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伯权:天使和创业者都要交学费
2011-03-15 03:21 何伯权

何伯权:天使和创业者都要交学费

在中国跑去哪里找天使投资人呢?在天使、创业者和中介三方都不成熟的情况下,应该优先发展中介机构

文 / 本刊记者 卢旭成

前乐百氏董事长、今日投资董事长何伯权很少看邮件,却从不担心找不到好项目。除了他本身把自己摆在已“退休”,业余做投资的状态外,“过去建立的一些关系,经常有各种信息过来”也是他比较从容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现在创业人群跟天使投资人之间的供求关系完全不对等,天使太少,想找钱的创业者太多,何伯权这样的知名天使挑选项目的余地和话语权就很大。

“在全世界创业热情最高、创业机会最多、创业成功率最大的中国,天使投资人实在太少了,所以我觉得中国天使投资领域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现在是发展的时候,还不到解决问题的时候。”何伯权对《创业家》说,还需要更多的人加入天使的队伍里来。

2002年从乐百氏离开后,何伯权2003年开始做天使投资,只投与终端消费者相关的产业,且在国外要有成熟的模式,要找一个合作伙伴当CEO(他喜欢投旧部),该人必须有投资进入。他投资的十几个项目中,已上市的有7天、诺亚财富。

近年来,何伯权的投资数量锐减,2008年-2010年间只投资了一家公司。“50岁之后就不再投新公司了。倒不是为了退休安享后半生,我觉得人还是要有自己的目标,要节制,千万别做好了就沉迷在里面,不知道走出来。”他希望在无压力状态下感受真实的内心自由,没有偷懒的负罪感,没有对外承诺和满足他人期望的压力,没有精力的透支,“这样选择项目才会更加理性,投资才能做到收放自如。”

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在美国,有更多的机会跟人交流,何伯权发现美国的天使投资生态非常成熟。“因为美国已经有很多人去做这个事情,知道怎么做,中国现在也已经有了一些天使投资人,但做法五花八门。此外,被投资的创业者也不成熟,不知道怎么找天使投资人,找到了也不知道应该建立怎样的关系:期望投资者只给钱,还是希望给更多的支持?此外,服务于天使投资人和创业者的中介组织也不成熟。”

他认为,在三方都不成熟的情况下,应该优先发展中介机构。

“《创业家》杂志这样的媒体也好,天使投资人本身组织的协会也好,应该在中间进行引导。不然,天使投资人可能比较难找到合适的项目,而很多创业者又找不到天使投资,所以中间那一层很重要。在美国,有很多地方可以找到天使投资;实在找不到,跑去硅谷,肯定有一大堆天使在那里等着他。而在中国跑去哪里找天使投资人呢?中关村也很难找到。”

在中国,天使投资人看起来强势,创业者看起来相对弱势,时常发生创业者和投资人相互被欺骗的事件。何伯权说,根源还是天使投资人和创业者之间的供求关系不平衡。

“当然,我不太担心,因为天使投资人肯定是越来越多,假如现在能找到400人,2年前可能只能找到200个,5年前可能100个都找不到。几百倍、上千倍的收益,这样的榜样会吸引很多人盲目去做天使投资,这总比没人投的好。刚开始大家都不懂,学费必然要交,交了学费就逐渐成熟起来了。”何伯权还认为,要让中国天使投资人的数量快速提升,应该鼓励更多“兼职”状态的天使投资人——边做企业边做天使的投资人——的出现。

兼职天使投资人在美国也是天使投资人中的最大群体,“像我和雷军很幸运,作为中国第一批天使投资人,真的是专职出来做,能发挥自己的作用,有大量的项目供挑选,成功几率相对比较高。以后的天使投资项目成功率肯定会降低,业余做的肯定比专职做的成功率要低,就如同边上班边炒股跟专职做炒股的股民之间的差别。”

王根旺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