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与赌徒!
i黑马 i黑马

天使与赌徒!

最近《福布斯》杂志谴责VC行业的赌博心态,把投资看成是“一个彩票体系”,在这里一些人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运气,然而剩下的人失去了他们的财富。如果天使投资人想要避免这样的命运,他们就得用某种方法投他们的钱(协商他们的投资条款),相比于VC同行在采用的其他方法,它们能够创造更多获得更大投资成果的机会。

没错,VC的商业模式接受这样的观念:他们投资中的绝大部分是赔钱的。VC赌博是他们投资组合中的一个小片,但是产生了高倍的回报,可能是20倍,有时会更多。

但是,绝大多数的天使投资人没有能力将个人的投资组合拓的足够宽,从而能够模仿VC喷雾——祈祷的模式,他们赌不起。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就像VC行业在过去的十年中学到的那样,孤注一掷的投资很简单,但是是一种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即使是用别人的钱在赌博。

在早期私人企业中的个体投资者需要有独特的投资条款和融资结构做保障,来增加实现积极广泛的结果的前景的可能,其中包括高的回报率。

在较早的一篇文章中,我鉴定了一个早期的投资条款的规定(一项私人投资可以出售选择权),这则规定给天使投资人提供了选择,从而确保了早期私人投资资本的回报,也确保他们能在公司实现预期目标时获得意应计股息。执行这样一个选择权,对于天使投资人的IRR有着重要的影响,现在我在认为这样的看跌期权应该成为绝大多数早期风险投资的必要规定。

除了增加不同的退出方式,天使们将自己能缩短投资运行时间归功于自己的聪明以及对那些替代融资条款和机构的开放。最近除了出售选择权,我还在注意“基于特许权融资”的风投几率——针对公司未来收益流的贷款过程,把它作为另一个选项去增加积极结果的可选性。

基于特许权融资(更多提起的名称是“收入贷款”)本质上看是一种债务融资,以公司的IP或者其他资产作抵押来未来的收入做担保。直到投资者收回了预定的原始投资2到5倍的收益后,才开始从公司的收益中按预先谈好的百分比每月定期偿还投资人的债券。

企业家一般更喜欢收入贷款,因为相比与传统的股权融资,这样的融资不会稀释创始人的股权。而且获得这样的融资不需要估值,能让公司控制管理权还有通常不需要个人对管理作出保证。

基于特许权融资能成为那些已经将高利润的产品推向市场并在寻找资金来扩大市场份额的公司通向盈利的一座有效的桥。虽然这给公司产生了一项额外的操作费用,但是比起一般的债券,这并不太繁重,因为每月的成本是随着收入的变动而变动的。公司将商议的可变动成本纳入收入模式中,从而确保能以一定的速度按约定的月度百分比从总收入中付款给投资人的操作,这样能保证公司足够的运营资本。

基于特许权融资还有能被那些从事早期投资的天使采用的应用程序。其优势在于为天使投资人收回成本以及获得引人注目的投资回报提供更大的确定性,之所以说是引人注目的回报是因为内部收益率一般会超过30%。

对天使和投资早期的投资人来说,这样的返回场景是相当吸引人的。能让你规避风险的返还本金、月度现金流、引人注目的投资回报以及股权参与这种形式的附带参与。

虽然有这样的吸引力,基于特许权融资被使用的次数很少,最好的情况,也只占那些投在早期初创公司的资金中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这中间有部分原因是VC的商业模式由于几个偶然出现的高回报的出口而存活下来,之后这些出口被认定是必然存在的。那些大型的VC基金为了向他们的有限合伙人交代,必须抓住任何实现两位数的内部收益率的机会,所以他们不得不全垒打,抓住任何机会克服超过十年的2%的符合管理费用以及25%的携带费用。这样的数学是行不通的。讽刺的是,VC居然不采用一种能实现内部收益率达30—40%的潜在回报的融资方法,要知道这种方法是确实存在的。所以VC是他们自己的商业模式的受害者。

对VC而言这里真正的摩擦是他们已经减少了潜在投资结果。无论内部收益率多高,哪怕是3到5倍的投资回报也没有让VC切除这种商业模式,因为他们不用弥补失败者。他们这种LP模式不幸的结果是投资组合追求绝对的二进制的结果,因为是全垒打所以会出现大量的“行尸走肉”和“冲销账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听到VC模式崩溃了,VC基金开始走下坡路了。

天使和他们的咨询顾问不应该模仿VC的模式,而是要避免VC已经疲惫的样板化的投资条款,去接受可选择性的概念——这为投资人提供了更加宽阔多样的积极的出口和投资结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