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第二大民企濒临破产 70亿贷款被套牢
王根旺 王根旺

湖北第二大民企濒临破产 70亿贷款被套牢

湖北第二大民企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已经濒临破产,而为其提供资金支持的中国建设银行、汉口银行等十余家银行,总计逾70亿元贷款或将面临打水漂的境地。

来源:网易财经

湖北第二大民企、宜昌市最大招商项目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已经濒临破产,而为其提供资金支持的中国建设银行、汉口银行、中信银行及中信信托、广西北部湾银行、中国民生银行等十余家银行,总计逾70亿元贷款或将面临打水漂的境地。

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一位内部人士处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在10月16日、19日,宜昌政府方面已与梁士臣等管理层进行两次谈判,而初步结果是由政府介入控股接盘,“具体控股方案正在谈判中”。

恢复生产需要至少12亿元资金

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湖北第二大民营企业,作为宜昌市“有史以来最大的招商项目”,其产能大跃进的背后是资金链早已崩盘。

网易财经此前曾报道,该公司已对90%以上、超过3000名员工进行“长期放假”处理。而原本许诺的11月底陆续复工亦未实现。在三峡全通目前已建成的全部工厂总共90条生产线中,截至目前,依然仅只有2条生产线断断续续生产。

两年内上马90条生产线,建设620万吨产能,三峡全通创造的速度被称作“全通速度”,而为其提供支撑的“金主”则是十余家银行提供的逾70亿元融资,在三峡全通全线停产之时,这些资金或将面临打水漂的风险。

三峡全通的流动资金的巨大缺口在今年年初就已出现。网易财经获悉,在2012年4月底,三峡全通还款到期的借贷资金就已达到22.5亿元,涉及贷款超过30笔。

三峡全通董事长梁士臣告诉网易财经,目前三峡全通从银行借款的金额规模约为70亿元,而若要恢复正常生产需要至少12亿元的流动资金,“目前企业确实非常困难”。梁士臣向网易财经透露,目前中国建设银行对于三峡全通的的贷款规模在11亿元左右,汉口银行的贷款规模则在5到6亿元之间。

梁士臣表示,三峡全通目前的两项工作就是一方面是从一些大央企拿加工单子以获得“微薄利润”,另一方面从政府、金融机构争取获得资金支持。但是,其坦诚,由于目前很多金融机构出现撤资行为,三峡全通获得新的借贷变得更加困难。

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则向网易财经透露“对三峡全通提供贷款的银行有十多家,目前公司资金压力确实比较大,正通过银行贷款及企业自筹等方式解决。”

赵大河此前担任总部位于宜昌的国企湖北宜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11月中旬出任三峡全通总经理。“政府及金融机构对他的能力比较认可”,梁士臣如此表示。

 资金链崩盘去年早有征兆

“2011年下半年以来,欧债危机波澜频起,国内银根紧缩不断。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经济形势,三峡全通也面临了前所未遇的困难与挑战:资金短缺、融资艰难、人心浮动 。”2012年5月18日,梁士臣曾在该公司的内部大会上如此表示。

而事实上,三峡全通资金链的捉肩见肘在2011年三季度即已到了极其危险的地步。网易财经调查到,在2011年8月份,三峡全通即已出现生产线全线停产的危机。

“如果没有汉口银行,生产线就断炊了。”三峡全通涂镀板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兼融资总监易新跃曾对外坦诚此次危机。

而当时对三峡全通施以援手的汉口银行采取的紧急措施是:一周之内通过信托贷款2亿元。此后,汉口银行又通过承兑汇票,为三峡全通融资数亿元。

根据中国民生银行科技开发部总经理、武汉分行行长张金顺透露的信息,其在2011年8月份曾到三峡全通调研。而其得出的结果是“目前的困难是资金链紧张,二期项目产能得不到释放。”而企业“融资成本过高,贴现利率超过百分之九。”

网易财经了解到,早在三峡全通一期工程投产时,民生银行即已作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参与其中。事实上,在梁士臣已“金蝉脱壳”的唐山恒通项目产能大扩张时期,民生银行即已作为最大金主,为其提供巨额信贷及授信。不过,梁士臣称,在三峡全通项目上,民生银行借贷的资金规模并不大。

资金链的紧张在普通员工的工资发放上在此时亦显露出来。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尚在职的多个信源处证实,实际上从2011年年中开始,三峡全通即开始对员工长期拖欠工资。“从2011年年初开始,工资就没能按正常时间发过。”三峡全通多位员工向网易财经证实,“两到三个月连续不发工资的情况经常出现”。

而目前工厂员工今年8月份到11月份长达4个月的工资至今尚未发放。梁士臣亦对此坦诚属实。

网易财经获悉,2011年年底三峡全通工资发放的资金并非来自金融机构贷款,而是同在宜昌市的兄弟企业湖北宜化,借贷资金2亿元。网易财经就此事向湖北宜化董秘强炜求证此事,对方未作答复。

