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尖峰时刻:浙江包机“抢民工”48小时记录
2020-02-25 16:25 复工 包机 民工

复工尖峰时刻:浙江包机“抢民工”48小时记录

作者:林桔     来源丨投中网(ID:DsstCapital)

“寻找乐观派”是投中网推出的特别策划,我们寻找乐观派,追随乐观派,记录中国企业的一曲曲生死悲喜、记录幽咽泉流冰下难、记录柳暗花明又一村。

今天是本策划的第二篇,我们关注复工的尖峰时刻,长三角地方政府如何为企业复产“操碎了心”。

2月16日,“临危受命”

在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帮助企业复工的决策和执行在加倍提速。

2月16日,栋梁铝业的高管李霞(化名)在接近中午时收到通知,当天要向浙江湖州市吴兴区人社局提交能到昆明乘坐飞机回厂的人员名单。她转而下发到各个车间,要求在下午4点前提交可回程的名单,名额有限,原则上先报名优先,但必须满足可回程条件:健康,且能出村。

放在往常,这是两个“不值得一提”的条件,但在疫情期间却显得尤为珍贵。受疫情管控影响,交通大面积取消,加上一些地方严控出行,封村封路,出入需要健康等多方面的证明。2月10日陆续复工后,很多人因此无法及时到岗。比如在湖州金洲管道工作5年的高转,三次购买汽车票、高铁票、机票,最终都被取消,而无法及时返岗。

李霞所在的公司栋梁铝业,去年年底有1850名员工,截至2月19日复工率仅约35%。这不是能维持经营的数据。同样情况的金洲管道,也在2月16日这一天被要求提交可回程且满足条件员工名单。因为企业所在地湖州吴兴区政府决定要包一架飞机,将他们在云南的员工免费“送到厂里”复工。

栋梁铝业和金洲管道是两家位于浙江湖州的上市企业,也是当地可复工的白名单企业。在此前走访企业时,湖州市吴兴区人社局意识到复工缺人问题,2月13日湖州市吴兴区人社局成立返工专班,负责对接各个企业用人需求。这两家公司是人社局第一批走访了解的企业,他们有接近20%的云南籍在职员工,能到岗意味着可生产线问题。

“如果员工不来,生产线就拉不起来。像金洲管道,他们说每天都要损失100多万。”湖州市吴兴区人社局就业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李岚告诉投中网。

包机的决策和执行是迅速的。从云南到湖州,大巴要走两天,还可能经过疫情严重地区,可能存在变化因素,最后他们决定包机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李岚表示,在一天时间里,他们完成了交通工具、企业筛选、航班预订的决策。算下来,这一趟的成本在50万元左右,比企业一天的损失少很多。

执行在同时进行。与李霞几乎同时收到通知的还有姜鹏,他所在的知猫(上海)人力资源公司是吴兴区的长期合作方之一。在16日这一天,他收到“临时工作任务”:马上到云南去,将金洲管道和栋梁铝业提交的164名员工安全送回湖州。

“我当晚就从上海飞去了昆明。”姜鹏告诉投中网。回程的航班信息则是在17日上午才收到:春秋航空9C8828航班,2月18日15点46分从昆明长水起飞,18点07分到达上海虹桥机场。

48小时,从云南到湖州

到达昆明后,姜鹏先被要求隔离14天。出示自己来自上海以及健康状态,加上湖州吴兴区的复工、包机证明等文件,做了很长时间交涉后,姜鹏才得以“行动自由”,解决问题:如何将两家公司位于红河、曲靖、文山三地的164名员工,健康、安全、及时地到达昆明机场。

先是健康问题。在决策包机前一天,2月15日湖州市开始推行健康码,市民与拟到湖州人员自行填写“绿码”即为健康,意味着可同行也可复工。根据健康码的技术提供方支付宝说明,健康码颜色的判定基于后台大数据的更新而动态变化。“红码”和“黄码”则可能因为与确诊或疑似病例曾处于同一个空间,或可能来自于重点疫区。

“健康码是第一关,过了才能进行后面的程序。我们包机的人被要求都要自己测,然后是量体温。体温枪和口罩我都备着。”姜鹏告诉投中网。

李霞和金洲管道的朱东(化名)也告诉投中网,两家公司最终筛选出来的164名人员均为“绿码”。“绿码”、公司可复工证明让他们顺利拿到出村的许可,接下来则是他们自行到达约定的上车地点,前往昆明。

从村里顺利到达昆明,这是姜鹏在紧迫的时间里最担心的问题。因疫情管控,车辆很难跨区域出行,尤其是从昆明到下面的县城里面去,交通通行可能会有一些障碍。加上接送的人数较多,“我们打了20多个车队电话,最终才找到敢接单的车队。”姜鹏说。

