钉钉扎醒好未来!
2020-06-18 15:15 钉钉 好未来

钉钉扎醒好未来!

作者|鸥姐  来源|桃李财经

2020年教育圈最火的黑马,要说钉钉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原本主打商务范儿的钉钉成功破圈,火到了大中小学生组成的“后浪”圈,也成功的“刷新”了教育行业认知。

凭借着免费的“停课不停学”方案,钉钉在全国各地攻城略地、跑马圈地。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从学生、到老师、家长,都成了钉钉新用户。不到1个月,钉钉下载量达11亿人次 ,一举超过了老对手微信,甚至打得教培行业“老大哥”好未来措手不及。

此前,桃李财经3月出品的《好未来最大的敌人是字节跳动》一文中提到,字节跳动手握天下半数流量,未来3-5年一定是好未来最强劲的敌人,但字节系毕竟在教育行业处于深耕早期,暂时还无以为惧。

如今看来,钉钉才是好未来眼前最大的心腹大患!在鸥姐看来,这场战役像极了1991年的海湾战争,以钉钉为代表的高科技信息化部队,在极短的周期高密度的战略轰炸,将古典的教育强国逼到了悬崖边上,这是一场航母战斗群 + F117隐身轰炸机 +  爱国者导弹 vs 百万步兵 + 苏氏坦克 + AK47的战斗,最关键的战术思想也完全不在一个维度了。

钉钉扎醒了好未来,也扎醒了整个教培行业。我们仍然以最高的敬意致敬好未来,毕竟他们已经是教育行业反应速度最快、应战能力最强的团队。如果好未来真的醒来,对于整个行业来说也是一个好事。

01钉钉战略轰炸教育行业,14万学校+300万班级+1.3亿学生+600万老师

极端情况下,最能体现一个行业的应变能力,也最能推动新的业态升级。

疫情影响下,全国2.76亿在校生、1700万老师被禁足在家,无法像往年一样正常开学。钉钉迅速驰援一线,线上重启全面停摆的教育行业,无论是发达的北上广深,到相对偏远的农村山区,都有钉钉的身影。

在河南南阳,高三学生小通登上屋顶,蹭网备战高考,家里无网,但他心中有梦;在湖北宜昌的乡镇卤菜店,7岁的小恩雅蜷缩在两层案板的夹层里上网课,案板上的生活艰难,案板下的希望炙热;山川异域风月同钉,钉钉还漂洋过海,帮助日本和韩国的中小学生在线复课。

疫情期间,中国有14万所学校、300万个班级、1.3亿学生,600万老师通过钉钉实现了线上复课,累计上课超过了6000万小时。1.3亿是个什么概念呢?这相当于中国近一半的学生都已经把钉钉作为学习平台,不得不说,作为一款“监工软件”,钉钉在网课上的表现是史诗级的好。

钉钉用户增长的速度更是让人惊讶,完全可以用“大爆炸”来形容:截至2020年3月31日,钉钉的用户数超过3亿,超过1500万家企业组织全面开启数字新基建。而从2亿到3亿,钉钉只用了9个月的时间。

在这逆天的增长数据背后,有人说钉钉在线上教育行业正在“逆势”增长和爆发,鸥姐认为,与其说是“逆势增长”,倒不如说是“顺势爆发”。

实际上,早在2月25日的钉钉5.0在线发布上,这种“大爆炸”就已经露出端倪。疫情发生后,企业办公数字化已经由一个“自选动作”变为“必选动作”,而且,教育机构的全部教学线上化,也给钉钉的大爆炸提供了燃料。    

站稳To B市场头部地位的钉钉,自身生态也逐渐扩大,已经成为各个垂直行业重要的赋能工具,教育产业这块巨大的蛋糕,自然少不了钉钉。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预测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智慧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将达7230.6亿元,到2022年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大关,智慧教育行业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2019年是钉钉在教育领域加速布局的一年。2019年3月,在“钉钉未来校园教育发展峰会”上,钉钉CEO陈航现场发布“钉钉未来校园”解决方案,并启动“千校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协助1000所学校打造“未来校园”示范园区。

“我们准备好了!”钉钉用这6 字表明自己进军教育产业的决心。 2个月后,阿里巴巴合伙人、阿里钉钉副总裁方永新直言,“钉钉是未来数智化校园的统一入口”,进一步表明钉钉的雄心壮志,即要成为未来学校数智化转型的基础设施。事实表明,钉钉当时的扩张速度与覆盖能力是惊人的。

数据显示,仅仅两个月时间,钉钉就服务了500家区县教育部门,800所高等教育院校,4万所中小学校园以及14万所教育培训机构。 

具体来说,钉钉针对基础教育K12阶段推出的“未来校园”解决方案,目的是通过五个在线(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帮助学校实现数字化转型,建立属于学校自己的数字化运营管理平台,让学校的数据不再是一个个孤岛,通过钉钉平台进行沉淀,让学校具备大数据处理和决策能力。

