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和周亚辉的反转游戏
2019-04-16 18:37 史玉柱 周亚辉

史玉柱和周亚辉的反转游戏

十多年后,史玉柱“出师未捷身先死”,周亚辉“长江后浪推前浪”。

史玉柱最近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3月28日,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唐军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背后投了三轮的史玉柱对这位学徒“粉丝”沉默是金;4月1日,证监会再次明确问询了Playtika旗下产品是否涉及赌博的事项,巨人网络这项长达快要3年之久的收购案依旧“悬而未决”。

资本运作受挫,让处在游戏寒冬中的史玉柱更加焦虑,而这也侧面印证一个尴尬的事实:属于史玉柱的江湖已经远去。

但新人取而代之总不可避免,同作为游戏行业“财技”过人的投资者,周亚辉看似比史玉柱更深谙要道。近日,昆仑万维再次出售趣店股票,即使都按现在5美元一股的价格退出趣店,四年退出过程公司大概可赚20亿元。

2004年,周亚辉创业的第一个项目—火神网彻底关闭,一场来自纳斯达克的互联网泡沫崩塌,像他这种小小的大学生创业者只能坐等被巨浪吞没。2004也是史玉柱的命定之年,到盛大参观学习,使其萌生了做游戏的冲动,而前两年的左右腾挪和完美套现,让他手中的钱越来越多。

不过,十多年后,史玉柱“出师未捷身先死”,周亚辉“长江后浪推前浪”。

投资“爆雷”引发的蝴蝶效应

操盘脑白金之后的两三年内,史玉柱在自己最好的时候,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手段,迅速完成了从企业家向资本家的转换。后来,越发得心应手的他,一手推动了巨人网络的私有化和借壳上市。2016年双十一复牌,世纪游轮在A股连续演绎20个涨停,据当时估算,史玉柱的浮盈已高达280亿元。

但此后却是一言难尽,当他以游戏为运作工具、用资本构建起另一栋巨人“大厦”,却意外地遭遇连番阻击。

2017年4月,纳斯达克上市的互金平台绿能宝出现兑付危机,出乎意料地把史玉柱“炸”了出来。史玉柱与绿能宝创始人彭小峰早有相识,两人曾是长江商学院同班同学。兑付危机后,史玉柱着急忙慌地在微博澄清,表示老百姓的钱一定要最优先还,欠我们的钱不用优先。

然而前脚踩雷,后脚史玉柱就宣布以高达8.19亿的价格,控股深圳互金平台投哪网运营主体—深圳旺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加之,更早之前,他领投参与了团贷网的B轮融资,以及巨人网络本身的互联网金融业务,史玉柱在游戏之外悄悄建起一个小型的金融帝国。

周亚辉在互联网金融方面也比较专注。一方面,互联网金融已成为昆仑万维的主营业务之一,另一方面,对外投资上,周亚辉在记账、网贷和理财三个相关度很高的赛道都有所涉猎。

时间截止到2018年的6月份,以唐小僧爆雷为市场信号的互联网金融动荡,波及到众多默默进行投资布局的互联网公司,巨人网络首当其冲。其Q3总营收为8.8亿元,同比增长约36%,但净利润2.8亿元同比下滑了18.3%。昆仑万维却与之相反,公司前三季度营收同比减少0.13%,可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同比上涨了28.42%。

同样是投资业务过重的巨人网络和昆仑万维,为何出现如此反差?

简单来说,史玉柱的投资,多而不精,周亚辉贵在精而不在多。互金领域就是典型,一个趣店便拉开了巨人网络和昆仑万维的差距,后者Q3投资收益同比增长1678.29%,主要来自处置趣店股票所获收益。巨人网络本身过度依赖互联网金融业务,相应地,投资布局也偏向互金,由此,受到的行业冲击最深。

这种差别贯穿史玉柱和周亚辉的投资格局。

保守跟风与疯狂鼓吹?

投资界向来是不喜欢说故事的,即使有,也大多是错过了阿里巴巴、腾讯那种老套的懊悔和假想。但周亚辉是个特例,这个近三四年才浮上水面的年轻后辈,投资笔记传遍了朋友圈,投资故事也颇值得玩味。

2015年9月份,在行还没成立公司,周亚辉给姬十三的个人账户转了500万,而在此之前,他并没有见过姬十三,只是有中间人做担保和介绍。后来他给映客账上打过去2000万的时候,也还没见过奉佑生,就下了个app玩了3天,跟奉佑生在微信上一来一回聊了几句,便敲定了几千万的投资协议。

趣分期是他试水投资后最大的一个项目,前后共计1.2亿美金,这次周亚辉终于在投前见到了罗敏。后来趣分期融资时,本来要投4000万美金,但在签协议的前三天,他又多投了1000万。这些故事看似辅证了周亚辉后来的话:我投资很任性,在中国跟我最接近的人是王思聪。