18日,车队派出数辆大巴成功接上了返程人员。“村民挺不容易的,(到集合点)有的是家里人开车送,有的是摩托车,有的干脆就步行。”姜鹏说。返程路上确实遇到一点意外,有一辆车在路上被拦下检查,好在司机也比较聪明,在车头贴了复工专车,出示了相关证明,才得以放行。

18日下午1:30分陆续达到昆明机场的人,开始办理登机手续。18点07分,春秋航空9C8828航班在上海虹桥落地。20分钟后,乘客按批次下机,分别乘坐7辆大巴前往共同的目的地:浙江湖州。

姜鹏告诉投中网,回到上海后,他才感到后怕。那么多人,那么远的路程,那么多的不确定性。他从机场回家后,决定自我隔离14天。

回湖州的人员则分成了两拨。李岚告诉投中网,金洲管道的76名员工因在湖州都住在社区里,而不像栋梁铝业住在集中的宿舍,所以他们回湖州下了高速后直接去了当地人民医院做二次健康保障核酸检测。“这些人员散落在社区,我们要对各社区居住的人员要负责任。”李岚说。

三天后结果出来,如果没有问题,金洲管道的76名员工便可复工上班。栋梁铝业的86名员工,在回到厂区宿舍后休息一天后,也回到车间上班,新入职的则在20日办理入职手续。“因为他们都是绿码,是可以直接复工的。现在工厂出入的同行也是看健康码,绿码同行上班。”李霞告诉投中网,这86人到了之后可以多开几条生产了。

复工尖峰时刻,各地上演“抢人”大赛

湖州为企业包机免费接送员工,是地方政府协助企业复工的缩影。

在疫情管控同时,为避免经济受到太大冲击,促进复工复产、恢复正常生产生活逐渐成为各地工作的重点。各地政府出台了不同的优惠和扶持政策,协助企业。

但对长三角、珠三角一带的劳务输入省市,一线车间工作人员严重缺失。“一线员工大部分都是农民工。很多企业一缺就缺上百或上千人。”姜鹏告诉投中网,他在浙江省一个人力资源微信群中了解到,全省企业缺工还比较大。

据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消息,至2月18日,预计还有1.6亿的农民工等待陆续复工。而企业复工复产延迟带来一定损失。为帮助企业解决缺人,浙江、江苏、广东等省市开始了为企业免费运送员工,从外省包高铁、包机运送工人,同时和对企业招工和外来人员务工给予补助奖励等诸多措施,开启了“抢人大赛”。

而在开启“抢人大赛”前,最重要的健康通行证也有了解决方案——健康码。2月11日杭州联合支付宝推出健康码,由市民和拟进入杭州人员填写健康和14天内的出行与人员接触情况,并以“绿码、红码、黄码”三色动态管理。健康码随后被扩展到浙江全省,再到其他省市,“抢人大赛”也陆续上演。

2月16日22时7分,近300名贵州籍乘客乘坐G4138次到达杭州东站。这是这是铁路部门春节后后开出的服务企业外地员工返程的全国首趟复工人员定制专列,杭州东方通信、恒生电子、中策橡胶等公司员工乘坐了该趟列车。杭州率先包下了高铁,在疫情相对平稳的贵州、四川等地开列专车,将到杭到的员工免费运送。

首个“包高铁”出现同时,首个“返工包机”——浙江长龙航空GJ8025航班,载着154名浙江省嘉善县企业的返岗员工,也从四川广元机场抵达杭州萧山机场。

紧接着,包括宁波、湖州、义乌等在内的地方政府陆续设立交通补助金,同样采取“点对点”的包机、包车服务。每个县区或者每个市都会有自己的加码政策(帮助企业)。”李岚告诉投中网。

以湖州为例,2月16日时出台了《关于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的意见》,包括设立不少于1亿元的的企业复工复产补助奖励资金;企业统一组织市外员工包车返回的,费用由政府全额补贴;新招员工以及介绍新工给予200-1000元奖金等。同时开启,以“专员驻点+专班服务”为主要形式的“深化‘三服务’、助企开复工”专项行动,为企业复工复产的加速度。

在2月18日“包机”的项目里,金洲管道和栋梁铝业提交的164名人员名单中,半数为老员工带来的新员工。除此之外,企业也在组织包车免费接回员工,以及鼓励员工安全出行,返岗交通报销。

“我们最近去河北邯郸接回103人。现在是有政策的支持后,复工的效率会更高一些。”李霞告诉投中网,通过这样包车以及到岗报销交通费用的形式,预计复工率马上能达80%。

东四十条资本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