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都开始“消费降级”,新一年的选秀还有看头吗?
2019-01-11 12:44 综艺导师 娱乐降级

导师都开始“消费降级”,新一年的选秀还有看头吗?

如果说2018年的选秀节目最明显的特点是“导师迭代”,那么,今年的选秀节目已正式面临着“导师降级”的尴尬局面。

作者 叶春池 来源  娱乐硬糖(yuleyingtang)

TA也能当导师?”是很多吃瓜群众在看过2019年不少选秀节目官宣之后,发自灵魂深处的拷问。

如果说2018年的选秀节目最明显的特点是“导师迭代”,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们渐渐隐退,专业评审退居二线,流量导师炙手可热,且80、90后已经成为导师席上的主力军,好歹赚了个热闹;那么,今年的选秀节目已正式面临着“导师降级”的尴尬局面。

纵观去年的选秀节目,导师阵容里满是各类流量明星。无论是吴亦凡、张艺兴、鹿晗还是易烊千玺,不管他们业务能力如何,资历是否够格,他们给节目带来的话题度和点击量是货真价实的。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355

相形之下,最近的选秀节目在导师阵容上实在有些逊色。

《国风美少年》的导师请了张云雷、霍尊、鞠婧祎;《演员的品格》请了何炅、周冬雨、井柏然;《梦想的声音》是王嘉尔、张靓颖、谭维维;接下来《青春有你》张艺兴、蔡依林、艾福杰尼、徐明浩;《这就是原创》暂定林宥嘉、陈粒、薛之谦……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405

可以看出,新晋导师的惊喜确实不大。一些导师的咖位有所下降、一些导师的资历不足,而流量们也逐渐被消耗,少了些新鲜感。

当然,为了让不适合当“导师”的人当上“导师”,节目组也算煞费苦心。“导师”行业几乎是集体更名,再也不“好为人师”,带之以“制作人”、“召集人”、“星推官”、“队长”等新名号。

01

门槛一降再降

以前,选秀导师的门槛很高。要么是非常专业的制作人、电台DJ、乐评人,要么是对华语乐坛有一定贡献、非常资深的音乐人。

比如超女时期戴着大花的杨二车娜姆、跟曾轶可“她留我走”的包小柏、经常黑脸的黑楠。虽然在那个时候他们作为评委已经产生了很多话题,但很少有人质疑他们的专业能力。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413

专业评委式微之后,国产选秀开启了大明星导师时代。像《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就请来了汪峰、杨坤、庾澄庆、刘欢,这些导师都不是人气有多火,但胜在业务能力和多年下来累积的资历。

在此期间,跨界导师也开始登上舞台。综艺节目中的导师不再局限于专业、资历、奖彰,越来越多的人气偶像、当红演员、网络红人、幕后制作人、知名作家等不同社会人士在综艺节目中担任起了导师的角色。

黄晓明担任过《中国梦之声》的导师、章子怡去过《中国最强音》、范冰冰也去过《中国达人秀》等等。这些明星在各自的领域都是佼佼者,可一旦跨界就显得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从未在音乐上有过成绩的章子怡,代入表演那一套点评音乐,总让人充满违和感。她本人也不如在《演员的诞生》里如鱼得水,此次导师之旅不算成功。跨界导师的风潮也很快过去了。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424

近两年流量为王,自然什么都败给了流量。只要足够火,你就能当导师。以“爱的供养”扬名歌坛的杨幂,在《明日之子》里当导师;00后易烊千玺开始在《这就是街舞》里当队长;出道不到两年的周洁琼,也在《偶像练习生》里教一群年纪比她大的选手跳舞。

不过,即使这些导师的业务能力和资历备受质疑,但至少他们的人气还是在线的,也顺利成为节目的流量担当。可看最近的这些选秀评委们,似乎“招聘门槛”又降不少,不止资历平平,人气也没那么拔尖。

像鞠婧祎和古风的关系,是否就因为她演过古装偶像剧?而同样是演员类节目,周冬雨和井柏然对比隔壁《我就是演员》的导师阵容也差了挺大一截。《青春有你》去年的rap导师还是欧阳靖,今年也换成了艾福杰尼。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433

