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与蔡文胜厦门行之万字创业心得分享
王根旺 王根旺

李开复与蔡文胜厦门行之万字创业心得分享

在分享会开始之初,大家虽带着很多要请教的问题,但都羞于开口。蔡文胜意识到这一点,就回忆起自己05年第一次开站长大会的时候,紧张的双脚颤抖,连“大家好,我是蔡文胜”这样的字眼,也要原原本本的在PPT中出现,后来他经过努力,请教别人,锻炼了自己,才到今天这样的程度。

来源: @厦门琦琦

本文整理自创新工场李开复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在厦门爱特咖啡的演讲实录,由微博网友@成朋公关 、 @厦门琦琦 整理,对创业、融资、社交等众多话题进行了讨论,值得创业者关注。

在分享会开始之初,大家虽带着很多要请教的问题,但都羞于开口。蔡文胜意识到这一点,就回忆起自己05年第一次开站长大会的时候,紧张的双脚颤抖,连“大家好,我是蔡文胜”这样的字眼,也要原原本本的在PPT中出现,后来他经过努力,请教别人,锻炼了自己,才到今天这样的程度。

所以他认为,这样的害怕和腼腆是没有必要的,善于提问的人往往比回答的人厉害,而创业的第一个步骤也正是要善于提问。如果你发现自己欠缺了这点,而这个问题又是避免不了的,那你就去解决它。机会是要自己争取的,并且要牢牢把握住,而不是事后后悔。

创业者和投资者

在蔡文胜的鼓动下,大家开始变得踊跃。而众多问题中,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关系,当然也是大家提问的重点。首先,对于这样的一种关系,有人提出了疑虑,如果创业者在和投资者沟通的时候,将自己的idea交出去,但被对方拒绝,是否面临着idea被抄袭的风险?

对于这样的问题,蔡文胜和李开复两位都表示,虽然这是很多创业者都会产生的疑虑,但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担心!首先,投资团队需要的是产品而不是idea。现今的互联网行业,什么缺,就是不缺idea。任何一个你会想到的点子,都有一万人想到,你认为ok的点子,可能十万人会有。

其次投资者即使有这样的坏心,但他们还需要在这个行业里面为了自己的面子和尊严活下去,所以这样的基本信任还是需要有的,因为你是和投资者分享,而不是和巨头或者竞争者分享,如果连这点的胆量和信任都没有,是件危险的事。在分享过程中你会得到投资者对你的回馈,甚至他的拒绝对你来说都是一种信息,尤其是拒绝的时候,你要问为什么。

创业者需要有这个信心,因为你的产品和创意早晚会被别人看到。现在是创业的热潮,可能你没想到,但是别人想到了,但这也不代表你不能去做。如果你认为你的想法被听到,他们就能做的超过你,那只能说明你的点子不值钱。而如果你想到一个别人没想到或者没做过的东西,这就需要面对一个巨大的风险和未知数。

兼职创业

创业有风险,所以很多人选择在职的时候兼职创业,但他们却对于取舍问题困惑不已。

蔡文胜表示,每个创业者在创业之初,都可能因为钱或者是其他很多因素,不能马上开始,这样的情况很正常,也可以接受,先兼职再做大事的人有很多。但这个时间不能太久,它只能是短时间,在你对创业只是有个概念还不确定的时候,如果发现有一点起色,或已经决定要做,就不能再犹豫。特别是一个人兼职还好,要是已经有两三个人的团队,其他人已经在全力以赴了,你自己还患得患失,一方面想兼职不放弃工作,一方面想跟人家干,这个就不值得鼓励。如果有一个团队,一定要破釜沉舟,用坚定的心来干这个事。实在不行了再回去工作。一个人的精力有限,最好都用在一件事情上,才能把它做好。

关于成功

蔡文胜:“人一定要坚持才能成功,但最可怕,为什么世界上大部分的人是不成功的呢,因为他们坚持的方向错了。如果你走的路是对的,哪怕走的慢一点,最后都会到的。”