此外,多位三峡全通员工告诉网易财经,从2011年10月份起,三峡全通既已停止为员工缴纳社保,而每月却正常从员工工资中扣除社保款项。此消息亦得到梁士臣证实。

  多家银行逾70亿资金被套牢

网易财经调查了解到,在三峡全通大步迈进的进程中,为其提供融资及贷款的银行包括汉口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信银行及中信信托、广西北部湾银行,此外,中国民生银行及国家开发银行亦伴随其后。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0年5月三峡全通一期工程投产时,中国建设银行即与三峡全通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而在三峡全通的两次订货会上,中国建设银行三峡分行代表亦悉数出席。

此外,网易财经查询到,2011年12月月底,在中信信托成立的期限为18个月、总计4期,募集资金规模达13.4亿元的“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中国建设银行即承担了其中两期、总计2.697亿元的资金募集任务,而中信信托募集的资金规模为10.703亿元。

资料显示,此信托计划募集的资金将全部用于“向三峡全通补充其流动资金”。网易财经从中信信托该信托计划负责人处了解到,三峡全通信托计划将在今年年底陆续到期,而对于能否按时足额偿付本金和利息,其表示“目前此企业资金确实有点紧,处于一个艰难时期,可能会启动3个月延长期,以处理抵押物。”

而中信银行宜昌分行在2011年10月即已与三峡全通签订银企合作协议。中信银行总行副行长、武汉分行行长徐学敏对外表示,其时,该行对三峡全通在内的宜昌重大项目贷款授信总额已达28亿元。

为三峡全通提供巨额信贷的还有广西北部湾银行,这家总部位于广西南宁的地方商业银行对三峡全通表现出了难以捉摸的热情。据该银行官网消息显示,广西北部湾银行曾在10天内即对三峡全通发放了一笔4亿元的贷款。而在今年5月初,在申报、考察、谈判到审批签约不到一个月时间内,这家银行又为三峡全通提供了规模达20亿元的授信额度。

着手为三峡全通提供贷款的还包括国家开发银行,公开信息显示,在今年4月份,国家开发银行湖北分行副行长率队的管理层即已赴三峡全通调研,在6月份开始,包括国家开发银行总行评审局及湖北省分行行长等管理层均频繁赴三峡全通调研。

在更大银行提供融资或信贷的背后,也浮现出政府的身影。网易财经了解到,在今年6月,宜昌市有关负责人曾率30多位市直各部门领导及三峡建行、湖北银行宜昌分行、三峡工商银行等11家金融机构负责人赴三峡全通现场办公。但是,对于宜昌政府财政提供的资金支持,三峡全通总经理赵大河以“涉及到企业机密”未作答复。

  宜昌政府正欲接盘控股

在三峡全通爆发式的产能扩张背后,宜昌市政府近乎完美的“服务”无处不在。而在三峡全通当前境况之时,为其埋单的或亦将是宜昌政府。

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一位内部人士处得到的最新消息是:在10月16日、19日,宜昌政府已与梁士臣等管理层进行两次谈判,而初步结果是由政府介入控股接盘,“具体控股方案正在谈判中”。

对于此消息,梁士臣表示“目前还是以企业自身为主”,赵大河表示“未听说过”。

“我们可能将变成国企”,该位人士透露,三峡全通管理层都已收到相关的正式邮件,而管理层也已公开向各部负责人表示“谈判过程很愉快”。

事实上,网易财经从三峡全通了解到,早在今年2月份,宜昌市委市政府就已向三峡全通派出了两位官员担任要职,此二人分别为宜昌市市长助理王万修以及宜昌市财政局副局长韩庆顺,后者目前在三峡全通任职财务副总监。在4月份,在两位政府官员的作用下,三峡全通甚至从宜昌市政府财政部门获取了2亿元的借贷资金以暂时解决部分到期贷款。

此外,在上文中提到的中信信托“三峡全通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网易财经也注意到,为该信托计划提供担保的是宜昌国资所有的“夷陵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而抵押物为该公司拥有的估价为30.7亿元、面积达2800亩的两块住宅和商业用地。

而出乎意料的是,宜昌市招商局重大项目科科长赵勇在回应网易财经询问时表示,三峡全通项目最开始的招商、管理、服务均不是由宜昌市招商局负责,该局对此项目自始自终均未参与,而对于该项目是由哪个政府部门管理,赵勇讳莫如深。

在“全通速度”的背后,宜昌政府财政为三峡全通项目提供的扶持资金规模以及政府接盘将以何种方案进行尚不得而知。而目前的情况显示,梁士臣的三峡全通或将走向与中冶恒通一样的“脱壳”线路。

对于宜昌市政府定下的三峡全通三期工程,梁士臣表示现在已经没有能力上三期工程。“市场没有起色,首先要保证企业能生存下去,能够恢复30%的产能也许就能度过难关,也就是说要回复15万吨产能,目前的产能在8万吨以下”。

梁表示如果得不到资金,至少要等到明年2月份左右才能缓过气来。对于三峡全通出现目前境况的原因,其感慨“企业刚刚创业,还没有产生造血功能,却遇到糟糕的宏观经济形势,市场变化太快。”

对三峡全通公司的进一步发展,网易财经将继续关注。

民企 三峡全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