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半NBA球员都在用的智能健身镜是"智商税"?格局需要被打开……
2021-07-30 17:30 NBA

智能健身,无疑是2021年全球资本市场上最为惹眼的赛道之一。世界范围内,不仅已诞生Peloton、Beachbody这两家上市公司以及被lululemon纳入麾下的Mirror,包括Tonal、Tempo、FITURE等新锐势力也获得了包括红杉、DST、软银、L Catterton在内众多明星资本的看好。除此之外,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体育明星们也纷纷积极入场,其中既不乏泰森、莎拉波娃这些退役名将,也充满着小威、詹姆斯、库里、诺伊尔等现役运动员。

为什么体育明星都在“做镜子”?

据了解,这些加入“全球镜局”的体育明星们除了拿真金白金投资之外,基本也都在身体力行地为产品代言。在前几个赛季的休赛期,凭借水花兄弟、保罗·乔治等球星股东的帮助,Tonal就在奥兰多的训练基地成为了半数以上NBA球队夏训的标配设备。而德国国门诺伊尔,更是成为了欧洲新锐品牌VAHA的联合创始人,从掏钱到产品研发再到代言一条龙,也帮助了VAHA成功落地在德国、英国等多个欧洲国家市场。

对于智能健身镜,诺伊尔表示,“虚拟训练绝对是体育训练在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因疫情的影响而居家隔离的时候,我就通过网络指导的方式拒绝接受了很多训练。尽管还有许多人尚未接受这种新的训练方式,但你会看到,这种新事物必将成为未来的健身趋势。”据悉,在疫情期间,诺伊尔曾带动了拜仁全队通过新颖的智能健身设备居家训练,VAHA智能健身镜成为了那个赛季拜仁夺得欧冠、联赛、国内杯赛大满贯的秘密武器。

由此看来,体育明星们“做镜子”并非单纯看中了这个未来5年可以形成近500亿美元市场规模的赛道,更因为智能健身硬件的确能够在居家场景为人们提供有效的健身解决方案,并且这种体验相对曾经的健身DVD和简单的健身课程投屏来说,是具有代差优势的。

中国造镜势力已占全球半壁江山

尽管智能健身在全球范围已经实现爆红,可在中国市场,以FITURE为代表的一众健身镜却并非顺风顺水。虽然从品牌和上市产品数量来看,中国的智能健身镜目前已经占据了全球的半壁江山,可面对Peloton、Mirror、Tonal们已经实现超过百亿人民币的营收,FITURE们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并且首先就需要完成市场教育,打消“伪需求”、“智商税”的质疑。

其实,要确认是不是“伪需求”,最关键的一点就还是有没有用了。智能健身镜的缘起,就是为了能够让用户足不出户就可以得到高水准、可交互的中\轻量健身服务。以FITURE为例,他们引入了来自自动驾驶的AI技术开发出智能运动追踪系统,能实现动作捕捉、实时纠错、数据分析等功能,并把反馈时延控制在300-400毫秒内。不过受限于现阶段人工智能的整体应用水平,有专家表示,像FITURE智能健身镜这样的产品,目前能且仅能满足中、轻量级的健身需求,离真人私教还存在相当距离,应用场景的拓展其实才是这类产品最核心的价值。

除了技术之外,智能健身更为关键的其实是内容。为了能给用户提供高水准的内容,FITURE打造了一个影视制作规格的“健身梦工场”,并通过一个囊括教练、拍摄及后期、音乐、开发和AI的数字化“交互内容创作管理系统”,FITURE的内容团队可实现全年5000节健身课程内容更新的产能,并覆盖力量塑形、格斗训练、拉伸、瑜伽、普拉提、有氧舞、体态纠正、孕产专属、青少儿专属等13大类课程,满足全年龄段家庭用户的需求。据悉,FITURE目前完成上线的课程数量,已经与KEEP等健身平台的自制课程数量接近,远超同类其他产品。

回过头来再看市场现状,同样模式的产品,如果在海外得到了消费市场的认可,智能健身镜理应能够在国内占据一席之地。从目前的数据来看,FITURE为首的几个头部品牌的智能健身镜在天猫、京东的销量已经逐步追上了划船机和椭圆机。对此,有业内人士称,如果整个智能健身镜市场在整体销量和品牌数量上都能达到划船机、椭圆机这样的体量,那么离完成自我证明也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