当你能理解到学校里学的都是刻板的东西,这已经是有救了,接下来你需要的就是知识的梳理。互联网带来的改变,是教育的改变,和知识获取方式的改变。以前在大学,知识的获取可能来自博物馆、图书馆和请教老师。但现在,这两个方面,互联网都可以满足你。你能在上面搜索到北大或者其他大学的知识,再者不懂就问,在学校可能只能问一个老师,但在网上百度知道、贴吧、微博、微信,有几万个人在帮你回答,这就能锻炼你分辨和分析的能力,这也是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能力,分析哪些是有价值的东西,这将决定你的成功。

上面说的这是细节。一个人成功经验,或是别人的所谓成功学,可能是他成功的经验,但很多东西未必适合你。当时他最成功的某个部分可能是没办法和别人讲的,我们在了解别人成功经验的时候,更多的应该是理解他做事的方法和技巧,而不是复制他走过的路。创业,从你自己的兴趣爱好开始努力最关键,不要一开始就光想着赚钱。创业,得是你真心喜欢,是你兴趣激情所在,你才能把它做好!但是在中国能不能做成谷歌或者QQ呢?它有天时地利人和等无数的因素,只要你有兴趣又乐意去坚持做那么一件事,你结果都不会太差。

投资者如何寻找和挑选项目,创业者如何寻找投资者

蔡文胜:关于寻找项目,就我个人而言,因为我是从个人网站做起。那么,我会比较关注个人流量方面。庞大的站长资源和市场上我第一时间了解到的产品相关数据,是两个很重要的渠道。第三个就是朋友同人之间的介绍。

至于如何判断,有三个点:第一、用户角度。你做的这个事情,未来可发展的空间有多大。比如你现在告诉我你做的产品是基于PC方面的项目,我就没有多大兴趣。因为在我看来PC已经开始没落,这个趋势很清楚,大家也都知道。

第二,用户规模。这很关键。产品初期,比如说关于小游戏的项目,一天100万的流量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赚不到多少钱。但如果对于某些行业,比如钢铁,虽然网站一天的访问量在三万,但它是有价值的,因为中国钢铁厂也就几百上千家,它的访问量足够,而且这个行业的价值太大了,你要赚它的钱就容易。

第三,团队。十年前,4399都是一个人在做,但07、08年开始,个人再去做大一个产品、一个公司就很困难了。hao123在03年的时候,一天已经是一千万的访问量,但整个中国没几个人知道是谁做的,也不知道有这个网站,可以说是市场给了三年的时间,让它慢慢来做。但是今天,大家每天都在想做什么公司赚钱,包括大公司也虎视眈眈,很少有那种时间让你三年的时间慢慢来,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团队,能够很快的把事情做起来,包括找到一些互补。

如今,单凭一个创业企划书就能拿到投资已经成为传说,这种传说只会在00年,互联网刚刚开始以前,但现在基本上很少了。你必须要先做出一点东西,在小规模上尝试这个东西是行得通的,那么将来你融资,只是为了加大它的力度,加快它的速度,这个才是有意义的。

分享会上,有个在厦门大学的台湾学生说到自己有个“带大陆学生到台湾自由行”的计划,希望得到一些建议和意见。

李开复谈到,出去旅游很多人最大的感触都不是来源于那些著名景点。你若是当地人,就应该让他们可以深入地感受台湾的人情味,感受这种一衣带水的情感,带他们去看那些大陆看不到的东西,这个才是重点。另外,这个项目在他脑海中,意味着不是一个很大的团队,学生的经济能力不高,如何分摊过程中的费用,这些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作为投资者,他可能不会投这个项目。

但假如作为一个融资者,他会希望看到,你怎么能验证你能把这个听起来不赚钱的事,做到可以赚钱。投资者很希望看到创业者拿自己的钱来做事情,那代表你是真的豁出去了。你能拿自己的钱,带一个团队去跑一圈两圈,证明这些人都很满意,证明你没赔钱,我觉得这就是个好的开始,更容易得到投资的机会。

创业需要迎合需求,而不是创造需求

在谈及微信由来的时候,蔡文胜提到,其实在中国互联网的所有产品中,90%都是无心插柳,包括4399。

2011年1月美国出了Kik ,是第一个类似微信的产品,中国比较早开始模仿它的是米聊。Kik 原先是免费发短信的产品,但应用不大,因为你得先进行中文切换,多了一个动作,用户就不喜欢了。而米聊在三四月份爆发,就是米聊透过山寨香港一个团队做的talk box。微信一开始是为了阻击米聊,它也没想到会发展这么快。

