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湖北中小商家!微信支付服务商在行动
2020-02-22 13:11 微信支付

33天以后,坐在安徽阜阳老家的屋顶,寻找4G网络办公时,利楚扫呗的CEO王朋会回想起他们在武汉举办年会那个热闹的下午。

那天,作为国内前三的聚合支付服务商,王朋年会演讲兴奋地总结说“2019年对利楚扫呗是取得巨大成功的一年”。基于可预期的微信支付持续加大支持,王朋制定了2020年业绩增长的新目标,几个主要的销售负责人还都签订了军令状。

那是一个公司上下无不欢欣的夜晚,歌舞飞扬,觥筹交错。王朋回忆说,公司年会时还特意给同事们都发了口罩,大家还尽量地戴着口罩。“但是,毕竟中间表演节目,又吃饭喝酒的,所以大家就串着了……”

(2020利楚扫呗公司年会)

九省通衢,商客云集。选择在武汉开年会的,不只有利楚扫呗这样的本地企业,另一家ERP领域的领先企业,总部位于深圳的昂捷,也将2020年年会放在了武汉。由于一年前收购了武汉当地的一家公司,昂捷在武汉建立了第三研发中心并设立中西区事业部总部,武汉成为其布局全国的重要一步。

东西相聚,由南至北,昂捷在全国十余个省市的员工纷纷涌入武汉,在同样的喜悦和欢笑当中,这座城市再次承载了一家企业和数百名员工的新年梦想。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竟然离危险的中心如此之近,昂捷的武汉公司与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只有600米,举办年会的酒店也只相距1.2公里。

(昂捷2020年公司年会)

1月20日,总经理郑宇紧急取消了公司原定计划的几天培训会,外地员工立即返回。郑宇清晰记得,当他和同事赶往武汉天河机场时,武汉城里一如往常,机场只有少数几个人戴着口罩。

伴随着飞机起飞一个巨大的倾斜,透过舷窗,郑宇看到星光闪烁的城市正在脱离地心引力缓缓翻转。宇宙下的楚天大地,让郑宇感到一丝眩晕感——时间正在翻开沉重的章节。

1月29日,大年初三的利楚扫呗却相继迎来坏消息,一位来武汉参加年会的员工回到昆明市的家中之后感染发病,另一位员工返回黄冈之后发病;而在此之前,因武汉封城,利楚扫呗前来参加年会的外地和湖北省人员有超过200人被迫滞留武汉,未能回家过年。

这座城市、这个国度、无数的生命正共同面对一个崭新而可怕的名词,新型冠状病毒。

从武汉到整个湖北,感染病毒发病和确诊的数字不断上升,病毒的恐怖变得越发清晰可感。而在生命的伤害之外,新冠病毒也给湖北的大多数企业带来极大威胁。封城,以及每个人被迫的自我隔离,让大量商家在原本的春节旺季无法经营,休市,关停,线下商业遭遇冰点。

2月15日,湖北等几个中部省份气温骤降,下起了雪。

这场清冷至极的湿雪,同样落在地处鄂西边陲的宜昌市。此时,宜昌鲜老虎的创始人胡瑶琛正在微信上组织起公司十几个员工,加紧帮助中小商户上线小程序商城。三峡大坝矗立下的宜昌市区,江风萧寒,街头空无一人,然而,各自紧闭房中的居民们,仍需要维持一日生计,那些早已通过鲜老虎开发并拥有了数字化能力的商场超市,则可以微信社群、小程序提供商品供应,社区居民下单后,商场直接配送到家。

不过,涌动自“云上的生意”却并非谁都可以做。胡瑶琛介绍宜昌的商家情况,中小商家之前因为不重视搭建线上的社群关系,也没有小程序,完全无法经营,很多处于颗粒无收的状况。利楚扫呗、昂捷、鲜老虎这3家企业,都致力于通过微信的能力,为商家提供数字化升级,但他们也十分了解,面对疫情,具备线上卖货能力的往往都是中大型商户。

对于这些现金流脆弱的中小商家而言,销量锐减、提现周期、人工成本、以及不稳定的用工关系,任何一点都可能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拜年孤独

