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威还债了,我们算了一笔账!
2019-04-23 13:58 戴威 ofo

9cfda0b04b561c1ec4ad9_0.jpeg

作者|魏晓  来源|蓝媒汇

戴威确实是在坚持。

去年12月底,表态跪着也要活下去的戴威,并没有像贾跃亭一样甩下一句“负责到底”,便转身不见。

困境重重的ofo,正在努力还钱。

据上海凤凰4月20日晚公告, 2019 年第一季度,上海凤凰通过多个途径收到了 ofo 运营主体 —— 东峡大通的支付款项。 东峡大通合计归还上海凤凰欠款 3574.62 万元,该部分款项在 2018 年计提的减值准备中予以扣除。

虽说,这 3574.62 万元 欠款中有2792.61万元是由法院直接划转。

去年8月,上海凤凰将东峡大通告上了法院,要求东峡大通偿还拖欠凤凰自行车的货款 6815.11 万元。今年 1 月,法院一审判决东峡大通应支付给凤凰自行车货款 6815.11 万元,并向凤凰自行车赔偿逾期付款利息损失。

此次偿还的2792.61万元便为部分东峡大通被冻结款项。剩下约 1000 万,可视为戴威主动偿还给上海凤凰。

可见,戴威是有主动还钱的意愿。

不过仍是任重道远。目前加上欠货费、律师费、利息等等在内, ofo仍拖欠上海凤凰近 4000

这还仅是ofo的一个供货商。

天津飞鸽亦是债主之一,根据今年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 ofo 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天津飞鸽支付 7271.02 万元货款及违约金 778.95 万元等。

且在用户最关心的退押金层面,ofo进展缓慢。

去年11月底 ofo 用户小何发起押金退款,显示排队数目约为 950 万。截至目前,才升到第 830 万位。不算上中途有用户选择放弃,或者选择了 ofo 提供的押金转换方案的情况下,相当于用了 5 月时间, ofo 才解决了 120 万用户的退押金需求,平均下来,一天就退 8000 人押金。

看上去很快了,实际上还是太慢。小何要等拿到她的99元押金,还需要近3年时间。

更要命的是,戴威最恐慌的用户端挤兑危机发生了。蓝媒汇实测发现,今天在ofo发起押金退款时,排队人数已在近 1600 万。

9cfda0b04b561c1ec4ad9_1.jpeg

也就是说,ofo资金链发生严重危机的同时,即便 ofo 力撑着给用户退押金,但用户端退押金的数目丝毫没有缩小,仍在持续扩大。去年年底排队还是在 1000 万左右徘徊,到现在还了四个多月,这一数目变成了 1600 万。

以平均一天8000人计算,处理完这 1600 万的退押金请求,戴威就需要5.5年,这还未计算后续新增退押金的用户。

路漫漫其修远兮,戴威除了还钱,还是还钱。

面对债台高筑、用户退押金潮,缺乏白衣骑士进场输血的背景下,戴威只能开展自救。

内部开展雷厉风行的反腐行动, 追回经济损失

从2019年初开始至今, ofo 已经查处贪腐案件 8 起,司法机关已受理 4 起,逮捕 5 人,共涉案金额数百万元。据了解,从去年下半年开始, ofo 已经在北京、福州、杭州、南京、宁波等地区发现多起贪污案件,主要涉及职务侵占、倒卖公司财产等违法违规情况,总案值目前估算已近千万元。

9cfda0b04b561c1ec4ad9_2.jpeg

产品上,ofo也在测试新的退押金路径——折扣商城,允许用户将押金转化为虚拟金币,并与现金配合,购买商城商品,试图让用户留在平台上,从还债逐步过渡到获益。

一个背景是,作为 近两年最出风头的明星创业公司, ofo 首创了共享单车概念这一新中国四大发明, 戴威曾站上神坛,但现在跌到谷底。

投资人从疯狂追捧到避之不及,用户从以骑小黄车自由自在到现在为退押金怨声怨天,其中滋味,戴威品尝了个遍。

只是仍不愿屈服,不肯当那说完“负责到底”,然后就跑到美国,只留下“下周回国”笑梗的贾跃亭。

毕竟身为心高气傲的,就要有心高气傲的样子,失败时也是要立着的。虽说,也正因为戴威的心高气傲,才让ofo最终走到这种境地,连带着用户也备受煎熬。 

AI蓝媒汇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