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概股齐步向前走,K12在线教育第一股跟谁学市值再破55亿
2020-01-06 16:37 跟谁学 K12

2020年1月2日,教育中概股开年的第一个交易日便迎来了开门红,在线教育第一股跟谁学最高涨幅达到10.25%,收盘时涨幅8.6%,市值超过55亿美元;新东方、好未来分别涨4.95%、2.55%,网易有道上涨5.54%、51Talk上涨7.84%。

1

“2019年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却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这句话被美团CEO王兴奉为圭臬。回首2019,有人感慨,“这一年没有爆款产品;这一年没有巨头战争;这一年流量增速接近停滞;老派商业模式充斥小打小闹,新风口、新趋势徘徊试探”。

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2019年二季度,我国经济发展速度是30年来最低的增长,GDP增速仅有6.2%,相较于10年前两位数的狂飙突进,如今的GDP增长速度几近腰斩,折射到在线教育领域,投资锐减、关门、跑路的不绝于耳,也恰好印证了这一点。

从2013年“在线教育元年”算起,国内的在线教育经过6年的高歌猛进,到了2018年寒潮来袭时也开始变得“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然而股票市场一路飘红,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在线教育市场将在2020年迎来第二春呢?

不可否认的是进入崭新的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即将终结,精耕细作将成为行业内的普遍共识。

互联网巨头高歌猛进

2019年12月31日,头条推出K12小班课“大力小班”正式上线运营,这是继两年前推出 “大班课”之后,头条开始试水“小班课”,虽然今日头条一直试图在在线教育市场谋得一席之地,但成绩却不尽人意。

2013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全面兴起,一方面是由于老牌教育公司经过20多年的发展,线下教育市场的增长进入了瓶颈期;另一方面则得益于人口结构的变化、计算机技术的高速发展和普及,新的教育资源和模式逐渐被大众所普遍接受。

线上机构忙着利用高空优势往线下渗透,线下企业迫于业绩压力不得不寻求线上出路。对于互联网行业投资者而言,电子商务、网络游戏已趋于饱和,在线教育作为互联网产业的一个细分行业,很快成为了竞相追逐的对象。

加之资本的推波助澜,从传统教育机构、电商到互联网巨头们对在线教育也早已是“司马昭之心”,暑期数十亿的流量大战就是三方角逐在线教育的一个缩影。

到了2020年,这种情况不仅不会缓解,而且只会愈演愈烈,因为老牌在线教育机构想着称霸武林、一统江湖,而后起之秀也为了搏出位只能破釜沉舟、决一死战,可以肯定的是2020年的在线教育争霸赛要比2019年更为壮烈。

自2018年以来,今日头条开始进军在线教育,内部孵化了少儿英语一对一品牌gogokid,随后又推出K12大班课大力课堂等教育产品,还投资了一起作业、晓羊教育,收购了学霸君的to B业务、投资早教品牌“新升力”等项目。

2

然而截止目前,AIKID已停止运营,gogokid被曝出大规模裁员。虽然今日头条承认团队在“去肥增瘦”,但也表示“从没有动摇过在教育领域的探索”。

在强大的流量优势面前,为何头条进军在线教育的表现差强人意?从大班课到小班课,头条在不断试错和探索中前行,而其角逐在线教育的决心也可见一斑。

头条的野心勃勃一方源于对内容和教育市场的捕捉,一方面则是源于自身的焦虑。

从2014年6月估值5亿美元到2018年10月完成Pre-IPO后估值750亿美元,四年的光景头条的估值增长了150倍,烧钱跑马圈地抢地盘之后面对放缓的增长与流量变现至今让今日头条头痛不已,不得不说的是头条在互联网教育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也正是对流量变现的执着与焦虑。

作为以投资见长的腾讯2018年以来投资的互联网教育企业已接近10家,且以B轮后的大额投资为主。腾讯作为持有12%新东方在线股份的“二当家”在2019年见证了后者在港交所敲钟上市的光辉时刻。

3

而腾讯的野心远不如此,除了在外布局在线教育外,内部还孵化了腾讯课堂、企鹅辅导、ABCmouse等在线教育品牌,另外围绕互联网教育,腾讯还为合作方提供产品研发与技术支持,可谓是极尽技术优势之能事。

另外两家互联网巨头百度和阿里也早已蠢蠢欲动,凭借着各自的平台和流量优势布局在线教育,但从投资的项目上来看,与头条和腾讯相比,有点乏善可陈。

4

 

流量平台入局“割韭菜”

看着互联网大厂对在线教育的攻城略地,当在线教育开始被广泛接受,有了强大的用户基础,风口期的在线教育,“挟流量以号令天下”的短视频平台显然也不愿错过,站在风口上,谁又不想薅一把羊毛、割一茬韭菜呢?