2020年的春节,对于利楚扫呗的企业和员工来说,多少有些艰难。

这家原本意气风发的公司饱受疫情影响,遭遇太多无妄的伤害,而200多个被困武汉的员工,他们的生活成为最细微且真实的日常。

“说实话,年过得挺惨的。”王朋说起来,依然止不住难过。

“我们有个女同事,她家里一个有两个孩子,因为我们放假晚,所以她老公带着她孩子先回去了,结果她就一个人被困在武汉。导致整个年到现在为止跟孩子都还没见上面,挺可怜的,就一个人。”

过年的时候,公司把武汉所有同事单独拉在一个群,安排行政人员,这些同事的口罩等防护物资,需要什么也是尽量提供。但毕竟是春节团圆的日子,大家却只能分别隔绝在出租屋里,在微信上互相拜拜年,不免有些伤怀。

那些年会之后及时返回的员工,也并不有因此过上好年。两名员工感染病毒,所有回到家中的员工,也快速地被隔离。王朋也无例外,1月19日,王朋开了4个多小时的车,从武汉回到阜阳老家,被要求隔离14天,直至近期才解除。

员工罹病和被困对王朋来说是最大的打击,与此同时,疫情带来的公司经营重压,也在考验着这位从事支付服务行业10年的老兵。

王朋坦言,受疫情影响,利楚扫呗的GMV直接掉了55%,但这在同行里已经算比较好的情况。而在目前没有太多绩效的情况下,公司每个月的基本经营成本仍然要维持在1000万上下。“今年的1-4月份已经是完全没有机会的”,确定为是全亏的状态。保守估计,2020年全年亏损额在5000万元以上。

疫情面前,利楚扫呗这样的服务商是商业行景最好的晴雨表。他们一端连着微信支付、银行等支付平台和金融机构,一端连接万千商家,所做的事情,是帮助越来越多的商超、生鲜、便利店等搭建移动支付、小程序以及诸多智慧经营能力,他们是中国支付金融和商业数字化的“工蚁”。

因此,对利楚扫呗而言,没办法独善其身。要让自己过的好的前提,是所服务的商家也能度过难关。

事实上,王朋带领团队也早已行动起来了,无数次的一线历练让整个团队感知挑战并做出调整的速度很快。开年之后,王朋就将组织员工投入了远程办公,同时,紧急在上海扩建办公室。而这段时间,他们工作重点,是确保更多的中小商家可以活下去。

对此,利楚扫呗已经针对性推出了多项新政策。

首先是微信小程序的“到家”业务,这是许多中小商家缺失且急需的能力。这个业务利楚扫呗本来就有,但现在需要紧急给全国的商户去做,特别是湖北。突然猛增的需求,让团队快速忙碌起来,公司的BD在前面联系,后面70多人的运营团队,就一对一远程指导,帮商家配置、上线,把产品上架好,并做好培训。王朋介绍,到目前为止,已经上线了200来家。

然后是对商家提现的账期做了非常大的调整。以前,利楚扫呗商户都是T+1到账,就是工作日到账。现在给所有商户都免费开通了D+1(第二天到账),周末也免费到账。因为有垫资费用,这个业务以前都是收费的,疫情期间也对全国小微所有商户免费。除此之外,利楚扫呗甚至还给商户紧急开通了“D+0”的业务。商户如果当天收到大额的款项,资金周转紧张的话,当天就可以立刻提现出来。

(利楚扫呗的员工在家办公)

能力和账期这两个硬核支持之外,利楚扫呗也在为中小微商家提供尽可能多的其它支援。王朋介绍,一些地方政府面向中小企业开放了社保延缴3-6个月等优惠举措,但很多商户虽然知道却比较难享受,因为要去申报申请。为此,利楚扫呗紧急上线了一个业务“商户社保”的产品,商户可以把员工的社保关系委托在“商户社保”上。这个产品正常情况下是需要向每个人收取30-40元/月的托管费(等于代缴社保)。这次,利楚扫呗对湖北的商户免费了3个月,全国免1个月。

2月20日湖北政府再次发出通知,湖北省复工时间不早于3月10号,处在疫情中心的利楚扫呗还将继续等待。但是王朋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焦虑了,同事们已经逐渐进入远程复工的状态,不能集中办公就多开几次会,效率低就不分周六周日,不能现场签约就全部改为电子合同,虽然总部被困,但全国的16个运营中心依然会在下周全面复工。

