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朴汇联CEO张焱:从隐私计算出发,共建Web3.0
2022-01-26 11:46 达朴汇联

“当你某一天突然发现这个世界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个时候你要明白,背后有人在默默的努力去改变这个世界。我们正处在这个时代。欢迎大家在2022年加入这个不卷的赛道,让我们从隐私计算出发,共建Web3.0。” 

2021年,隐私计算第一次走到了行业主流大众的面前,业内则将2021年视作隐私计算“元年”。同时数据安全法的颁布,也极大的促进了该赛道的发展。

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扎根一线的企业家。彰显榜样的力量,近日在历经同业推荐和算力智库多方验证评估下,“2021年度隐私计算十大人物”重磅出炉。算力智库注意到,有一家坐落在合肥的企业——达朴汇联,是隐私计算赛道中,是专注“物联网+硬件”的隐形实力派。 

成立于2017年的达朴汇联,专注于分布式物联网技术,主要解决在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场景下数据全生命周期管理问题。

达朴汇联的掌门人张焱,一直致力于分布式物联网和区块链行业研究,对于区块链在物联网的应用,引领国际先进水平。1月21日,算力智库就隐私赛道这个领域专访达朴汇联CEO张焱。 

张焱,200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系,2014年在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取得电子工程专业博士学位。在创立达朴汇联之前,张焱在加拿大和美国成功创立了多家在分布式物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金融科技领域相关的公司。

据介绍,公司从2020年开始切入到隐私计算领域。目前,机密计算是公司关注的重点。在隐私计算和区块链领域,2020年5月,达朴汇联的”集成隐私保护的可信AI分布式数据计算平台”入选安徽省首批新基建目录。 

除此之外,达朴汇联还承担了多项省市的重大课题和专项。达朴汇联的达朴链网是一个由Dappley框架产生的平行链网,在智慧城市、车联网、环境保护等领域已经服务于多家客户,同时也是是国家网信办备案的区块链服务项目。 

说达朴汇联是隐私计算这个赛道的“隐形实力派”实至名归。虽然切入隐私计算赛道不久,但公司团队均有20年左右的工业互联网、金融科技、人工智能等领域的工作经验,其中约一半从海外回国,主要来自于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浙江大学和中欧商学院等知名高校。 

实际上,早在隐私计算还没有成为赛道的情况下,公司就已做了相关布局。自2012年起,达朴汇联团队在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数据隐私保护和计算等领域做了持续和长久的底层研发。 

回顾2021年这一年的工作,张焱提到三个关键词:累、充实、激动。“2021年我们看到了行业巨变,公司做了一些布局,抓住了一些机会。2022年看起来会更忙。”在采访中,张焱坦言内心激动不已,他坦言,自己深刻感觉到了变革已来,如今Web3.0已经崭露头角,今后的互联网将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而隐私计算将是其中核心。

“物联网+硬件”的隐形实力派布局机密计算

算力智库:作为一家物联网区块链服务提供商,当初为什么要切入到隐私计算领域?

张焱:达朴汇联是一家物联网区块链服务提供商,专注于分布式物联网技术,主要解决的是在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场景下数据全生命周期的管理问题。

早期,我们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然而在实践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大量的区块链场景,往往聚焦在数据采集和传递过程中,即便是从采集到传递过程中对数据进行了加密和保护,但在计算过程中一样会发生数据泄露。我们认为,必须要给用户提供一个完备的全链路解决方案,隐私计算才能够真正落地,这也是我们公司切入此赛道的原动力。

算力智库:能否为我们讲述下,目前达朴汇联在隐私计算赛道做了哪些布局?取得了哪些成果?

