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罗永浩张一鸣和王欣,你们是不是有些误会?
2019-01-16 10:13 罗永浩 王欣 社交 聊天宝 多闪

对于罗永浩张一鸣和王欣,你们是不是有些误会?

你可能错了。

作者 南七道 来源 创界网(ChuangDaily)

春天虽然还没有来,但社交创业者比以往都躁动的厉害。

罗永浩、张一鸣和王欣,三家公司,三个不同风格的人,三个不同特点的产品,聊天宝、多闪、马桶MT,三场发布会完毕,吃瓜群众觉得他们和微信相比起来,还是没戏,无非是徒增谈资和笑料罢了。

但是,认真分析下来,也许没有围观者想的那么简单。也许外界对他们有些误会。

先说已经被腾讯封杀的马桶MT。王欣因为快播事件,在里面呆了四年,刚刚出来。对于当下的互联网环境,用户的发展,法律法规的变革,有很大的认知偏差。但是,他注定是要创业,是想做事的。那么最快最有效的方式方法,就是依赖自己之前的成功经验,快播虽然没了,但得承认,这是一款深谙用户心理的产品。快播充分利用的人性对于两性等方面的诉求,成功的占得一席之地。马桶MT,不过是王欣对于原有打法的二次利用,旧瓶装新酒,这是人性的惯性和成功经验的路径依赖。四年过去了,王欣知道自己错过了太多,他太想证明自己了。

“出狱后十几二十天就开始筹划社交产品”,这便是马桶MT的由来。马桶MT数据不断增长,乃至冲垮了服务器。这是一款是给人匿名吐槽用的。已经被被腾讯封杀了,有媒体还曝出涉黄的内容。但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别说四年,四周都是天壤之别。在当下的舆论和管理的大环境下,确实有点玩火的意思。连360的周鸿祎都在朋友圈提醒,大概意思是,这个时代的政策与管理已经是不同往日,王欣这么玩可能会出事。

我在2013年时和秘密创始人王坚(糗百CEO),2014年和无秘创始人林承仁,还有美国匿名软件Whisper CEO 迈克尔·海沃德都有过深度交流,他们都是做匿名软件的,但有一个共同的结论:靠人性阴暗来驱动的产品,很难大成。最后确实也验证了这个结论。

而被人寄予厚望,却开场放了个哑炮的多闪。很多人表示失望,认为根本没法和微信一战。太弱了。甚至有今日头条员工在脉脉匿名吐槽。但是我觉得,多闪也许不是一款当下的社交产品,为未来做准备,抢占年轻人市场,抢QQ而非微信用户。

每一个做产品的人,最想拥有的就是年轻人用户。害怕被抛弃,害怕衰老是人的天性,连小马哥也不例外。抖音针对的用户是90-95后,这个用户群体其实是和QQ高度重合,潘乱在抖音崛起之后说,火山视频可能是今日头条的虚晃一枪,是为了掩护抖音的成长和发展。而今天看来多闪对标的用户,完全不是微信,而是年轻人居多的QQ。把那些想要逃离的年轻人分流出去。从这个角度来看,它的竞争对手是QQ。两者用户高度重合。

多闪的产品还很粗糙,为何这么急于发布呢?以张一鸣同学对于技术和产品的要求,应当不是如此。多闪一是沉淀了抖音的用户关系,打通了支付等关键环节。还有个重要功能就是试探。有可能这款产品也是一个探路者,后面还有大招,头条除了多闪,也上线了企业级产品Lark。据说后面还有其他社交产品。

这次争议最大还是老罗,虽然他之前干了不少有些莫名其妙的事,但好在都在大家的认知范围内,包括那个什么工作电脑。但这次完全不一样了,不管是聊天宝的产品,还是他在发布会上聊到的一切。但凡对他有一点点了解的人,都可以很笃定的判断,这都不是他想要想说想要做的,他在2014年的微博里说,用利益诱导用户来进行传播或者转化,是一件很LOW的事。但今天他也这么干了。

为什么呢?我的判断是为了还债。老罗欠了投资人在内的关联方太多的财务债、情感债了。在这么岌岌可危的时刻,作为一个企业的负责人,作为一个男人,他必须要把这笔债还上。大家尽可以尽情的调侃和消费他,甚至指责他,他估计也不在乎。但是对他最大的打击和伤害,应该是这个中年文青创业者,做了一件他最不想要做的事情。看到大屏幕上出现的红色内衣的时候,你能想象那是为了一个像素,都要和设计师掰扯半天的老罗吗?

老罗成熟了,所以他屈服了,看得出来他确实很难。聊天宝即使是一坨翔,老罗也不能拒绝。现在流量下沉,电商领域除了拼多多,资讯领域出了趣头条,社交领域是空白的。这是个机会,虽然但这不是老罗想要的机会,他需要一个项目来还债,仅此而已,他变得理性了,再也不是相声演员罗永浩,而是企业家罗永浩了。也许理想让人觉得无趣,但起码他认识到了正确的事。欠了投资人,团队等人太多,今天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之前做手机的任性和盲目的乐观骄傲付出的代价。但还是那句听起来有些矫情的话,美国作家杰罗姆·大卫·塞林格 在他的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说:不成熟的人为理想壮烈牺牲,成熟的人为理想卑微的活着。

南七道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