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是不是中小企业的春天
2012-01-15 07:12 中小企业

2012年是不是中小企业的春天

四年前,有个人来到筹备中的《创业家》办公室,鼓励我们说,“2012年将是中小企业的春天”。那一天,恰好是2008年5月12日下午,他讲完这句话地板就开始晃动,大地震了。

这个人是用友集团畅捷通公司总经理曾志勇,他一直非常看好中小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前景,早在2004年就主动向老板王文京请缨,在用友旗下开拓小微企业软件业务。这项业务后来发展迅猛,2011年夏天由事业部被升格成为独立的子公司。他那天的讲话,被整理为一篇专栏文章,刊发在《创业家》杂志的创刊号上,题目就叫“2012年是中小企业的春天”。

四年时间就快过去了,2012年来到了,“2012年是中小企业的春天”吗?

老曾当时是有一套推论依据的:一个国家开始重视中小企业并通过有关法案后的十年,中小企业就会迎来一个大发展高峰。中国2002年通过《中小企业促进法》,那么大概2012年会是中小企业大发展的春天。

这四年中小企业的实际发展情况,并未如他预测的那么乐观。大家都看到了,一,2008年的危机对出口型中小企业冲击很大;二,危机后政府采取的4万亿经济刺激措施,主要落到了央企“铁公基”,并没有惠及中小企业太多;三,地产及投资热诱使苦于成本上升的中小企业主“转型升级”逃离实业,空心化趋势初现;四,温州等地再次出现中小企业“破产跑路”潮;五,受美元VC投资收缩影响,电子商务领域的中小创业公司集体进入冬天。

乐观的是,政府再一次开始关注中小企业的状况,这一次提出了“小微企业”的概念,并在酝酿出台一系列救助措施。只是还不知道,这一次的措施会不会比四年前更有效更实在。

小企业的发展,的确是需要一个政策环境的;但怎么个创造环境,创造个什么环境,里面的学问很大。其他国家一般采取的是减免税收或增加补贴的措施,因为政府手里也没有其他什么太多的权力和资源。但在中国,政府怎么做,实际效果差别很大:政府手里掌握的权力和资源很多,有时候一种政策会直接削弱甚至抵消另外一些政策的功效,对一个群体提供的优惠政策措施有时会变成另外一个群体的噩梦。

想象一下,一个能够让中小企业如沐春风的环境,是什么样的环境?

首先是公平,准入的公平。在中国,大企业主要是上游的资源垄断央企,中小企业主要是民营制造或服务业企业,因为牌照或非牌照管制,后者不能进入前者的领域,这是政策造成的最大不公平。在互联网、文化创意、金融服务业等小企业和创业活跃的领域,牌照和准入管制呈现越来越严的趋势。

其次还是公平,价格的公平。小企业需要的资金、土地、能源、通讯、交通等大宗基本供应品,主要是垄断大央企提供的,这些上游产品和服务的价格,一直高于国际价格数倍甚至数十倍上百倍,极大地加重了小企业的负担,实际上成为国家对广大中小企业的一种隐形征税。

最后还是公平,税费的公平。如同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太低对中低收入者的不公平,营业税、增值税、“五险一金”标准对小企业也特别不公平,各种名目繁多的税外收费更是小企业“生命中难以承受之重”。大企业也要比小企业更容易获得税收优惠。

在中国,小企业需要的,不是优惠,而是公平。

我知道,这样一个公平的环境,太过理想化,很难在一年两年里实现。但大危机往往是大改革的最佳时机,2012年看起来是比2008年更严峻的一年,能够靠自己活下来的小企业,可以大胆梦想一下“2012的春天”。

王根旺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