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补习班
2012-04-16 01:28 补习班

疯狂的补习班

人人都上补习班。2011年5月,由北京21世纪教育学院进行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在北京小学三年级至六年级的学生中,有87%报读过各种补习班;在四年级、五年级的学生中,有92%报读过各种补习班。

到处都是补习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大大小小各种教育培训机构超过10万家。其中,仅石家庄这样一个省会城市就有2000多家课外补习班,一所重点中学周围,散布着大约50家补习班。

家长们花在补习班上的钱越来越多。每年3月到7月是补习班的旺季,北京望京地区一家补习班的负责人说,光是三个月的高考前全封闭住宿班,一个学生收费18万元,已经全部招满。2月底的时候,北京课外辅导每单最高收费纪录再次被打破:从学大教育的57万元变成了安博教育京翰一对一的62万元。一份调查显示,在北京,一个普通三口之家花在小孩补习班上的钱,已经将近家庭可支配收入的一半。

家长已经不敢不给孩子报补习班了。中国的教育在应试制度、学校和商业力量的合谋下,已经成了一场反恐战争。以前,我们说买房子是自寻包袱,后来再也买不起了;我们说凭真本事,文凭不重要,现在找不到工作了;我们说开车不是健康的出行方式,现在再也摇不到号了;我们说为了国家到偏远山区去,现在再也回不来了……在一个资源有限竞争无限的国家,抢先一步才安全,而任何长远的打算也无疑会造成眼前的困顿。

补习班市场还远未饱和。新东方是中国民办教育行业的老大,2011年,新东方收入超过40亿元人民币。据德勤报告估算,2012年,中国教育市场将达到9600亿元人民币。算下来,行业老大的收入连整个教育市场的1%都不到。但看K12中小学同步辅导市场,目前把新东方、学而思、学大、巨人和安博京翰一对一这5家公司的该项业务营收加在一起,还不到整个K12市场的2%。

20年来,中国的教育培训行业的发展呈“反抛物线”。

中国民办教育的幸运之处在于,一开始,没有官僚资本愿意进入,因此意外地获得了发展。20世纪90年代初,北京有上百家各种各样的培训班。后来,新东方出来之后一统江山。2000年之后,华尔街英语崛起。2001年,环球雅思出现。2003年,学而思诞生。2006年,学大出现了。这是巨大的好事,整个行业似乎又回到抛物线上面。中国人的教育会更加多样化、个性化和国际化。这个进程才刚刚开始,这条抛物线还会有十年的上升期。

教育行业将来可能会出现类似“咖啡馆业态”。会有咖啡行业的星巴克那样的大的产业公司,全国有三四家大机构占了40%50%,谁要有能力进来,做一个十几亿级的企业是没问题的。但是,大部分的市场空间还是作坊型的小咖啡馆、夫妻店。这个空间太大了,各个城市都会存在几千万、上亿级的企业。

教育行业未来有两大创投趋势。一个是精英化的趋势,一个是技能化的趋势,中间的难免陷入考个中“不溜的大学,找个中不溜的工作的局面”,没什么机会。精英化是什么?幼儿园去蓝天幼儿园,小学去景山小学,中学上人大附,然后去读哈佛、斯坦福。这条路上聚集着很多中产者和精英群体,有很多机会。另外,大家去学蓝翔、去尚德、去考个会计证,普及教育市场会越来越大,国家的钱也都会投到这块来。

最后,我们一起来做一道小学三年级的奥数题:一个六位数,分别用2,3,4,5,6乘它,得到的五个新数仍是由原数中的六个数字组成,只是位置不同,此六位数是多少?

有人用电脑程序算出了结果:142857。

[quote2]二把手问题:从新东方的三驾马车,到学而思的曹允东出走,从巨人教育出走高斯教育团队,到学大教育2012春节后高管变动??中国教育行业尤其容易发生“二把手”问题。一来,教师与互联网不同,的确一个人或夫妻就可以创业授课,无需完整团队。二来,教育行业创始人大多数是教师出身,企业管理水平不高,也不擅长利益分享。 在教育行业,没有股份的副总裁也不在少数。2011年,环雅总裁张永琪曾说:“不给他们股份是不希望他们跟我一样周六日加班那么累。”[/quote2]

王根旺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