不过综艺选秀这么多,平台间争抢导师一向激烈,还闹出过不止一次的纠纷八卦。如何用差异化思路选出最适合导师,估计各节目组也是每天挠头苦想的。

02

流量开始失效

深知流量导师的重要性,各个节目组早就对这些流量导师摩拳擦掌。为了弥补他们业务能力上的不足, “导师”二字对于他们来说份量过重,于是冠在流量明星前面的前缀变得愈发多元,制作人、星推官、发起人等等。

比如《明日之子2》给杨幂安排了厂牌星推官的角色;《下一站传奇》里明星导师们的名头是传奇创始人;《声入人心》里刘宪华是出品人;《热血街舞团》里嘉宾的名头是召集人。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440

节目组也算是为这些流量导师操碎了心。不过好在一切都很值得,去年的大部分综艺都靠这些年轻导师扛起了节目流量的大旗。

然而,眼下这些流量导师也明显有了疲软的趋势,观众开始丧失新鲜感。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447

吴亦凡的《中国新说唱》、鹿晗的《这就是对唱》、张艺兴的《即刻电音》,三档节目的流量都没能被三个顶级流量导师带起来。

去年张艺兴在《偶像练习生》通过张PD的人设圈了不少粉。但今年参加类似的节目,风格也几乎一致,观众的新鲜感必然有所下降。目前的《即刻电音》又给他带来了负面讨论,流量明星选择到综艺节目上做导师,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节目组选择流量明星做导师同样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即使拥有超高流量,也有可能无法在节目中出彩。比如鹿晗的综艺人设,相对而言就没有立住。无论是《热血街舞团》还是《这就是对唱》,他都没有太惊艳的表现,没能释放综艺感圈粉。

作为相声界的新晋流量,张云雷一来没出圈,二来粉丝的跨界转换率还有待提高。《国风美少年》的导师首秀没什么水花,节目组也是打错了算盘。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454

导师的选择还需谨慎,在内容创新、模式创新之后,选秀综艺节目的导师阵容也不得不开始创新了。既得有新鲜感,又得自带流量,还得有综艺感,现有选择导师的思路下,可供选择的对象还真不多。也难怪到处导师荒,不得不赶鸭子上架。

03

导师断层,何以创新?

选秀综艺的导师们无论是年龄上还是资历上,都已将出现了明显的断层。从选秀养成中走出的艺人再回到选秀养成类节目中担任导师,而他们所选出的选手则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选秀二代”与“养成二代”。

当年华晨宇参加选秀时,李宇春是那届比赛的导师。五年之后,华晨宇和李宇春同时担任《明日之子2》的星推官;才刚刚出道几年的周洁琼和程潇,几乎是刚结束练习生的生涯就开始给另一些练习生做导师,甚至不少选手的练习生涯比她俩还要长很多。

这种旧选手和新导师的过渡,标志着选秀养成类节目完成了一个轮回的迭代。只不过这个过程在不断加速,但显然选出优质明星的速度并没有赶上轮回迭代的速度。

选秀选出来的新人们越来越没有存在感,2017年大热的《中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到了2018年都大不如前。但这么多年,选秀也一直没有停过,只是以不同的生态发展。普通人渴望成为明星的热望不变,吃瓜群众还保有一颗永恒热爱吃瓜的心。对待导师也是一样,观众的需求越来越高,有业务能力的时候,观众还想要你有趣,有趣的同时还得有人格魅力。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508

做导师还是得有一技之长,可以是流量、可以是专业,也可以是别的,但不管是什么,都需要导师在某一方面有很高的声望、有能说服人的特点,靠人格魅力团结大家、镇得住场才行。实在不行的话,那就甘愿当好学生、段子手吧。

不过这几年选秀节目越发的押宝在导师身上,使得选秀的重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偏移。大众关注点全在导师身上,这样也很难推出新人,不断消耗已经有的明星导师资源,说到底也是一种恶性循环。

微信图片_20190111120516

至于如何在导师选择上也搞搞创新化、差异化,硬糖君倒是忽然想起来:以前余秋雨老师那可是“青歌赛”的收视福娃、话题妖姬啊!

2019年的选秀节目们,赶紧加上“文化素质考核”这一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传统项目。余秋雨、于丹、易中天导师请起来,古诗词、生僻字问起来,诺贝尔“数学奖”考起来。

美少年、美少女们若没有点儿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底子,正好让我们吃瓜群众点评欣慰一番“我丑但我有文化”。而万一有那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这不正好弘扬社会主义正能量了吗。诗词大会+Produce 101,我看行,热搜包年妥妥的。

叶春池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