2019年短视频行业风头正劲,在用户时长争夺战中独占鳌头,成为互联网时长红利的主要增长入口。据官方数据显示,短视频月度活跃用户数为8.21亿,活跃用户渗透率高达72%,而在2019年6月份的用户月总使用时长同比增量统计中,短视频行业贡献了65%的增量,远远高于其他行业,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达22.3小时。

据相关调查机构显示,教育培训行业广告文案多强调各类优惠活动的截止日期,营造“不容错过”的紧迫感,吸引用户进一步了解,可以说短视频流量平台占尽了天时、地利。从二次元网站哔哩哔哩、老铁666平台快手和生活秀平台抖音,而今的在线教育格局发生悄然的改变。

2018年年末,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宣布:将在春节前拿出66.6亿流量,助力教育类账号在快手平台冷启动。

2019年3月,抖音率先对部分知识科普类账号开放了5分钟长视频权限,并上线“海豚知道”小程序,帮助教育类抖音号实现知识变现。

同年8月,抖音首届创作者大会上,抖音总裁张楠提到,将加大对教育内容创作者的扶持力度。甚至种草社区小红书也不甘落后,近期推出创作者“123计划”,强调平台上学习类相关话题聚合了12.4万篇笔记。

自2019年以来B站上线“Bilibili大学招新计划”、“好奇心计划”等活动,为该领域内容创作者提供流量曝光和奖金激励。近期,B站更是开启内测付费课程频道“课堂”,试水知识付费领域,其活动推广页面推荐的6门课程中,最高观看量达2.5万次。

随着短视频在国内掀起热潮,不仅为草根崛起、知识变现提供了平台和基础,而且也打破了传统在线教育的模式,全民慕课的时代已经来临。可以说目前的在线教育进入了群雄并起、百花齐放的时代。

2020年的夏天将会更加喧嚣。从头条系到腾讯、新东方,各个领域的大佬们纷纷入局在线教育。有的凭借着强大的流量优势自上向下渗透;有的则是凭借着数十年在传统教培行业的精耕细作,从线下向线上发力,各个教育机构凭借着自身的优势,割据一方、裂土称王。

上市在线教育“三剑客”

2019年投资锐减、倒闭潮来临的同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暑期的40-50亿的广告投放,在整个在线教育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用 “舍不得孩子套不来狼”来形容2019年的暑期夺客大战再贴切不过了。

然而在线教育的风口已过,赛道早已细化明确,各个赛道的独角兽也逐渐形成一定的优势,新入局的选手不仅要面对头部机构的围剿,而且还要承受市场竞争压力,一般都是有苦难言。

在线教育行业的强者恒强的同时,头部机构间的差距也将逐渐拉大。在线教育虽然市场广阔,但在过去的两年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无异于一场大考,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同样适用于在线教育市场。2019年,新东方在线、跟谁学、网易有道三家在线教育机构先后赴港、美上市,再次将在线教育推向一个高潮。

在几家头部机构中,有的“背靠大树好乘凉”,比如新东方在线、网易有道;要么“拼爹”,有“金主爸爸”做靠山,譬如VIPKID数轮融资58亿。当然也有苦媳妇儿熬成婆的51talk,在经历了数年艰苦奋斗,头顶“亏损之王”的帽子负重前行了许多年,终于在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了盈利,亏损开始收窄。

5

2014年,被市场贴以O2O标签的跟谁学,在2016年遭遇瓶颈,沉寂了两年之后,全面聚焦K12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之后,凭借着跟谁学及其旗下品牌高途课堂,真实上演了一出“王者归来”的戏码。

跟谁学不仅成为第一家实现规模化盈利的K12在线教育机构,截止目前市值突破55亿美元,还稳稳地坐上了K12在线教育的头把交椅,这也无异于为苦苦挣扎的在线教育机构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原来K12在线教育还是可以赚钱的。

这在业界看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与业内的亏损、倒闭、裁员、暴雷、跑路相比,跟谁学凭借其技术积累,以及创始人陈向东对教培行业的洞察,跟谁学很快就在业界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并迅速占领市场,连续6个季度实现了盈利,增长速度更是超过了400%。

在线直播大班课的魅力

作为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的拥趸跟谁学,已然成为业界不少在线教育机构的学习榜样,原本做在线一对一或者小班课的机构,也开始纷纷涌向在线直播大班课,希望以规模实现经济效益。

之所以跟谁学在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上取得成功,其中一个关键就是“双师”服务,虽然不是跟谁学的首创,但却在跟谁学发挥到了极致。

与其他机构依靠动辄成千上万的教师规模相比,跟谁学的主讲老师也不过区区数百人,但仅仅是这数百位身经百战,平均有着超过10年教学经验的优秀教师,硬是让跟谁学在一片红海的在线教育杀出了一条血路。

6

那么有人会不得不问,在线教育到底是互联网为先,还是教育为先?两者孰重孰轻?

