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伟鹤:PE大佬做天使
2012-03-15 12:07 郑伟鹤 PE

“华南天使投资的四大家族是:曾李青、厉伟、郑伟鹤、杨向阳。华南天使投资的接头人是张春晖、林军。”这是电商界深喉龚文祥关于华南最牛天使的答案。曾李青、杨向阳自不必说,厉伟在早期投资上也多年耕耘,但郑伟鹤——同创伟业掌门人、PE界大佬能和天使挂上钩吗?

他已经挂上了。“李开复叫做创新工场,我们也可以做创梦工场”。郑伟鹤开门见山,同创伟业过去在中晚期和成长期项目做的多一些,但硅谷有一句话,不要与身边精采的故事失之交臂。2011年,同创伟业牵头成立一只总额为2亿人民币的早期基金,用于创梦工场的打造,其中掏钱最多的自然是郑伟鹤。在郑的设计里,这只基金不仅投向TMT领域,还投向其他更宽广领域,立足北京,辐射全国。去年,创梦工场投资了品尚红酒,更早之前,同创已在杭州等地小试了几把天使投资。

为给创梦工场赚吆喝,郑伟鹤主动打开了话匣:同创中后期的业绩虽然一直很不错,但现在国家鼓励、支持小微企业···深圳有腾讯、华为、比亚迪等创新力量,需要有人支持创业者做更多的事情。

其实真正重要的动因是,作为一家产业资本,同创伟业在中后期项目上有深厚的积累,过去十年间已投资100多个项目。在同创伟业办公室的过道里,不难发现20来家已上市公司的光荣印记。在中后期项目竞争日益残酷的今天,同创在考虑如何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

郑伟鹤打算做一个给已投中后期项目与早期项目搭桥的人。

“我们考虑的是能不能跟他们做战略资源嫁接。”郑说,“比如说我们投一个软件企业,实际上是因为这个软件是为家装企业服务的,而之前我们投过很多这样的家装类企业,这就是嫁接资源。”

郑伟鹤是一个有自己逻辑的人,“我们在产业的基础上看待早期基金,第一整合我们的资源,第二为我们投资的企业提供服务,第三创造一种创业的环境,创业者确实需要支持。”

同创伟业做的每一个中后期的案子,郑都会花很多时间与被投公司创始人作深入讨论,深知这些创始人的需求,“他们也有一些早期项目,但不一定有时间看和管理,让我们帮他们一起看,一起管理,这也算对他们的一个服务。我们投的好项目,也可以给他们做并购。”

对于创梦工场,郑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不可能一踏进去就投出个FaceBook。但他认为相较后期,早期依然是一片蓝海,只是这个海够深,如果不知道深浅贸然跳进,那可能有很大风险。他甚至做好了暂时挣不到什么钱的准备,这个不是当下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先参与进去,他需要熟悉氛围和环境。

创梦工场项目启动后,郑伟鹤的队友们很快分析了创新工场及美国几家著名天使投资机构的特色,但创梦工场最终会走哪条路线,郑坦言现在还没定,“我们会比较谨慎一点,仍在摸索中”。

让郑感到高兴的事情是:龚文祥口中的深圳天使投资接头人之一的林军,正是创梦工场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林在互联网领域的多年经验可能有助创梦工场在早期项目上有更多新发现。

王根旺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