张焱:隐私计算在2021年算是真正开始走到了主流大众面前。《数据安全法》的颁布,极大的促进了该行业的发展。机密计算作为一个相关的子赛道,也是首次走到大家面前。诸如信通院公布了基于可信执行环境的测试平台、多家隐私计算公司决定进军这个领域、行业开源框架日渐成熟等现象都是行业进步的表现。关于我们公司,机密计算是我们的重点,今年我们也推出了相关的机密计算云平台解决方案和一些典型应用。

今年成果主要是三个。其一是在与硅谷行业伙伴的合作基础上研发出了自主可控的机密计算云平台,并以此为支撑研发了隐私门禁,隐私视频会议系统等应用。其二是充分发挥公司在区块链和分布式数字身份方向的积累,拓展了机密计算在分布式数字身份以及工业互联网标识等领域的落地场景,我们认为这个工作是Web3.0以用户为核心的网络基础。其三是我们的隐私计算平台通过了网信办备案,开始对外提供服务,这已快速成为公司主营业务之一。

算力智库:与别的公司相比,在您看来,达朴汇联在做隐私计算方面有哪些特点或优势?在您看来,从公司实践来看,物联网、区块链、隐私计算这三者如何更好的结合?

张焱:我们是一家构建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领域,数据全链路的防伪溯源和隐私保护方案提供商。短期来看,我们会配合国家产业政策,重点从身份出发,把身份和设备结合起来,嫁接在机密计算基础上,来完成整个相关行业的数据的处理的新模式的建设。

从长期来看,我们其实是在建构一个协议层,最终它会导致整个基础设施的改造。这块我们公司已经推出了一个新的分布式网络层面架构,预计不久之后会进入到新的分布式边缘计算架构,这些都是未来物联网、机密计算、云计算的结合的一个方向。

我们的长远目标,是让更多的企业和用户获得标准化的服务,然后逐步改变社会对数据处理的模型和方式,以此为基准,逐步让互联网从以平台为中心,过度到以用户为中心——这是我们公司的长期愿景。

我强调一下,这里是整个互联网架构的改变,不是一个小打小闹的应用。是从以平台中心过度到以用户为中心的网络结构变革。

算力智库:近两年来,国内隐私计算产业迸发式增长,互联网巨头、数据服务商、初创企业纷纷加入隐私计算赛道,在你看来创业类隐私计算平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有哪些?

张焱:一句话总结:我们要结交更多的朋友。

我们的目标是做整个网络结构的变化,这不是一个人、一家企业可以干的事儿,这个是人们思维方式的改变。所以我内心是非常希望和欢迎不管是创业公司还是大企业都来加入。

隐私计算的核心是隐私,我们尊重每个人的隐私来重新改造网络,在这个赛道上我们一定不能干“内卷”的事,我经常跟我的团队,也跟我们投资人说:“就像当年西部大开发的过程中,一群疯狂追逐奔跑的人群,每个人都有一块地,但我们现在要干的事情,是要先确保我们不被野兽给吃了,这是我们现在的状态。”所以我很期待,更多的公司能加入这个赛道,大家一起来改变网络生态。

至于机遇,回头审视,可以看到互联网1.0到2.0的变化,创造了多少家伟大的企业。对于创业公司来说,现在就是一个“创业天堂”,大家又可以像21世纪早年的时候,在一个不内卷的环境下去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是一件令人激动的事情。

算力智库:对于明年,您有何展望或期许?

张焱:很简单,我们就是要坚决成为Web.3.O的记录者,构建一个以人为本、以用户为中心的网络。我个人最大的期许就是能少熬夜多睡觉。2021年行业巨变,我们布了一些局,抓住了一些机会。2022年看起来会更忙,所以我要努力保护我的睡眠时间。

十年耕耘磨一剑回国创业

算力智库: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能为我们讲述下您的创业历程吗?

张焱:我创业已经有10年了,经历也比较丰富。2006—2016年,我一直在国外工作。从2012年开始踏上创业之路,在金融行业、电子行业都待过,做过管理,也做过研发。

2015年左右,我们推出了北美第一个智慧照明边缘计算平台,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切入到分布式物联网这个领域。2017年左右,5G刚刚起步,我身边不少清华大学的师兄在国内三大运营商从事科研工作,在他们眼里,我深深地看到了中国在这个领域发展速度之快。所以当时也决定回国,因为场景和产业在中国。

算力智库:作为一家合肥起家的企业,在您看来,合肥在大数据产业及数字经济方面的环境如何?合肥在区位因素和数据禀赋上,对达朴汇联的发展有什么帮助?(或局限?)

