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 等待调控变奏
2008-10-16 02:21 特别策划

除了等待他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文 | 本刊记者 周一

2008年2月份,广东东莞、虎门一带50%左右的纺织企业倒闭或者迁厂。在虎门的街头,莱克缝纫机董事长阮明明感觉到了逼近的危机。往年台州产的一些缝纫机会销往东莞和虎门,但今年这里的订单多数已经消失了。莱克是台州的一个小缝纫机企业,数年前阮明明从宝石缝纫机集团副总的位置上辞职,创建了莱克。阮明明希望自己能做一些高端的产品,不要再在红海里打转转了。但那些努力并没有使他躲过广东危机的困扰。

2008年8月,台州最重要的事莫过于中捷收购飞跃。一个行业内龙头企业(飞跃)倒闭,最后由一位同城冤家——竞争对手中捷收购,这在国内的商业史上并不多见。此前7月份原中捷股份董事长蔡开坚因挪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被证监会处以5年市场禁入。一个月后这位“难兄”接纳了另一位“难弟”。在台州当地,多数飞跃的供应商们对于中捷的收购颇感欣慰,最常见的反应是“收账有保证了”。阮明明向《创业家》表达了他的担忧,“中捷很危险,飞跃会不会拖跨中捷?”飞跃内部对中捷的进入情绪复杂,其董事长助理陈国强对《创业家》称,那只是中捷的说法。

据说此前有数家国内外著名企业试图参与对飞跃的收购,但在台州包括浙江省政府的力促下,中捷最终入主,当地政府对辖区商业的控制力亦由此可见。

7月底,“凤凰”刚刚经过台州,莱克缝纫机董事长阮明明指着落在地上的广告牌说,那是“凤凰”留下的痕迹。在接受《创业家》采访前,阮明明特意打电话向他的主管单位下阵镇领导请示。几分钟前下陈镇工业办主任李钢拒绝了《创业家》的采访要求,“今年(经济)太困难了,我们什么也不想说。”经过20多年的高速成长之后,台州缝纫机产业陷入了内外交困的局面,其两大龙头中捷铤而走险挪用资金转投厨卫及钢材,而飞跃则被迫出售。重组之后,是拖跨还是走强,看起来仍旧是险象环生。而在他们之下,整个下陈的缝纫产业出路何在?李钢还没有找到答案。

“到7月份,该死的都死掉了,挺过来的问题都不大。”台州经贸委主任张锐敏对“危机”表示乐观。“一年多环境变化很大,但一些企业、行业表现不错,比如医疗化工、汽摩、造船、模具及塑料五大产业。”

“我们制造业9万多家企业,倒掉的只有20几家,已经到底了,不会再出现更严厉的形势了。”张锐敏向《创业家》说道。支撑这位中小企业父母官做此判断的主要依据是:

1、台州拥有一批70年代出生的董事、总经理,“他们思想活跃,理念与国际接轨,经营团队已初步出现了成功传承的端倪。”“50、60年代出生的企业家从去年开始已经慢慢退了,现在是70后主导,我们大概拥有100多位这样的企业家,年轻人执掌企业会看未来。”

2、台州现在拥有12家上市公司,目前准备上市的有10多家;

3、企业创新能力强,多数企业很重视研发品牌。

2008年7月,在吉奥汽车董事长缪雪中的推动下,台州成立了“70企业精英俱乐部”,尽管外界很快冠之以“自救”,但几位俱乐部成员不约而同的告诉《创业家》,“我们只是希望聚一聚,能交流一些经验”,他们接受采访的前提是“不谈飞跃”。一位受访者在采访结束时说:“飞跃问题其实众所周知的秘密,一个利润不足以覆盖财务成本的企业,有什么理由继续活下去,有拯救的必要吗?”对于飞跃以及缝纫机产业的严峻形势,张锐敏并不愿详谈,“我们需要居安思危,居危思变”,这句话意味深长。

跳开缝配产业,张锐敏不无兴奋,“现在看来我们挺过来了”,“2008年台州进出口总额首次超过温州,这在前几年连想都不敢想”。“现在形势基本明朗”。加重的语气似乎体现了他的信心,“中央领导在浙江的调研结束后,宏观调控下半年在浙江肯定会有变化,现在挺过来的企业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

王根旺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