Talk box有免费对讲机的功能。现在人手一机,大家接到不想接,那么通讯从同步转到异步就得到了需求。有些不想接就可以不接,他给你发了一个语音,你爱听不听,或当没听到。通过微信的启发是,我们不要去创造一个需求,创造需求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做法,因为没有谁能够去创造,只有极少数,像乔布斯那样的天才才能做到,我们做产品是要去迎合需求,看看人家需要什么东西,你去挖掘那个东西。

比如4399诞生于2004年。那个时候大部分人上网都是看新闻、搜索、聊天、听音乐,但是小游戏是片段性的时间能让你松懈,所以4399就应运而生。但在04年大家并不看好它,因为那时候条件不具备。第一,几乎每个家庭只有一台电脑,但到了05、06年,电脑开始普及,很多人有了第二台电脑,那么你就很愿意把你的第二台电脑留给你的孩子,那么他们就有时间去玩游戏了。第二,中国宽带普及的变换,也使得它在07、08年得到爆发。

所以你要看到趋势,不能说等到所有人都进来了才开始,那时候你是没机会的。微信也一样,现在要去做营销,可能赚不到钱,但你这时候不进去,那么一年以后两年以后,大家赚钱了你再去做,那意义就不大了。

关于天使投资人

如今,天使投资在中国越来越火热,很多创业者第一时间都是希望自己可以得到他们的投资,但往往不可得。如何找到天使投资人就成为了一个令创业者头疼的问题。

对于产品是否需要成熟,才能寻找天使投资的想法,蔡文胜提到:产品不成熟,说明你的产品不具备一些条件,才需要寻找投资。我们所说的天使投资其实分两类,一类是所谓的超级天使,你要找他们就必须产品有一些规模,因为他们每天见的项目太多。中国的天使其实不仅仅是你们知道的几十个,有几万个,而在美国,统计显示有300万个天使,也就是说他身边的人,哪怕老师同学都可能给他投钱,我们的身边也一样,你的亲戚朋友同学可能都是你的天使,这就是第二类天使。

所以,不要把目光盯着所谓的超级天使,这个难度很大。因为他们见的太多了。你最好的方法,就是说服你身边的这些天使。如果你没勇气说服你身边的同事同学在未来投你的钱,那么首先说明你的决心不够,你自己也没自信,然后却寄希望于奇迹发生李开复、薛蛮子他们看上你,这是不可能的。谷歌开始创业的时候,就是他老师投的钱。

于此同时,会场上的另一位创业者也分享了他自己关于天使投资的故事:在他创业的时候,基本上没听说过天使投资的概念,他自己本身也没有创业启动资金,全部投资来自四个同学每人四万的投入,三年后才开始寻找并得到投资人得到帮助。在他看来,其实现在不太需要考虑超级天使,亲朋好友都是你很好的老板。而且他认为“有多大钱做多大事”很重要。可能你大的做不了,但可以从小的做起,如果可以想好这一点,也是很靠谱的。

大学生创业

如今的大学生,创业热情都很高,但很多投资人往往不太敢投。那么大学生该如何选择创业项目,他们又该进行怎样的锻炼,也是该分享会的另一个提问重点。

李开复:虽然我曾经也写书鼓励过大学生,但是也确实认为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不高。两个原因:第一、中国的教育是应试的,僵化的。这种教育的结果就是,它给了大学生很好的基础,但是它把你僵化了,这不仅是教育体制的问题,还是文化的问题。美国人鼓励你问为什么,鼓励你去挑战权威,中国不这么鼓励,所以就把创新思维压回去了。但是绝对还是可以释放出来的,只是你需要一段时间一个过程,让你更有思维。第二、中国互联网创业比美国更难。所以大学生还是需要给自己累积一点经验、人脉,再去创业,成功的几率会大很多。