为了应对未来有可能的资金压力,利楚扫呗很多高管主动要求疫情期间降薪发放。王朋认为,疫情终将过去,而机会属于那些积极应对,紧密团结的团队。“现在公司调整得还不错,大家劲头保持得还挺好的。”王朋说到。

每家企业都应该有自己的位置

距离武汉330公里之外,宜昌鲜老虎的规模要小的多。

2010年,苏州男孩胡瑶琛考入三峡大学,大学毕业后,就地开始了他的创业故事。而鲜老虎的发展,同时伴随着中国移动支付的浪潮。

如今,已经是宜昌当地最大的微信生态智慧经营服务供应商。让胡瑶琛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他改变着一座城市人的使用习惯。

(鲜老虎创始人 胡瑶琛 )

“我们帮助了这么多的零售企业。”胡瑶琛说,特别是在疫情期间,他更加切实地感受到自己所做事情的价值,“因为我们属于灾区,是全封闭的,街上没有人。现在超市是必须要开配送服务的,这种传统型企业没有办法转型,我们今天帮他做了这样一个转型,把订单全部到了线上去。”

然而,即使经营多年,鲜老虎仍然不可能覆盖完整个宜昌市。也是在疫情期间,胡瑶琛所目睹和耳闻的,身边还有太多门店传出经营不下去的消息,没有小程序,没办法卖出东西,很多中小店家只能干等,干着急。

要么赶着去死,要么赶着去活。

疫情对一家门店的命运同样施以死之考验,或者再生。春节之后,以往主要服务大中型客户的鲜老虎,如今却转而去做小超市、小店,帮那些根本不是自己的客户,全部免费做服务搭建。

“为什么?就怕它们死掉。”胡瑶琛谈起自己的做法时,直接说道。“虽然它们的死活可能跟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那么高尚,但我希望整个市场是欣欣向荣的,每一家企业你自己有自己的位置。”

在胡瑶琛看来,所有商家共同处于一个商业的大生态,商家是服务商赖以生存的基础,即使现在不是自己的客户。胡瑶琛说,鲜老虎“只能挣一部分的钱,但是剩下的部分也要撑起来。”

于是,几周以来,胡瑶琛和同事们的工作变得细碎和繁杂起来。他们从搭商城,接收订单,分配订单,什么都在做。甚至,“这两天,还给商家设计了两张商品图片。”

很多的中小商家刚开始用不好,而且,在宜昌,很多是中老年人在超市上班,也不是特别懂。胡瑶琛在帮他们搭建好小程序之后,还要教他们怎么用,“对我来说,我没有什么收益的,最多就是打品牌,让别人知道我们在做这样的事情。所以能帮别人多接一下订单,我们就做一下嘛。”

(宜昌的超市准备送货到家的商品 )

从长远去看,救人也是自救,但鲜老虎的危机却已经近在眼前。胡瑶琛兜了个底,鲜老虎现在账上的资金硬撑的话也就三四个月了,作为自身仍处于初创阶段的公司,鲜老虎在现金流方面也是比较严峻的。

业务方面,作为鲜老虎的一个重要营收来源的“付费运营”板块,现在也只能免费。“这个时候我们还很强硬的跟商家讲,你必须每个月要给我付这么多费用,也不可能的,也做不出这个事情,企业确实也不容易。要等他们恢复吧。”胡瑶琛为难地说。

鲜老虎现在也只能被迫自救。开年的时候,胡瑶琛无奈之下和每个员工沟通降薪,“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能按正常薪水的80%去发。”

在中国,太多像鲜老虎这样的企业,以及更多更小的商店,都在等待病毒退散,等待春天。

胡瑶琛说,服务供应商们向往春天,不仅因为春天天气好,也因为春天是这个行业接单的黄金季节。

宜昌是一座普通的三线小城,一座典型的旅游城市,但也如中国大多数内地城市一样,主要是劳动力输出市场。

每一代人纷纷如“候鸟远飞”,但总有人回到家乡。

以往,过完年就是开店的高峰期,很多人去年在外面打工挣了钱,受够外面的奔波劳苦,也不想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就不愿再出去打工了,想着自己开个店。而上一年挣到钱的店主,今年肯定希望挣更多的钱,也会加大投入。这个时候,服务商签运营协议是最好签的。

