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主的叹息
2008-10-15 14:53 时评资讯

制造业主的叹息23

制造业是所有产业的根本。如果中国的制造业完蛋了, 那些失业的年轻人会把更多的金钱投入到消费和享乐吗

文|老猫

“这两年政府、学者天天喊过热过热,可我们这些做制造业的,感觉是越来越凉,像开了空调、进了冷库一样。”W君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看着对面的我苦笑。

这场谈话不是发生在“谣言”中有20%中小企业倒闭的浙江,也不是“传闻”里港商台商大逃亡的广东,而是在北方D省,中国的另一个制造业重镇。

8年前,W从国企出来,借钱创办了这个公司,发展速度很快,现在一年十几亿的销售收入,拿到过私募投资。也不是以出口加工为主,主要服务内需市场。

但是,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

总的来说,W君已算幸运。他的公司去年底上市,赶上了“牛尾巴”,拿回了七个亿。

无奈他想做的事太大。公司正在投建的新生产线,光设备投资就12亿。如果考虑到厂房、通胀、治污配套等因素,建成恐怕得15、16亿才能打住。这其中很大一部分要靠银行贷款支持。

“如果光靠我们自个一年一个多亿的利润滚动发展,恐怕得等十年”,W说。他等不了。

而这个行业又是典型的资金密集、技术密集。规模越大,边际效益越高,当然生存概率也越高。“现在的装备要求太高,一次性投资很大。受宏观调控的影响很大。”

W的公司在当地是明星企业,跟地方银行的关系也不错。但毕竟不是国有企业,没有优先权。现在,央行已经把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到了史无前例的17.5%。据说该省今年下半年的信贷总规模才区区50个亿,还包括流动资金。而去年同期,虽然也是宏观调控,却是300个亿。

短期内在资本市场再融资几乎不可能,半年之内,公司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点掉了一半多。我安慰他,这不算丢人,毕竟“一路发发”的阿里巴巴(1688)都跌了75%。

压力考验着W的头脑与身体。在我们来的前一天,他从早上7点多一直开到晚上10点,一个接一个的会。“我整整一上午都没去厕所……现在很多其它厂准备上马的项目,不是下马就是缓建了。为什么缓,没钱。光靠自己的钱,搞这么大,门都没有。”

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没电也一样。D省是产煤大省,资源丰富。自W打小记事起,就从未限过电。但今年夏天,就闹起了“电荒”,一个礼拜,工厂“停三开四”。

“电荒”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电煤价格倒挂”,导致电厂全面亏损。煤价已经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多,电价却被死死摁住。报纸消息说,该省的发电机组开机率不到40%,大多停机了。电厂有煤也不愿意发电,一发就亏,而且亏得一塌糊涂。当地的主要电厂“要是正常开机又没补助,一个月亏几个亿进去跟玩似的”。

政府当下的思路就是国家调控计划管制,控制物价上涨。所以,油价涨了,发改委管油;煤价涨了,发改委管煤;学费涨了,发改委管学费;听说方便面和馒头涨价了,发改委还管面。

相比一年前,什么都在涨价。国内原材料已从过去的6、7百块一吨涨到2000块一吨。他的产品还需要进口原材料,这个价格基本没涨,因为美国自身经济萧条,需求下滑。但运费却翻了足足一番多。从美国西海岸过来一个集装箱,去年是570美元,现在1100美元。国家还有强制性的燃油税,一个集装箱再加100美元。

去年,W的公司刚在海外市场打开了突破口,但照现在的情形,恐怕又得缩回来了。因为人民币还在升值,来料加工的政策取消了,出口退税的政策也取消了,再加上能源涨价、运费提高,成本优势早没了。

一叶知秋。讲政治的W天天翻报纸、看新闻联播,他预感“整个经济实际上在下滑”。 “人大财经委员会打报告建议,其中一句话就是防止国民经济出现大幅度的下滑,什么叫防止大幅度的下滑,就是实际上已经下滑了”。

虽然W对自己产品的价格转移能力还有些信心。毕竟是做进口替代的,毛利率还比较高。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萧条就会从经济链条的那头传导过来。

广东大量出口加工型企业的倒闭,已经使他丧失了一批小客源。物价的飞涨迟早也会抑制消费,打击他的那些大客户,进而伤害到他。

W现在颇欣赏郎咸平,尤其认同其对中国“二元经济”的判断。看起来,这位非主流经济学家在中小企业主中很受追捧。

“一方面,政府推动了房地产等基础建设非常过热,城市建设、形象工程特别热。他为什么热衷于搞这个东西呢?因为资源都在它手里控制着。像房地产商一个项目都赚几个亿。另一方面,实实在在搞制造业的,真没有人愿意搞了。你看海尔都去做房地产了,制造业的利润比刀片还要薄了。”

抢救制造业。W认为政府有两招可用。一条是改变一刀切的信贷政策,改变一调控就拿民营企业开刀的歧视。另一条就是大幅减税,给企业松绑。因为中国是全球企业税负最重的国家,也包括个人税负。

但W对改变的速度并不乐观。美国政府为了解决次贷危机,很快拿出了1000亿美元。两院一开会就通过。因为美国经济运行的机制、法律特别健全,处理的很快。

但在中国,有些事情没人敢拍板。报纸上说,早在4月,发改委已经注意到电力企业全面亏损的现象,正在研究对策,并上报国务院。发改委能源局还紧急召集了电监会、部分煤炭和电力企业及相关行业协会,就如何协调当前煤电矛盾问题进行讨论,希望能拿出一个利益各方都能接受的良策。

结果呢?就是8月电荒。

最后,W半开玩笑地跟我说:“现在很乱,按套路来一般都吃大亏,所以最后就是谁赢了谁算,老实玩套路的都不行了。”我无话可说。

回来这几天,看网易、腾讯的财报都是连连报喜。是不是中国的制造业注定要被淘汰了,大家都玩网游、搞山寨机、做房地产、挖矿、开典当行算了。

前几天,看到FT的一个消息,说中国最快在2009年将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头号制造大国。哦,原来美国一直都还是制造强国。

上帝知道,经过今年这一折腾,中国能不能在2009年赶上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