲击,没有人去投。我们当时分析是什么原因呢?实际上AR/VR未来很明朗,但是技术要跨越的难度非常大,但好的企业还是要去投的。

我们在2016年底的时候投了耐德加,是做自由曲面镜片的,今年马上订单就上来了,全世界就它做的很好,Google都订它的镜片。所以,一定要想清楚这个周期影响的原因是什么,创业者才能有更好的应对,投资人也一样,要想想背后的原因。

明年的创投形势预估

王根旺:我想请各位预测一下,明年一级市场,创投圈的形势到底是什么样的,会趋紧,还是可能会好转?

许达来:我想应该保持现状。

王根旺:是继续坏下去吗?

许达来:没有,我不希望继续坏下去,保持现状就可以了。

王岑:我和他的观点非常类似,可能头部企业的效应会逐渐加大,因为当环境恶劣的时候,实际上头部的企业增速反而会加快,洗牌的效应反而会更快。

所以,可能不会有非常大的转好的迹象。

贺志强:我主要说两件事:

第一,我觉得贸易战对心态还是有影响的,我希望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样,要有一个结果,好坏没有关系,但确定性很重要。

第二,我对科创板也非常期待,我希望科创板不要像新三板似的没了,而是真正的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王岑:刚才顺为的刘芹谈到,2008、2009年那个周期和低谷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经历过,你会发现中国的低谷好像反弹得蛮快的,可能一年多就弹回来了。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太悲观了。

王根旺:请你们每个人可以再给台下的创业者提一个建议。

许达来:就像刚才我所说的,在市场热的时候别太兴奋,市场不是那么好的时候也别太悲观,按照我们的节奏把产品给做好,这是第一。

第二,在你不需要融钱的时候融资。

第三,开源节流。

王岑:对一些创业者,你的BP里面可能写的主营业务是非常漂亮的,但是没有人买单,那你就做一些低一点的,别人愿意买单的业务。

我觉得一定要拥抱现金流,能挣钱的,哪怕是稍微低一点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应该有个信念,在任何人面前不要自卑就可以了,这一点非常重要。

低谷的时候多陪陪老婆,别整天在外,好像会排得挺满的,其实屁事儿没有,多锻炼锻炼身体。

i黑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