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美尔:整形美容业阴谋
2012-02-15 10:11 整形美容业 伊美尔

伊美尔:整形美容业阴谋23

一年之前,伊美尔联合创始人李镔在自己的微博上说“不知道打假什么时候能够打到整形美容界?这个行业太需要打假”。一年之后,“伊美尔”中招。

睡梦惺忪,李镔被一个电话彻底惊醒,“大连伊美尔美容院死人了”。李镔最讨厌别人说他是开美容院的,在他的思维里,美容院的标志形象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半老徐娘,而他身材高大结实,警察出身,充满浓烈的雄性气息。每当别人说起美容院,李镔一定会纠正并强调自己做的是医院。

此刻,他来不及计较这些,“伊美尔死人”的消息让他紧张,同时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伊美尔在大连没有分支机构。当标题为“大连伊美尔美容颜隆胸致死”的新闻在网上快速传播,伊美尔的律师已在赶往大连的路上,李镔能做的还包括在个人微博上发声明,他的微博有100万粉丝。

之后的调查显示:该“大连伊美尔”坐落在一个居民区中,房间狭小,人去屋空,当地工商局、卫生局均没有这家机构的注册信息,实施手术的崔姓女人也无任何医师注册信息。一度因为工商局及卫生局均无该美容院的注册信息,双方均不管此事,李镔的维权陷入困境,这让他感慨,在这个江湖,做一个“三无人员”也许是最好的生存法则,什么证照都没有,也就谁都不来管。

这本是个名声不好的江湖,满是坑蒙拐骗、非法行医等负面事件。“在这个行业里,独善其身太难了,就像堂吉诃德与风车的故事。”李镔说。或许也因为如此,独善其身成为一种能获得市场追捧的稀缺资源。截至2011年年底,伊美尔在全国已开有11家连锁医院、16家门诊中心,2011年5月,伊美尔接受联想投资及天图投资共同注资2亿元,未来很可能成为整形美容业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跻身主流

李镔是无意中闯入这个江湖的。

1997年的一天,朋友找李镔借钱,5万美元,想倒腾一批治疗近视的准分子激光产品。几个月后,朋友再来,生意不行了,钱可能有点悬。5万美元,在那个年代,若是买房,二环外爱买哪儿买哪儿。看在钱的分上,李镔也得抢救那笔生意。

就这样,李镔踏进医疗业。差不多同期,李镔遇见了大学同学汪永安,汪毕业后曾做过记者,后从事金融工作,聊起这个项目,一拍即合。两个月后,项目居然就开始挣钱。两人做的方式是把这些设备租给各大医院,然后与医院分成。这不是李镔首创,但他很会举一反三,不到两年,朝阳医院、北大医院等十多家三甲医院的眼科、皮肤科摆进了李镔的设备。

然而,政策的风险无时不在,卫生部一纸令下,不允许社会资本参与三甲医院建设,这种软租赁也被取缔,以每家医院三四台设备计,伊美尔此时有近50台设备和多名工作人员无处安置。

李镔和汪永安不得不买下一个小医院。当时,海淀区东升乡塔院村第九生产队有一家乡办医院——红十字健翔医院正在出售,村委会与李镔签订了一纸“租壳买瓤”协议,即租用医院场地,同时接收医院员工。红十字健翔整形医院就此诞生。

安置完员工和设备,李镔离开了医院。这两年于他似乎与大学四年差不多,都是一段打酱油的经历。李镔从小爱读《西行漫记》,理想是当一名战地记者,却阴差阳错上了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痴心不改,他还是做了一名记者,然后又开始捣腾广告公司。从租医疗器械生意解脱出来的李镔又试图再回传媒业,承包了文化部下的一个杂志,不到三年就赔了个底儿掉。对于这个喜欢哈苏相机的摄影器材控,最现实的选择就是回来做挣钱的事,而医院是挣钱的,他走之后,汪永安坚持在打理红十字健翔整形医院。

2002年,李镔及汪永安在东三环边上成立了伊美尔幸福医院,这是以“伊美尔”命名的第一家医院。第二年,红十字健翔医院也更名为“伊美尔健翔医院”,有了连锁雏形。然而,时逢“非典”,医院一度门可罗雀。为招徕顾客,两个曾经的传媒人精心策划了中国第一人造美女郝璐璐事件。

郝璐璐事件主打手术整形,这并不是伊美尔的起家本领。“那个年代手术整形是主流,如果不手术,在这个圈中就太边缘。”李镔说,想要主流,必须手术。伊美尔一炮而红,迅速奠定在行业中的主流地位,并推动了整个行业的大发展。

但伊美尔志不在做手术,郝璐璐策划的成功也没有改变这一点。在汪永安看来,手术整容风险大,而非手术整形不仅风险小,覆盖人群也更广泛。对于两个非医疗专业出身的人,这是更合适的选择。

2003年,伊美尔开始探索注射美容等微整形,并继续巩固其在光电产品领域的优势。“早几年手术整形居多,现在非手术整形开始主流”,伊美尔的定位也暗合了行业发展的节拍。

