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融资之惑
2010-06-14 13:25 专题

中小企业融资之惑23

中小企业融资为什么这么难?除了风投和银行,中小企业还能找谁?创始人俱乐部2010年第三期沙龙选择“中小企业融资之惑”作为主题,供需双方面对面道出自己的想法,听听他们说了些什么……

文 / 本刊记者 赵楠楠

“有的人从美国回来第一天就带着VC,但大多数人没有那么幸运,我们早期就靠自己。”前橡果国际副总裁、现任乐到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蒋宇飞讲起自己6次创业的历史。

最早做背背佳没有融资,事情却做得热火朝天,背背佳品牌成为行业楷模。之后做好记星学习机也没有融资,4个创始人的钱加在一起,又找人借了20万,最终才凑60万。后来好记星也成为妇孺皆知的品牌。蒋宇飞认真地说:“好的商业模式不需要钱,上来就能赚钱。”

相比之下,在场的另一位创业者马云似乎幸运许多。妈妈说创始人马云分享了自己三次创业的融资经历。他的第一次创业是在互联网泡沫时,那时候融钱很容易,结果却做砸了。尽管这样,马云本人还是赢得了信任,他在后两次创业中都顺利拿到了融资。但马云坦言拿到钱之后压力也很大。

创业有不同路径。《创业家》社长牛文文分析说,现在许多行业门槛很高,一旦开始创业就面临融资问题,银行一般不会给钱。要么是天使投资或者VC,要么大家互相凑钱,或者用其他各种方式。从创业者来讲,早早的多认识投资家、银行家是好事;从投资者讲,早点认识创业者也很好,好的企业发现越早,对投资家的价值就越大。

蒋宇飞认为:“创业者应该先找事做,再想拿钱。你的事业是什么,商业模式是什么,你爱不爱它,有没有一个长远的规划?有了以后,不要怕没有VC给你钱,一定会有的。我认为融资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东西,不能去追求。”蒋宇飞的提法顿时让在会的投资人和创业者都频频点头。

蒋宇飞当年没有找过风投,也敲不开银行的门。他只是很草根地坚持做自己的事,后来发现很多投资者开始给他们钱。接着他提出了对投资界的期盼:“VC不要做一个掠食者,而是要做一个播种者。客观地讲,现在大部分VC,尤其是人民币的VC,是什么性质呢?他会说,你快要上市时,我可以介绍十五甚至二十个PE进来帮你,但你必须在半年、一年内报材料。当然这也是一种做法,但是他没有真正给这个社会、创业者和企业带来太大价值。”

而北京凯德利奥翻译公司创始人孙慧嘉当场提出了自己的困惑:由于参加了一个创业比赛,公司关注度开始提高,很多投资公司找上来。孙见了不少投资公司,后来觉得这个事比较浪费精力,自己公司现金流很好,目前不很需要钱,就想算了。可别人提醒她,如果第一轮谈过,没有融成,就会对下一次再谈有影响。投资公司会有为什么上次谈了一轮没有结果之类的疑惑。

对此,枫谷投资公司董事长曾玉给出的答案是:建议创业者在融资之前一定要想清楚,是今年融,还是明年融,是明年上半年还是下半年。甚至第二轮、第三轮,融资方案都要想清楚。如果没有想好,最好就不要抱着只是试试运气的态度和投资公司接触。投资公司本来是个小圈子,第一个人的观点可能会影响行业其他人。这个行业确实有所谓的不成文法则,如果这个案子漂了一段时间,最后没有被投,那第二轮融的可能性非常小。其次,印象也要打很大折扣,至少创始人要用一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解释,为什么上次没融到钱。她认为就像人谈恋爱一样,第一面至关重要,一定要慎重。

对于不善于表达的创始人,曾玉建议他们找专业的融资中介,这里面其实有很多技巧,专业的人知道怎么解释这个公司,这个行业。

嘉丰资本副总裁简江说自己看公司会坚持独立的判断,只要是好的企业一定会有人投资的。很多时候如果创始人说不清楚,很可能是自己没有想清楚。他建议创始人一要对自己的企业有信心,二要想清楚了再去和风投谈判。

经纬创投合伙人方元很认同蒋宇飞的先做事,后找钱的观点。他建议创始人要调整好心态,有些人拿企业当自己的宝贝儿子,如果拿出来分享给大家,心里会不爽。但他同时提醒大家要关注资本的两点属性:一是避险,二是逐利。银行和VC、PE不一样,前者可能避险第一位,后两者可能逐利第一位。所以不同资本属性会带来不同的融资效果,一定不要认为资本就是雪中送炭。创业者自己要有清楚的认识,这会避免很多挫折和失望。

安泰典当行副总经理张跃学透露,现在很多中小企业利用典当行来做短期资金周转。与风险投资不同,银行融资和典当融资都是生产型企业较多,这两种方式都需要抵押物品。以前银行只做大企业,抵押物多,信誉好。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关注中小企业,不少银行专门开设了中小企业融资部。

招商银行北京分行中小企业金融部副总经理王研京表示,他们不在乎企业发展期限或者底子薄不薄,而是在乎它的专注性,隔两年换一个行业对他们来讲比较难接受。招商银行最近几年开始关注中小企业,也在转变思维,开始探索一些没有固定资产抵押的贷款方式。比如技术专利,比如应收账款等。

中国联盟典当网创始人张海军建议大家不要局限于鲁迅笔下的妖魔化典当形象,在需要钱的时候不妨想一想典当行。这种渠道有它不可替代的特点:快捷,灵活,资金额度可大可小,多达几千万,少则几百。而且抵押物的范围非常广:股票、债权、车房、货物、艺术品等等。

尽管如此,一些文化创意产业没有抵押品,融资还是比较困难,就像电影。非常传媒集团总裁徐敬博认为,电影电视在中国是一个初级产业,只有某个团队有了很专业的运作,它才能够吸引投资。

在场的其他嘉宾也认为,由于文化领域和互联网领域没有实体的交易过程,不适合传统的金融机构来做。应该强调“分工合作”,比如一个影片好不好,应该先由专业的人进行评估,之后传统的金融机构再进来。

商业观察家、亨通堂创始人陆新之认为,对于投资人来说,真正的价值就是说看到企业资产负债表以外的东西,这才是最重要的。

沙龙结束后,投资人和创业者们还不愿马上离去,又三三两两地结对交流起来。希望他们收获的不仅仅是思想,还有实质性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