在广度上,钉钉覆盖了全国一半学生;普适大专院校、教培机构、小学中学;最近,钉钉和支付宝还推出了春雷计划,打算帮助全国5000所学校、1000家教培机构和100家教育局实现数字化建设。

在深度上,钉钉对教育行业的数字化升级,深入到了前中后台,同步实现了教学和管理的数字化;同时,钉钉还在不断进化,通过复课复学、家校沟通、教务管理、在线课堂、学情分析等方式,推进教育行业的数字普惠化。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钉钉几个月跑完了好未来近十年的路。

02 为什么钉钉会很可怕?因为它有一个操作系统的野心

对于整个教育行业来说,钉钉有三“可怕”。

一“可怕”,互联网速度唯快不破。

为什么钉钉能出圈?首先它的响应速度实在太快了。

在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钉钉迅速驰援一线,研发人员加班加点,仅仅用了40小时,就在武汉封城后第三天紧急上线了一个“员工健康”的新功能;在网课需求刚爆发的时候,钉钉迅速开放网课功能,线上重启全面停摆的教育行业。

大年三十,钉钉所有员工就已经进入了远程办公状态,教育产品团队更是一直在加班加点。 “我们团队基本上每天都需要工作到凌晨四五点,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又开始新一天的工作。”钉钉教育行业总监卢涛说,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并不意味着高压,而是亢奋:“我们不是医生,不能站在抗‘疫’一线,但是我们能够站在教育一线,给全国各地中小学提供服务。”

1月29日,钉钉发布“在家上课”计划,支持直播、视频录播等链接观看课程及群内直播多种形式,覆盖在线授课、在线提交批改作业、在线考试等应用场景,免费开放给全国大中小学使用,并覆盖农村地区,不限存储空间。同时,这一方案还包含钉钉在假期紧急研发的智能填表新功能,帮助教育主管单位和学校,进行学生每日健康状况统计。

2月10日,全国多个省市在线开学,初步统计有超1亿中小学生在线开课,全国 300多个城市的学校加入钉钉“在家上课”计划,覆盖全国大概5000万学生。

当天,很多第三方直播系统遭遇宕机。某位教育信息化从业者曾评价:“能扛住的就能生存下去,扛不住,可能就会亲手把自己的产品做死。”

同样在这一天,钉钉遭遇巨大的流量冲击,“学生们对知识的渴望,让我们越感责任重大,我们必须保障平台稳定不崩溃。”钉钉CEO陈航(花名无招)说。

为了保障网络授课、视频会议、群直播等在线业务,阿里云为钉钉连续扩容10万台服务器,帮助钉钉在这个关键时刻扛了下来。

基于阿里云弹性计算资源编排调度服务,钉钉在短短2小时内新增部署了超过1万台云服务器,这个数字也创下了阿里云上快速扩容的新纪录。此外,阿里云遍布全球的2500个CDN节点和120T带宽,也为群直播、视频会议等提供支持。

当你还在焦虑的时候,人家已经出征;当你还在论证的时候,人家拿出了系统的解决方案;当你还在动员的时候,人家已经熬战多个通宵;当你开始试一两场直播切切得意的时候,人家在为下个战略做Plan了……

大战的时候,每天慢半拍,半年就慢了一个时代。

二“可怕”,钉钉定位是一个操作系统。

“3亿人用钉钉,让工作学习更简单”这句新口号的出台并不简单。在它的后面,是以强大而富有活力的阿里巴巴生态体系,以及阿里巴巴已经实践多年并被广为学习的新型组织建设作支撑。

或许,阿里也没有想到钉钉会成为阿里布局教育的关键点。

俗话说:“三流企业做产品,二流企业做平台,一流企业做生态”。这句话谁都懂,但能实现的却是凤毛麟角。

做教育信息化平台,需要整合各类厂家资源,从技术层面打通数据流,做到数据互联互通,在商务上让大家有肉分,但在落地的时候,一定会是一校一案,钉钉做大统一的平台可以实现吗?兴许钉钉早已有明晰的思路了。

2019年6月18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通过全员信宣布了阿里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在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中,阿里巴巴集团将钉钉并入了阿里云智能事业群,陈航向阿里巴巴集团CTO兼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张建锋汇报。

在最近的2020阿里云峰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给阿里云的“再生长”定了个调:“做深基础”、 “做厚中台”以及“做强生态”。 其中,钉钉被认为是与阿里云进行深度融合、实现“云钉一体”的“新型操作系统”,这也是阿里云“做厚中台”的主体部分。