抢占娱乐圈

站稳脚跟后,很快伊美尔争取到了一个很好的背书人——嫣然天使基金。尽管在李镔口中,这只关乎慈善,无关其他。

2005年,通过一个朋友,李镔见到了李亚鹏,希望参加唇裂儿童救助。同样表达这个愿望的还有多家国有医院,小有名气的伊美尔并不起眼。为了争取这个机会,李镔积极支持嫣然天使基金的成立,捐钱的同时承诺捐助一定量的免费手术。

在嫣然天使基金的救助计划里,对合作医院会有一定的补助,但可能不足成本价,需要合作方自行消化一部分。而按李镔的心理底线,只要能参与,全贴都行。所以李镔对李亚鹏开出了这样的条件:无论其他医院报价多少,伊美尔一律打八折;如果有一天基金会没钱了,只要伊美尔还在,就会继续做下去。也许是后面的那句打动了李亚鹏,伊美尔最终实现了与嫣然天使的合作。5年时间内,完成了近3000例唇裂儿童手术。

合作期间,李镔小心维护着与嫣然天使的合作关系,既不让李亚鹏觉得他太功利,又偶尔借点嫣然天使基金的光。当伊美尔一家分院院长把李亚鹏等人的形象直接用于伊美尔的商业广告时,李镔大怒,立刻开除了该院长,同时向李亚鹏“引咎辞职”,辞去在嫣然天使基金的职位;另一方面,李镔又不失时机在微博中透露,最近伊美尔参与了嫣然天使基金的哪些救助。

他和李亚鹏并不常见面,几年合作下来,偶尔吃顿饭。某次饭局中,李亚鹏说,“以前觉得李镔有点说大话,但这五年他做到了”。这句话让李镔很受用。过去一年李镔帮着嫣然天使基金筹备医院,这是一家独立于伊美尔的医院,以后嫣然天使基金相关救助将在这里完成。这意味着伊美尔与嫣然的合作就此结束,李镔将以个人的身份参与嫣然天使儿童医院的运营管理。

借助李亚鹏和王菲夫妇的影响力,李镔在娱乐圈赢得了认同。伊美尔最新出版的一期杂志,将邀请姚晨做封面女郎。起初姚晨并不愿意,李镔请朋友造型师唐毅做说客,“他们和嫣然天使基金做了那么多好事,你就不能帮帮他?”唐毅的这句话打动了姚晨。

娱乐圈、时尚圈也正是整形美容业的主要客户群。2010年,伊美尔与东田造型联手成立伊美尔东田会所。李镔希望,将时尚的元素注入整形美容,挖掘更多的消费潜力。

挑战行业规则

在民营整形业,伊美尔已是一哥。但在这个江湖,身为一哥,连对抗一家小黑美容院都不容易。现在李镔想重建江湖规矩。

因为“伊美尔美容院”是“三无产品”,所以“伊美尔医院”投诉无门,最终李镔只能借整形美容行业协会的名义打掉了这家黑诊所。2012年他打算组织协会开展更多的打假行为,当然首打和伊美尔相关的违法侵权活动。

整形美容的行业江湖里,大致可以分成几个帮派:一是正统的公立医院,,二是部队医院,三是民营专科医院,如伊美尔、美联臣等,这其中部队医院的整形科也大多被民间资本承包。但这三大帮派在整个整形美容市场的份额也远低于非法行医的美容院。“注射美容医疗有60%以上在非医疗机构实施。”这是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李青峰教授在一次行业论坛上给出的数据。

在李镔看来,整形美容属于商业医疗的范畴,不同于基本医疗,应单独对待,单独立法。显然他希望让所有从业者能在一个游戏规则下竞赛。三年前,他开始通过一个政协委员开始向“两会”递交提案。当《创业家》记者问他希望通过立法实现什么目标,李镔的回答就两个字:开放。

2002年第一家伊美尔医院成立时,只要向卫生局递交申请相关报告即可拿到牌照,但从2008年开始,政策明显收紧,想要再申请一张整形美容专科医院牌照已经很难。“拱手把这个市场让给韩国、台湾,有病! ”在他看来,“政府做好后续监管就行了”。比起对准入者的限制,对非准入者的监管不力显然更让李镔不满。

李镔清楚《商业医疗法》不知何日有望出台,但他已赢得起草《医疗整形美容机构服务质量评价办法(试行)》的机会。除了警察、记者,李镔还曾干过律师,他的研究生专业是国际商法,1996年司法考试,他是北京市第一名。

现在他曾从事过的几个职业几乎都发挥了作用,除了自有杂志,伊美尔还出书,不同于其他美容书籍,伊美尔出版的书中,既介绍整形美容疗法,又附有详细的药监局认证产品真伪鉴别方法。“这个行业太不透明了,产业理性发展必须透明化。”李镔说,这是一个充满羊胎素、金丝植入等各种神话与骗局的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