沈南鹏的自我定位是副驾驶,张磊曾说,做企业(投资)还是以创始人和管理层为主,没必要对外发声。但这些流传着的周亚辉的故事,其实就是其对外发声、塑造形象的手腕。

对投资本身,周亚辉更是如此,投前快速锁定,投资后,调用各种资源,高调为投资项目站台、发声。其目的就是鼓吹自己投的项目是风口,为项目迅速争取下一轮融资。投资映客后,周亚辉在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公众号上专门写了篇文章,文章里面对奉佑生极尽赞美。

史玉柱则没有这份心思,他所熟练的资本运作由不得过分高调,更何况偏保守的投资风格和复出后廖剩无几的成功项目,确实没什么好吹嘘的。

早些年间,“闲人”史玉柱通过巨人投资和上海健特持股或间接持股19家上市公司,涉及房地产、土木工程、塑料塑胶、电子及能源等多个行业。就以投资民生银行为例,他想的很简单,如果选择一个上市的银行,风险不大,因为“股市管着它,证监会管着它,不会出问题,就是出了问题,国家也会帮助它”。

他不像周亚辉,迅速锁定目标后,即使不是风口也要鼓吹出一个风口。史玉柱早前的投资受益于大环境的政策支持,这也决定了他的投资布局极易被风向左右,所以,2018年6月份P2P行业合规整改的大限一到,他近两三年来的投入有不少都付诸东流。周亚辉也并非置身事外,只不过趣店上市伊始,昆仑万维就已经高额套现。

两代人的朋友圈?

巨人网络私有化时,史玉柱的“豪华”朋友圈已经浮出水面,迎接他的正是马云、柳传志等人泰山会“龙头”,而再至Playtika并购案,除了柳传志、马云、吴尚志这三位大佬持续跟进外,卢志强的泛海系、傅军的新华联控股也参与进来。另外,与史玉柱颇有交集的宁波富豪郁国祥,也通过上海瓴逸和上海瓴熠这两家机构参与了对Playtika的收购。

史玉柱复出后的重大资本运作,基本上都少不了强大的人脉在背后支持。而在这些大佬面前,周亚辉的朋友圈稍微显得不够看。

以投资收购闲徕互娱为例,在周亚辉主导下,这场收购分成2年、多次倒手,最后,有超过22亿元落入了他的“口袋”。当然其他人也是出力不少,如周鸿祎,其控制的两家公司分别出资4000万元和1亿元,从辰海科译买了2%和5%闲徕互娱股份,而后将2%出售给西藏昆诺,一年半时间赚了40%左右。

除周鸿祎外,还有2位低调“大佬”。一位是宁波源臻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曹毅,另一位是辰海科译陈尘。

周亚辉是被曹毅带进投资圈的,曹毅号称是最像沈南鹏的年轻投资人。据说当年曹毅和王兴、张一鸣讲话的时候,周亚辉心痒,跑过去说是想投资点美团,结果王兴根本看不上他兜里的那俩“钢镚”,人家想要的投资人都是 Deep Pocket。由此可见,好的项目也要挑投资人的,周亚辉初出茅庐,只能跟朱啸虎似的,做个另类的“鼓吹手”。

但背后有超级大佬兜着的史玉柱,还是输了,305亿的并购案多次搁浅,金融投资也打了水漂,这是为什么?不单单只是政策风险的缘故。

去年中旬,在证监会决定终止审查巨人收购Playtika一事时,史玉柱曾发布一条颇为奇怪的微博,称其受到威胁,而在新京报的一篇报道中写到,“有自媒体报道称,巨人网络300亿重组之所以迟迟未决,源于上述收购方财团中的“上海瓴逸”“上海瓴熠”背后掌舵人郁国祥与史玉柱闹掰,导致收购在最后关头卡壳”。

当时,接触过郁国祥的人透露,郁国祥对外放风称,巨人网络收购Playtika的交易要黄了,Playtika要改到香港上市。业内认为,郁国祥之所以和史玉柱闹掰,是因为项目拖了两年他有点撑不住了。

史玉柱朋友圈的裂痕,或许说明他自身已无能力再操持这么大的盘子,这和近几年巨人网络业绩不佳、史玉柱江湖地位下降不无关系。如此看来,周亚辉身边集结的人,虽难以和柳、马等人相提并论,但他们更懂现在的创投圈。

史玉柱不再把自己当成一个“知识分子”,他坦言“胆子越来越小”,所以,他和这些年风云变幻的互联网局势相隔甚远,而周亚辉抓住风口,乘风而上。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歪道道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