新的一年每个人都有新的想法,“今年,我相信这些想法和商机都还在,尽管难一点。”胡瑶琛说。

寻路中国

疫情之下,如果说还有某些幸运的话,郑宇所感受的最大幸运,是昂捷全员健康。

一场令人惊心动魄的年会之后,这些天,郑宇一直在惦记着这件事情。从武汉回来,昂捷所有去过武汉的员工都被隔离,郑宇也在其中。

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开始,郑宇发现了事态严重性。公司成立了内部防疫小组,所有员工分区域、分组长,就大家去落实员工的个人健康情况、家庭情况,包括生活方面的情况,尤其是武汉的员工。

不过,虽然昂捷的员工都确保无恙,病毒却并没有放弃对员工家属的伤害。2月12日,昂捷一名武汉员工的母亲被感染,在公司群里传开了。

“感染以后住不了院,也买不上药,就很严峻。”家里其它的人也都被隔离了,只能由他来看护。郑宇得知消息也很着急,就安排人将此前邮寄至武汉的口罩,放到员工家楼下,再由员工自己去取。医院床位紧张,这位员工的妈妈只能在家等,这时候连药也没有,“公司就利用各种资源到处找,当时大夫开了两种药,通过EMS就给他寄过去了。”郑宇惋叹息道。不过,“好在上周六,他妈妈就住上院了,现在已经确诊了,他妈就是传染了。现在他也还属于高危人群。”

在业内,昂捷主要服务大中型客户,业务也已经辐射全国。郑宇谈到,疫情对公司业务影响尤其大的是在湖北区域,其它区域也不同程度遭遇损失。对此,昂捷也把重点放在扶持湖北,并尽量多地照顾到全国各地区的中小型商户。

线下遇冷,转移线上。寻路中国,小程序到家服务成为大多数商家寒冬中的生命线。昂捷在去年已经部署了线上产品解决方案,但相比之前,郑宇明显感觉商家意愿变得强烈了,“很多商家很着急,因为顾客开始下降”,即使有一些订单来自其它外卖平台,商家也觉得不够灵活,可以主动扩单的部分比较有限。“为此,昂捷年后出台了新政策,线上产品的价格上给大家极大的优惠,保障先让客户开展业务。”郑宇说道。

价格骤降,需求剧增,交付还要足够快,昂捷的办法是把以前的项目化转向产品化。确保正常情况下一个客户5天之内就能上线小程序。郑宇解释说,5天上线有一些先决条件,比如端口、小程序申请、服务器上云等,而这些环节现在昂捷都提供了免费的服务。“我们提前就做好了申请云服务,我们提供空间,提供基础的准备资料,从而缩短大家的开通和上线周期。”

(昂捷的员工在家办公)

在商超、百货购物中心,昂捷所定义的中小型客户体量在年5至10亿营业额之间。今年开工以来,郑宇已经审批了10多个这样的合同。不仅在湖北,在全国多地,昂捷都在做这样的紧急的数字化支持,目前为已上线的多家客户提供技术支持和业务推动,为新签约的多家客户支持其快速的上线启动等。

这其中的大多数,是位于三四线城市的地方性传统商超业态,对线上运营不够重视,之前有些选用的第三方的小程序,和ERP没有打通,拣货效率低、数据统计能力弱等,而昂捷的系统可以让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因为所受影响尚在承受范围之内,郑宇决定,尽量不让员工感受到公司的经营压力。“疫情阶段还是保障员工的基本生活。”因此,昂捷目前既没有裁员,也没有减薪。

郑宇透露,昂捷每年年底都有考核之后的末位淘汰制,但因为牵涉疫情,2019年的末尾淘汰的制度也不会执行。“你现在把员工淘汰了,他出去也找不到工作,生活就会受影响。”郑宇说,这个时候,一家公司就是一个堡垒,“我们目前最重要的还是要保障大家的安全。”

守望相助,信心正穿透阴霾。

在这张共同战“疫情”当中,微信支付零售行业的更多服务商在行动。

i黑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