钉钉开始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Windows,成为阿里云面向外界的操作系统的一部分,不再只是Office型的“应用产品”。

毫无疑问,钉钉的定位需要被重新看待了,说它是移动办公、社交等已经显得险隘,这个雄踞移动办公榜首的平台需要新的定位,究竟是什么,可能要从“阿里云更大的棋局”中去寻找答案。 借此,我们也一窥阿里云下一步的走向,以及钉钉逐渐显露的更大野心。

2020年5月17日,钉钉“家校共育2.0”面世。围绕着家校沟通,推出了“家校群”、“师生群”等常用家校功能。除了持续的功能优化外,钉钉“家校共育2.0”重点围绕老师的教学教研工作进行升级。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家校共育2.0产品引入了教育垂类专业的生态合作伙伴。比如,在课前环节,入驻钉钉平台的“爱学班班”、“宝宝巴士”,可以在课前为中小学、幼儿园老师提供教学素材和内容。    而在课后环节,钉钉与生态合作伙伴“松鼠AI”、“作业盒子”、“学霸君”一起,推出“在线智能作业”平台,引入题库资源,让老师可以3秒自动完成作业批改,并生成学习分析报告,为教学方向的优化提供依据,并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练习内容,实现因材施教。

在同品类竞争上,好未来不惧怕任何一个对手,但是如果钉钉真的做成一个操作系统,挟用户、流量与平台,去扶植更多的教育应用,神童柯洁这盘棋的对手可能就是阿尔法狗了。

三“可怕”,钉钉太懂生意和赚钱!

企业为什么会去购买软件服务呢?说白了,B端产品的用户需求,都围绕着“效率”。

那么从教育来说,看起来,教学是机构和学校的主要任务,然而组织教学、招生、财务等等每一项都是复杂的组织过程,这每一个环节都会大量分散老师们的注意力,对于企业服务的企业来说,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老师们从这些琐碎的事物中解脱出来,从而专注于教学本身。

而钉钉具备先天优势,以在线办公软件的身份,成功跨界教育信息化,打破了在线办公与在线教育的壁垒。用钉钉切入教育场景,凭着网课潮的流量红利,短时间内实现了大规模集中化的用户拉新。

就目前的市场份额来看,在进校数量及学生覆盖人数上,钉钉已经跃入国内教育信息化行业的头部位置。

其次关于续费,钉钉通过免费杀入教育市场,建立“服务商生态”来营造“稳定的续费”。只要钉钉平台本身足够好,加上软硬件结合的强大技术壁垒,以及免费的王牌,足以让钉钉作为企业信息门户,占据企业信息化生态位的最重要的位置,从而可以通过“撸羊毛”的方式,只要钉钉应用商城的服务商能续费,钉钉就在续费赚钱;而如果一个服务商没有很强的续费营收能力了,踢掉换一家就是。

综上,作为一家SaaS企业赚钱的第一步是引流,钉钉已经度过了这最为艰难的第一步。而之后的“商业化”,从各个角度看,钉钉都即将成为国内SaaS领域最大的赢家。大家还在苦苦挣扎,在红海里厮杀,而钉钉真正领悟了SaaS赚钱的真谛,即将悄然上岸。

钉钉让我们看到了SaaS真正变现赚钱的可能,同时也让一众小SaaS厂商感到绝望,钉钉的做法几乎不可复制。

03 好未来并没有坐以待毙,在微信生态里还有机会打赢这一仗!

对于提供教育信息化工具、内容及服务的公司们来说,疫情期间的在线需求突增无疑是一个机遇。海量学生的在线学习,为他们提供了超乎想象的用户数量。与此同时,对整个行业来说,竞争无疑是增加了,教育To B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那么,合作抑或是竞争的选择,摆在了每一家公司的面前。

早就与钉钉结盟的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则看到了钉钉的增量价值,“原来在教育领域有一些专门平台,但是疫情突然到来后,大家发现专门平台是完全不够用的,钉钉这类社会平台,就变成了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我认为在疫情之后,大量人会继续使用钉钉这样的平台进行教与学。”俞敏洪如此断定。

如今,在俞老师的“带货”下,新东方的8万名员工,已经All in使用钉钉。与俞老师的佛性相反,疫情期间,好未来教育开放平台第一时间提出行业解决方案,为全国线下培训机构提供线上直播解决方案,并为开放平台合作伙伴免费提供课程内容、运营服务等支持。

其中,直播云经受住了业务峰值考验,支持了4万多机构和学校的14万名老师,覆盖超过千万级学员人数、累计在线授课数千万小时,可以说这也是一个不斐的成绩,教育行业无出其右者。