蔡文胜:对于大学生创业,我同意开复说的,成功率非常低,这里面有很多因素。在美国相对来说好点,那是因为美国的体制已经非常开放,拿到投资的流程都是非常好的,而在中国则非常难的。但如果大学生有决心,尝试一下是可以的,但不要抱太大的期望。作为学校来讲,就把创业当做一个锻炼,鼓励学生去尝试一个新东西,哪怕他去画画,学音乐,其实都是一个创业。你就把它当做一个磨练,但不要去影响正常的学业。除非这个创业已经得到别人的认同,也有机会去把它做大,那样的话就坚持去做。

这时在会场还来了一位特殊的参与者,他曾在微博上不间断的@了李开复先生400天。他是一位大四的学生,他想请教的是面临毕业,在兴趣和专业上取舍的困惑。

李开复:你因为没有实习经验,所以问的问题有点虚。当代大学生很大的错误就是大学四年没有去实习。现在的大学很多教的是比较应试和空虚的,有些老师也真的没工作过,只是比较理论化的教授。你只有去做了之后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你需要的是赶快找一个实习的经验,赶快挖掘你的兴趣,如果你实在找不到的话,至少找一个你认为不错的公司,或者找一个你认为诚信的专业,或者更多时间去尝试,脚踏实地去做才能得到方向。

蔡文胜:第一、做事最重要的是决心。你有决心@开复老师三四百天,那么你把精力用于其他事情,一定会有所成的。第二、行动。假如说你想做,不管是什么机会,你都要去做,做了才知道哪些对,哪些不对。

而会上另一位创业者,91手机助手作者,同步推CEO熊俊,他分享到的是,他大学学会计,但毕业的时候,头两份工作都不是会计,而现在做的是手机移动互联网技术。所以他认为,大学生最重要的是去尝试,在尝试的过程中才会自己适合什么,要做什么。空想而不去行动是不提倡的。

在分享过程中,一位华侨大学的老师也提出了关于学校想要建设创业园的想法。

蔡文胜:关于创业园,其实90%是不靠谱且没有意义的。在中国,像创新工厂这样能做起来的始终是凤毛麟角,公关、技术人员,到办理公司的一大批人,这是需要一个庞大的工程才能完成。但是如果把创业园当做学生的一个辅导中心,对学生来说能够接触一些新鲜的东西,辅导他们往兴趣去发展,那这个是有益的。

李开复:曾经去某个学校参观了创业园,他们给我看很多项目,但在我看来只有一个项目可以,就是孩子在鞋子上作画,然后拿去卖。所以不妨去考虑一些可能不是最热门的领域,可能做一些服务业,办个小吃,或者画点画,做些工艺,这些都是学习的过程。实在要创业的话,可能做一个移动互联网上一个小小的免费的移动APP,当然这也可能是边缘的。一开始想的越大越不可行,从小做起,最重要的是踏踏实实地做出了东西。

社交应用

现在的互联网,社交无处不在,这又成了分享会的另一重点。而微博和微信的迅速发展,也成了首当其冲的发问点。

1:现在微信的商业模式可能相对来说更火爆更成熟,相比微博来说有更强的属性,那么微博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蔡文胜:微博也是这两年成长最大的产品,但是最近用户在增加,活跃度却在降低,大概只在20%,但是微信本身有个熟人关系,所以它的活跃度可能达到80%。微博错过了一个最佳机会就是没有做类似微信的这样一个产品,还有就是它的开放平台做的不够好。微博当时开放的时候是想做一个平台,让大家来介入,但微博作为一个信息来源还是有很大的价值,微博营销还是有很大的空间。

而微信作为一个生态链,从正能量和负能量来看。微信晒的都是美好的生活,而微博里传播的都是坏话八卦这样的负能量,一个地方如果都是负能量,它怎么也长不大的。微信现在才刚开始,机会非常大,但是怎么做,就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微信应该可以考虑做几个平台,比如手机游戏的介入,这些也是我们创业的机遇。对于创业来讲,我们想要做一个微博或是微信,难度很大,但是我们基于这个平台去做创业,这个价值还是有的。

2:社交无处不在,那么移动互联网中社交的边界在哪。一款应用在杜绝社交的时候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哪些应用是不适用于社交的。

