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美国偶像
2019-05-13 16:23 Uber 滴滴

别了,美国偶像

作者 冯超  来源  商业人物 (ID:biz-leaders)

几天前,Uber在美股上市,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想带着他的父亲上台敲钟,享受下高光时刻。但公司高管不同意:你不要过来啊,你来了,公众又想起你之前的混蛋行为,又要给公司形象抹黑了。

卡兰尼克是Uber的开创者,目前还是Uber的第三大股东。他是一个自带着摇滚BGM的男人。首次创业,他就被控告侵权,要赔偿2.5亿美元,最后庭外和解,公司黄了。等到他创办Uber,故事便更加曲折、饱满:挑战全球出租车秩序、无视抗议和监管,在夹缝和灰色地带中成长。

但是,他执掌的Uber被爆出性骚扰丑闻,他又不择手段去获取对手商业机密,公司的形象千疮百孔。他只能在董事会的压力下辞职。一位投资人评价他,优点是撞烂一堵墙也要完成目标,缺点是,哪怕撞墙了也要达到目标。

无法上台敲钟,卡兰尼克还是在交易所呆了一会儿。“创始人去台上站一会儿都不允许,这是什么逻辑?!”经纬创投的张颖吐槽。

微信图片_20190513162000

Uber上市,创造了两个特殊标志。首先是创始人不被待见,连敲钟的资格都没有争取到,其次它是继2014年阿里巴巴之后,美股最大规模的IPO。

在连年亏损的Uber上市前,同病相怜的打车软件Lyft已经上市,顶着亏损帽子的WeWork马上也要上市。在今年,这几家打着共享概念的互联网公司起码让中国的互联网新贵们心肝一颤:美帝的这些老师到底靠不靠谱,能不能指出一条赚钱的明路?

滴滴的程维很可能拿着计算器,跟Uber的各种数据比较之后,算了算自己的价值。作为共享经济标杆企业的Uber,曾激励中国互联网人去拓展新市场,新玩法。卡兰尼克感叹着中国人补贴力度之大后,接着又将Uber中国转手给了滴滴,此后很多Uber人都转到共享单车领域的ofo和摩拜就职。

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后来加入摩拜担任CEO,等到摩拜被美团收购时,他投了于事无补的反对票,又离开了摩拜。摩拜烧钱也影响了美团的财报。ofo的戴维,写下“跪着也要活下去”的内部信后,现在还无法退还用户的押金。随之而来的,则是共享经济的大败退。这就像当年带个VR眼镜的马克扎克伯格一样,掀起VR热,结果中国创业者一地鸡毛。

《经济学人》杂志近期刊登的一篇文章指出,独角兽公司以闪电扩张和补贴的方式,快速进入市场,但护城河并不深,营收虽然在增长,但是利润空间并没有多少。另外,第一代的互联网企业面临的政策监管少,这给了它们极大的增长空间。独角兽公司学会这种做法,像Airbnb躲避酒店税收,Uber无视出租车牌照,但现在,政策监管越来越严格。

美帝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新模式。但美国人还没找到赚钱的方向,中国的学生要么死在路上,要么在挣扎。同样的打法,同样的监管,同样的困境。

那些颇具体量的中国新贵们,似乎还在找美国老师学习,但有的对标对象不再是互联网公司了。小米雷军现在的偶像是美国的超市Costco。拼多多黄峥说,公司未来会成为Costco和迪斯尼的结合体,尽管这听起来让人不解。爱奇艺的龚宇虽然为《奈飞文化手册》一书写了序,但是在IPO现场,他的目标是在十年内实现迪斯尼的商业模式。

程维有次在接受采访时说,滴滴与Uber的竞争,其实不是两家公司的竞争,是BAT和亚马逊、Facebook、Google的竞争。第一代巨头们培养了人才,这些人才带着经验流动到不同的公司,继续竞争。

微信图片_20190513162004

但老一批的美国巨头在中国市场就没多少好果子吃。谷歌退出,Facebook无法落地,雅虎败退。亚马逊中国电商业务最近败退。甲骨文,这家中文译名极具美感的美国公司,云市场发展不利,近期在中国裁员900人。苹果公司的库克被PS成低价贱卖苹果的老农民,但手机销量在中国大幅下滑。

新一代的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动静更少。Uber被兼并,领英和Airbnb在中国都半死不活。

服装、美妆、饮料等美国品牌都能在中国横冲直撞,但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到了中国总会遇到一堵墙,这墙厚到连不择手段的Uber卡兰尼克都撞不倒呀。这真是谜一般的现象。

从这个角度来看,美国偶像们的光环们已经在褪去了。现在,全球排名前十的APP榜单里,中国公司占了几席;全球互联网公司市值前二十名单里,中国公司占了几席;全球独角兽公司排行前十榜单里,中国公司又占了几席。

但老师毕竟是老师,基本功都很扎实。中国很多互联公司,多利用的是市场规模优势以及客户端APP的应用开发优势。但是,在终端底层的基础设施上,美国的思科、高通、英特尔还是霸主,操作系统上,美国的IOS和安卓还是霸主。在信息科技专利数量上,中国还在追赶。

有差距,别骄傲。

商业人物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