只是在面对手握14万所学校、1.3亿学生用户,600万老师用户的钉钉来说,确实仍然力不从心。可想而知,好未来的心被扎得多疼。在疫情中失去的用户,如何能够在后疫情时代夺回来,这可能是好未来需要重点考虑的。

于是,为了解决线下教育机构仍面临复课时间不一、暑期压力大等诸多难题,今年5月,好未来教育开放平台全面升级,发布的直播云2.0版本,除了提升在线课堂教学体验,在教学服务和机构管理上也进行升级;未来魔法校打通双师课堂与在线课堂,推出OMO解决方案“双师小组课”。

有意思的是,好未来To B 之路的最初想法也和钉钉有些丝丝关系。

好未来To B 转向的开始,在2017 年,张超月突然在钉钉上看到了一条来自好未来集团 CTO 黄琰的讯息:“超月,想不想一起做点 2B 的事情?”拿着手机端详了许久,他才意识到2B指的是“To B”,这条钉钉消息也使得张超月的身份从学而思培优高级总监变成了未来魔法校校长,未来魔法校则是好未来开放平台的第一个战略项目。

2018年,好未来成立To B事业部,在产品方面,先是推出“双师课堂”解决方案、“未来魔法校”等To B产品,后又发布“WISROOM”智慧课堂解决方案;2018年底再次推出了线上线下全场景、系统级的开放平台,好未来在To B 业务上的转型一直在进行中。

好未来集团 CTO 黄琰表示,好未来将推出面向教育行业的 To B 线上线下全场景、系统级的开放平台,将从教育产业联盟、智能教育加速器、SaaS 服务平台、家长生态、教育家培训营以及开发者社区六个方向,在教研、技术、教学等方面赋能教育机构。

在好未来2018年那场宣布开启To B业务的发布会中,提出了公司相关产品的逻辑和合作方式,从当时与各地教培机构的合作方式来看,地方教培机构不允许以好未来的名义招生,招生方面会有校长培训和学科招生方案的输出,前期按区和县进行区域保护,学而思培优入驻的城市不开放培优方面的合作等。

一方面要卖自己的To B 产品,一方面不能对自身的线下业务形成挤占,这样的扩张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截至目前,这块新的业务线布局已有两年。2018年好未来教育开放平台共服务了4500家教育机构,覆盖全国260个城市和地区。但从其2020财年年报中,To B 业务对营收的贡献并不明显。具体这块业务何时能够真正为公司营收贡献力量,目前还看不清楚。

在To B 业务转型收效甚微的情况下,好未来为了实现科技化转型,无论是实现全国直播平台建设,还是AI大数据建设,一年研发投入预算是10-20亿,而拥有有相应能力的第三方平台显得尤为关键。

值得注意的是,在好未来的平台战略里,除了自有产品未来魔法校,在2019年末更是斥巨资1亿元投投资知识付费、新教育SaaS服务商小鹅通。也就是在融资发布会上,小鹅通正式升级为新教育服务商。

据介绍,小鹅通新教育解决方案全面覆盖招生引流、教务管理、学员管理、线上课堂、线下课堂、助学互动、经营分析、口碑传播等核心教育场景,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教育闭环。

今年6月,小鹅通对外宣布其最新经营数据情况。数据显示,小鹅通现整体商家数量已经突破100万,累计生产超出1100万个知识商品,覆盖近5亿用户数量,用户总流水突破82亿元,各项经营数据较去年同期均呈现较大增长。

桃李财经认为,这一场战役才刚刚开始,好未来还有很大的赢面。众所周知,阿里生态向来自成一派,并且与微信生态格格不入,如果战役的主战场发生在微信生态内,好未来将重新拥有主场优势。

大胆做一个预测,好未来在不久的将来,完全有动机全资控股小鹅通。

04  互联网求快,教育求稳

一个是“出圈”教育的智能移动协同办公软件,一个是K12教培“一哥”,在入局教育信息化,两者都蓄势已久。

“互联网求快,教育求稳”。

教书育人的工作天然是保守的,在技术引入后的效果还未确定时,行业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往往显得迟缓。然而,当砍掉用来吃饭的右手后,左手便成为了唯一的选项。疫情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钉钉又让教育得以重启,意外加速了教育行业拥抱数字化的进程。

与其说钉钉扎疼了好未来,不如说让好未来清醒的认识到自身的优势和不足,并及时的调整策略和方向。

“越过山丘见繁星,千山万水又一程。”我们期待钉钉的好未来,也期待好未来能把握更好的未来。最后,祝俞老师和新东方,也早日醒来。

部分资料参考:多知网《已成头部玩家?“1星”钉钉的教育野心和考验》、财经故事荟《钉钉“刷新”教育圈》、极客公园《好未来,在B端》、中国软件网《钉钉“跨界”在线教育,想说爱你不容易》等。

桃李财经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