张焱:我认为,合肥这个城市,对于科技企业十分重视,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同时,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也参与了省市区里很多关键战略规划的提议。在政策扶持上面,政府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

说到缺点和不足,那就是缺人,其实这也是整个行业面临的问题。北京上海的企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北京上海这些城市,花钱相对能更容易招到人。在合肥,我们还面临跟半导体公司在人力方面的竞争。

此外还有就是在意识层面,在北京上海,隐私计算已经发展相对成熟,已经算是一个规模化赛道了,但在合肥还没有那么成熟,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去招人就相对有些困难。当然,随着整个行业的推进,我相信这个局面会慢慢改善。

行业巨变Web3.0已经崭露头角

算力智库:近年来,隐私计算受到资本追捧,加之政府陆续发布了一些控制数据交易和保障隐私的政策,原本很小众的一个方向一下子成为了风口。在您个人看来,如今隐私计算领域目前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

张焱:我个人是Web3.0的拥趸,我认为隐私计算是Web3.0的关键支柱,我觉得行业正在迎来一个巨变。这些年我努力工作,并乐在其中,是因为我深深地感觉到,现在正值行业爆发前夜,一个伟大的变革正在进行中。

可以看到,Web3.0已经崭露头角,今后的互联网形态也将以用户为中心,从这个层面而言,互联网巨头们的好日子或不久矣,从2021年Facebook 等公司的改名就可窥见这种焦虑。

Facebook 2021年下半年的广告质量明显下降,其最大原因是因为苹果不允许跨APP直接收集数据,要保护用户隐私,这个时候若需要进一步利用数据,则整个数据利益链的逻辑和原则都会发生改变。

Web3.0是以用户为中心的网络,Web2.0是以平台为中心的网络,我强烈的感觉到Web3.0正在迭代Web2.0,当前所有在Web2.0时代中的既得利益公司,如果不做改变,就会像机械硬盘一样被认定为时代的固执,所以我非常激动,有时通宵达旦的工作,是希望可以成为变革的见证者。

但是当下需要直面的是,以用户为中心的Web3.0的网络概念与建设,在行业里尚未普及,而我们团队有一个很清晰的认知和路径,就是如何一砖一瓦起高楼,将Web3.0生态搭建起来,隐私计算则是其中非常重要的抓手,这也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风口。

算力智库:回望2021年,有什么让您印象深刻的人或事?

张焱:国内自主可控的推广有可能在机密计算边缘侧应用领域展开一个新的方向,将进一步巩固中国在智慧城市、5G通信的领先优势,这也将帮助我们快速走进Web3.0时代。

在海外,去中心化金融,元宇宙等行业实现爆发。各国纷纷建立数字银行。整个金融体系将在隐私计算和区块链的基础上展开翻天覆地的变革,同样也找到了其建立Web3.0的捷径,这两者的交流与融合是个有意义的看点。

算力智库:在创立达朴汇联之前,您此前在加拿大和美国都有过多年的创业经历,在您看来,隐私计算赛道上,国内与国外是否存在差距?有哪些不同的地方?

张焱:区别还是有的。应该说各有利弊,各有所长。

国外大企业的工作相对来说做得是比较扎实的,技术方面也比较领先。就国内来看,以政府为驱动的一些场景的落地可能比外来的更强烈,尤其是国内政府有能力做跨机构、跨组织的协同,这也是国外比较缺少的。同时国内的场景永远做得比国外快。举例来说,在机密计算这个领域,尤其是国内人工智能的大力发展,给机密计算提供了很好的场景,就比如隐私门禁、隐私人脸保护等方面。但总体来看,国内的技术还是比国外要薄弱一些。

算力智库:有什么新年寄语想送给大家?

张焱:未来已来。

当你某一天突然发现这个世界怎么变成这样了,这个时候你要明白任何时候都会有人在默默的努力去改变这个世界。我们正处在这个时代。欢迎大家在2022年加入这个不卷的赛道,让我们从隐私计算出发,共建Web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