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1350亿首富,养猪亏惨了
2024-04-02 14:36 牧原股份

2河南1350亿首富,养猪亏惨了

来源:雷达Finance(ID:leidaplus)作者:莫恩盟 编辑:深海

不久前刚刚出炉的《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秦英林及其妻子钱瑛凭借掌舵的生猪养殖龙头企业牧原股份,以1350亿元的财富成功摘得河南首富的荣誉。

回顾秦英林的创业之路,他的养猪事业最初只有22头仔猪。在秦英林的带领下,牧原股份不断壮大,养猪场越来越多、养猪技术也越来越雄厚。到了2023年,牧原股份全年销售生猪的数量已多达6381.6万头。

不过,作为由秦英林掌舵的两千亿养猪帝国,牧原股份当前也并非没有烦心事。2014年登陆资本市场的牧原股份,在去年迎来了自己首个亏损的年份。据牧原股份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2023年度,公司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在39亿元至47亿元之间。

对于公司经营业绩在去年出现亏损一事,牧原股份总结出的原因为生猪价格同比大幅下降;拟对部分消耗性生物资产计提减值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很早就已开始布局的生猪养殖主业,牧原股份近些年还将版图进一步拓展至屠宰业务。去年上半年,屠宰、肉食业务已为牧原股份贡献16.72%的营收。而去年一整年,牧原股份屠宰生猪的数量同比增长80%至1326万头,屠宰业务的产能利用率更是从2022年的25%上升至46%。

不过,屠宰业务46%的产能利用率,仍与牧原股份理想的产能利用率存在一定的差距。与此同时,营收占比不断递增的屠宰肉食业务,去年也尚未实现盈利。

图片牧原“养猪夫妇”蝉联河南首富

3月25日,胡润研究院对外发布了《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入围此次榜单的富豪中,有11位是来自河南的企业家。其中,问鼎河南首富宝座的大佬,正是牧原股份的掌舵者秦英林、钱瑛夫妇。

值得一提的是,秦英林、钱瑛夫妇不仅再度蝉联河南首富的桂冠,还是“河南队”中唯一进入全球Top100的富豪。榜单显示,秦英林、钱瑛二人以1350亿元的财富,位列总榜第92名的位次。

相比位列“河南队”第二名、执掌着蜜雪冰城奶茶帝国的张红超、张红甫兄弟(二者财富均为280亿元),秦英林、钱瑛的财富总额足足领先了1070亿元。

不过,相较上一年发布的《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秦英林、钱瑛的财富总额以及榜单排名均有所下滑,二者的财富总额从2023年的1550亿元缩水至1350亿元,财富排名则从总榜第59名的位次下滑到了今年的第92名,同比后退了33名。

1965年出生的秦英林,是河南内乡人。1992年,秦英林、钱瑛夫妇二人放弃了稳定体面的工作,毅然决然地回到家乡河南省内乡县马山口镇干起了养猪的买卖。在此背景下,牧原的第一个养猪场——内乡马山养猪场破土动工。

第二年6月,内乡马山养猪场正式建成投产。最初,秦英林的养猪场只有22头仔猪。到了1994年,秦英林的养猪规模便迅速扩大到了2000头。1995年,牧原初具规模的养猪场已有母猪200余头、仔猪2000余头。

因为在养猪事业上所取得的成就,秦英林在1996年、1997年还曾接连获得“河南省‘务农有为’优秀青年”、“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农民”荣誉。

随着养猪生意的规模不断扩大,1998年,牧原开始筹备建设第二分场水田养猪场。同时,牧原还开始建立自主育种体系,并研发应用第二代猪舍。2001年,秦英林成功当选为河南省养猪协会副会长。此后的20多年时间里,牧原的养猪场越建越多,研发的猪舍也在不断进行着更新换代。

2009年2月,秦英林更是作为养殖行业的代表,受邀到中南海向《政府工作报告》建言献策,其本人还被送上“学士猪倌”的称号。等到2011年,牧原的年出栏生猪数量已达到60.92万头。随着内乡第十七分场建成投产,牧原俨然成为了当时亚洲出栏规模第一的养猪场。2022年,牧原的年出栏生猪数量更是飙升到了6120.1万头。