在线教育用现在流行的说法是“互联网+教育”,兼具互联网与教育的行业属性。互联网以技术作为驱动,而教育则以“内容+服务”作为根本,而科技赋能教育使得优质的教育内容得以更加广泛的传播,一个提供了传播的平台和手段,一个保障了学习效果落地的服务,两者在缩小贫富地区的教育差异化、促进教育资源的平衡方面有着功不可没的功劳。

有媒体认为,判断在线大班行业的核心属性,要看在线大班产品的最主要价值是什么——是优质学习内容共享,还是保障学习效果落地?

从行业属性来看,明显是后者更容易获得学生和家长的青睐,因为无论是线上学习还是线下学习,长期看家长都只会为效果付费。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线教育早期以录播课模式为主,后来才逐渐演变为当下流行的双师直播模式。是双师直播课比录播课提供的内容更优质?还是双师直播在加强辅导老师服务之后学习效果更好?答案显然是后者。

所以,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的核心依然是教育。也就是说,无论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行业的发展过程和互联网行业有多么相像,其成熟期的产品形态和行业竞争格局一定是和传统教培行业一致的。

有人可能对此有异议,认为在线大班行业双师直播模式已经跑通,但其产品服务功能比线下产品轻得多,而且行业竞争格局已经越来越像互联网行业。

出现当下这种情况,主要还是因为在线教育行业仍然处于早期阶段,在线教育的用户群体相对优质且规模不大,高素质家庭和优秀学生对于教学服务的要求确实相对较低。

而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的市场格局在2019年就已初见端倪,虽然在线教育市场在持续增长,数千亿的庞大市场空间对于对各家在线教育机构来说依然庞大,即便是市场份额位于前列的跟谁学也不过只是占到0.96%。

但不容忽视的是,从大的经济背景以及在线教育强者恒强的发展趋势来看,进入2020年可能会形成几家头部机构独大的局面。

在线直播双师大班课不仅大大提升了优秀教师的产能,线下大班课至多不过两百人,而在线直播大班课将突破人数的限制形成规模化,这对于培训机构来而言,将大大提升运营效率并最终实现盈利。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大班课更有利于向四、五线下沉。无可争议的是,一、二线城市已成红海之势,下沉市场虽然体量庞大,但那是互联网巨头的主战场,中小创业者在夹缝中求生存,且创业项目同质化严重,一味模仿、缺乏创新,所以每个赛道市场集中,头部机构始终占据着半壁江山,这就造成了中小企业机构的举步维艰。

市场的优胜劣汰本身就是一个过滤器,而在广大的市场面前,所谓的竞争也并一定是行业间的竞争,而是教育机构与自己的竞争,为什么这么说呢?

2018年以来,不少在线教育的创业者们抱怨资本的寒冬,大环境的不景气,但据相关机构调查,在线教育市场前景依然可观,造成这样尴尬的局面,何不反问一下自身的原因?

虽然在线学习的市场需求前景广阔,但尚未形成庞大的市场规模,大部分在线教育公司,企图采用典型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来留存客户,利用补贴甚至免费的烧钱策略。

在资本的推波助澜之下,在线教育企业狂飙突进,将“注册用户”、“活跃用户数”作为生命线,借助资本力量迅速占有用户、占领市场,先战略性亏损,竞争性消耗之后,幸存者出来打扫战场,希望一统江湖后实现大规模盈利,于是存在普遍不太关注盈利模式、营销成本的致命弱点。

教育行业的特点与互联网行业有着迥异的特点和风格,教育行业是一个有温度、重服务、重口碑、慢工出细活、互动频度高、交付周期长、市场离散度大的领域,而且试错成本很高,相较于其他互联网服务,人们对教育服务的选择更加谨慎。因此,如果缺乏优质的教育内容,这种留客模式的效果可想而知。

无论是互联网大厂还是流量巨头,基本是流量在左,技术在右,而唯独缺的就是教育,这对于一家以教育为核心的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足以致命的硬伤。

随着互联网教育政策的频繁出台,在大力提升优质的在线教育的同时,也对在线教育的内容、时长、缴费周期等进行了严格的管理和整治,为促进整个教育行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树立了标准,一方面促使整个行业健康发展,一方面也为那些尚未形成规模体系、不够规范的机构敲响了警钟。

2020年的在线教育行业依然笼罩在去年夏天的那一声枪响之中,未来的在线教育市场或许又将是一场血雨腥风,谁能笑到最后有待时间的检验。但从2019年的市场表现来看,或许我们可以窥见一点端倪。

熊本熊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