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牧原股份超过一半的股权被秦英林和钱瑛二人牢牢掌控。据牧原股份此前发布的财报显示,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秦英林、钱瑛分别直接持有公司38.17%、1.18%的股份,两人合计持有牧原集团的100%股权,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公司54.63%的股权。

图片猪周期难熬,牧原股份迎上市首亏

凭借耗时30余年建造的牧原帝国,秦英林、钱瑛愣是靠养猪事业坐上了河南首富的宝座。截至4月1日收盘,牧原股份的市值高达2439.73亿元。

尽管已是超级富豪,但秦英林去年的日子仍不算太好过。

今年1月,牧原股份发布了2023年的年度业绩预告公告。公告显示,2023年,牧原股份预计其归母净利润亏损在39亿元至47亿元之间,而2022年牧原股份全年的归母净利润高达132.66亿元。

雷达财经通过东方财富了解到,这其实是牧原股份自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归母净利润为负的情况。2014年1月,牧原股份在深交所上市,借此成功登陆A股的资本市场。上市当年,牧原股份便斩获8020万元的归母净利润。

次年,牧原股份的归母净利润翻了数倍达到5.96亿元,并在2016年再度上涨289.68%至23.22亿元。2020年,牧原股份的归母净利润甚至一度达到274.5亿元的规模。

2021年,牧原股份的归母净利润短暂下跌74.85%至69.04亿元,但很快牧原股份的归母净利润指标便在2022年重新回归增长态势。而从此次披露的业绩预告来看,牧原股份的归母净利润与上一年的盈利情况相比,直接转盈为亏。

对于2023 年度公司经营业绩出现亏损,牧原股份表示,主要系报告期内生猪价格较去年大幅下降。同时,牧原股份还表示,公司在按照会计准则要求对消耗性生物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后,拟对部分消耗性生物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具体数据以审计结果为准。

而在许多公告中,牧原股份几乎都会提到,生猪市场价格的大幅波动(下降或上升),都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未来生猪市场价格出现大幅下滑,仍然可能造成公司的业绩下滑。

牧原股份强调,生猪市场价格变动的风险是整个生猪生产行业的系统风险,对任何一家生猪生产者来讲都是客观存在的、不可控制的外部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业绩陷入由盈转亏困境的猪企,的确不止牧原股份一家。市值排在牧原股份之后的温氏股份,也在去年跌入亏损泥沼。据温氏股份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23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上一年的52.89亿元降至-63.29亿元。

在总结利润转亏的原因时,温氏股份提到了生猪销售价格同比大幅下降、产品价格下降幅度大于养殖成本下降幅度,以及毛鸡销售价格同比下降等原因。

而另外一家同属“养猪三巨头”之列的新希望,虽然预计去年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3亿元,但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则亏损4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之所以出现这么大的差异,这是因为新希望去年白羽肉禽与食品深加工业务引进战略投资影响归母净利润增加,影响金额约为51亿元至52亿元。新希望表示,受生猪销售价格下降影响,猪产业亏损是本期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的主要原因。

至于营收指标,牧原股份暂未在业绩公告中予以披露。据牧原股份此前发布的2023年三季报显示,去年前三季度,牧原股份共录得829.69亿元的收入,与上年同期相比涨幅为2.72%。但若具体至去年第三季度,牧原股份的营收同比却减少14.81%至311亿元。

另据牧原股份此前发布的生猪销售简报显示,2023年,牧原股份共销售生猪6381.6万头。其中,商品猪6226.7万头,仔猪136.7万头,种猪18.1万头。截至2023年12月底,牧原股份能繁母猪存栏为312.9万头。

在1月30日举行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牧原股份透露,去年公司平均生猪养殖完全成本在15.0元/kg左右,相较2022年全年15.7元/kg的平均生猪养殖完全成本明显下降。

对于去年公司成本的持续下降,牧原股份解释称主要来源于生产成绩的提升。2023年,得益于公司在生猪健康管理、生产管理方面所做的工作,各项生产指标均有所提升,全年平均全程成活率为85%,日增重在800g左右。

牧原股份表示,目前公司各类生产指标仍有进一步挖潜空间,2024年公司将通过生猪育种、营养配方、健康管理、智能化等技术的不断创新与落地,持续提升生产效率,降低养殖成本。

进入2024年,牧原股份在前两个月共销售生猪1054.0万头,借此录得销售收入166.35亿元。其中,商品猪1037.1万头,仔猪12.2万头,种猪4.8万头。

今年1月、2月,牧原股份向全资子公司牧原肉食品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合计销售生猪208.1万头。在前述统计时间内,公司商品猪价格相比去年12月有所上升,商品猪销售均价13.84元/公斤,比去年12月上升3.13%。

图片屠宰肉食业务迅猛发展,但去年尚未实现盈利

事实上,除了生猪养殖业务外,牧原股份还致力于布局养猪赛道的全产业链。目前,牧原股份已形成一条集饲料加工、生猪育种、生猪养殖、屠宰加工为一体的猪肉产业链,覆盖整个生猪产业价值链。

雷达财经了解到,牧原股份于2019年将产业链正式延展至屠宰业务,通过在养殖集中区域就近屠宰生猪,牧原股份从“运猪”到“运肉”,助力实现养殖屠宰匹配、产销顺畅衔接。

在牧原股份的大力扶植下,公司的屠宰业务迎来了迅猛的发展。据牧原股份此前发布的2023年中报显示,截至去年年中,在河南、山东、安徽、东北等生猪养殖产能较为集中的地区,牧原股份已成立25家屠宰子公司,已投产10家屠宰厂,年屠宰产能达到2900万头。

在此期间,牧原股份还积极拓展屠宰业务销售渠道,持续优化生产工艺,通过智能化升级提升生产效率与产品质量,不断提升运营能力,提高客户满意度,更好地服务下游客户。

根据牧原股份发布的2023年中报显示,去年上半年,养殖业务为牧原股份贡献506.83亿元的收入,占比高达97.71%;同期,屠宰、肉食业务为牧原股份录得86.74亿元的收入,占比为16.72%(减:养殖与屠宰、肉食之间销售抵消的占比为17.96%)。

在1月30日举行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牧原股份透露,2023年,牧原股份共屠宰生猪1326万头,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八成。与此同时,公司屠宰业务的产能利用率,也从2022年的25%提升到了2023年的46%。不过,牧原股份也坦言,该水准距离理想的产能利用率仍有一定差距。

据了解,由于部分厂区投产时间短,2023年牧原股份的屠宰肉食业务尚未实现盈利。但让牧原股份稍感轻松的是,其头均亏损水平已从2022年的120元左右下降到了去年的70元左右。

2024年,牧原股份在屠宰肉食板块会持续开拓市场,优化产品结构和客户结构,加强内部生产运营管理,以争取早日实现盈利。

面对当前外部市场形势,牧原股份称其会合理把控生产经营节奏,规划资本开支水平,持续降低成本,提高整体发展质量。同时,公司当前资金储备充足,在融资端也与银行保持稳定的合作关系,能够保证现金流的安全稳定。

据悉,2023年牧原股份的全年资本开支在160亿元至170亿元之间,其中用于屠宰部分的开支为8亿元左右,养殖部分中已完工结算、产能新增、维修改造占比分别为60%、20%、20%左右。

2024年,牧原股份全年预计资本开支在80亿元左右,其中,屠宰厂建设支出预计在7亿元左右,固定资产维修及升级改造费用预计为20亿元-30亿元,用于养殖产能新建的资本开支具有一定弹性,公司将根据市场环境与经营情况的变化进行调整。

对于已经拉开序幕的2024年,牧原股份预计猪价全年的整体价格表现相比上一年会更乐观一些。在供给端,当前能繁母猪仍处于较高水平,但整体为下降趋势,2024年生猪供应量预计将低于去年;在需求端,随着经济逐步企稳,2024年需求量预计将有一定上升。

对于市场普遍关心的猪周期波动问题,秦英林认为,2023年的亏损符合经济规律,从经济发展角度看属于正常情况。而按照经济规律,生猪周期波动在2023年已经到底部,2024应该会有一个自然的反弹效应。在秦英林看来,当前企业自身养猪还有差距,只要能够把技术提升起来,成本降下去,就能应对挑战。

目前,2024年已过去1/4,牧原股份的业绩能否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重新扭亏为盈?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