李开复:创新工厂在投资社交是非常谨慎的,一方面我们非常认可社交,但不意味着每个公司都要去做自己的社交网络,运用和打造社交网络是两回事,你需要深思哪个更适合你。无需社交网络,只是作为一个工具,你的凝聚性就比较欠缺,比较难打造品牌跟其他优势。但如果你要再打造一个社交网络的话,可能就需要从一个垂直的群体角度出发。

再去复制一个社交网络,难度会很高。你要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社交,什么是他们的需求,之后你要能够很清晰很实际地把这些东西讲出来讲明白,如果没有这种准备,最好不要去做社交的东西。

比如创新工厂最近投资的一个项目——啪啪。它其实是靠着新浪微博,很快的把一个关系网建立了起来,而不是重新建立。你可以去观察,当你使用注册了这个产品以后,它是怎样用你新浪微博的关系网,每一步,辐射建立它自己的关系网。它怎样用别人的社交网络来打造自己可以做的事情,这是它值得关注的点。

蔡文胜:社交其实就是一种关系,现在我们要去搭建这样一种关系网络比较难。最早是DDS形式,之后QQ聊天的形式基本上是零散的,那么自然在05年之后出现Myspace这种根据兴趣爱好建立的关系连锁代替,至于Facebook为什么能快速起来打败Myspace,在于Facebook把它的关系做到了你的同学同事,这种更大的联系。

关系链最强大的是你的通讯录,因为这里面才是你的家人,你最认识的一些人,这也是微信能快速起来的原因。对于我们创业者来讲,你要去搭建这样一个庞大的生态链是比较难的,所以介入它,你能够快速的成长。啪啪是一个例子,还有那个唱吧也是一样。但如果要自己做,就回到了垂直化,或者是当地化,这种是可以做的,比如小鱼网在十年前是厦门的一个小社区,如果我们同样搭建一个厦门之间的小社区,那这就有意义了,哪怕微信再怎么大,也不一定能打败它。

3:如果微信也出一个类似啪啪的功能,怎么办。

李开复:互联网巨头当然可以去复制类似的产品或功能,但这样并不认为我们就是死路一条,因为一个产品不可能做的又广大又谨慎,产品是有它的灵魂和精神在里面的。就像如果你把新浪微博的产品都加到微信上,这个产品可能很难用。Facebook和Twitter,谁也没把谁吃掉,在它们之后还能出Instagram。所以你要能够专注于自己的产品,知道你的敌人是谁,在不会立马被巨头踩死的空间上把产品做好,都是有价值的。当然有被踩死的可能,但是你更专注,不加乱七八糟的功能,因为你不可能因为功能打败一个巨头,当你想清楚了之后,专注的执行之后,把眼睛看到你的用户,不断去挖掘用户的习惯和需求,而不是看着巨头,看他们会copy什么,不是看他们有什么就copy什么,我觉得都还是可以杀出一条生路的,不是必然,但绝对是有机会的。

其他问题

1:目前网上购物是一个趋势,交易量也很大,出现一个词是比价网。对于专门做一个垂直搜索,像百度搜索那样的垂直数据有什么样的看法。

李开复:做这样一个网站要有两个假设,一是中国不能一家独大,或是两家独大,还是要有很多选择的存在,这一点还有待观看。比价需要有很多才能做的来。再一点,你需要很多商家的数据对你开放。我觉得这也是有一个问号的。所以我觉得这种比价网,它的价值是绝对存在的,但是它我觉得难度会比较大。观看在美国,这种比价网其实发展了很多年,但做了一次失败一次,做了第二次又不怎么成功,所以难度是有的。但是它的价值是存在的,所以也是我们乐意观看的投资方向之一。

2:移动支付的前景,微信具备财付通的情况下,今后还剩下多少空间。细分的市场在哪。

李开复:支付在中国是特别的困难。理由大家都知道,政府管制,这么多家不同的银行,他们之间没有一个非常一致的协议。现在又把微信加上来,希望腾讯在这方面开放的话有点奢望了,因为腾讯已经开放到我们都有点惊讶的地步,所以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太乐观了一点。

在移动支付方面,我们可能看的是线上的支付,那线上的支付可能更多的还是游戏的支付。所以我们可能也就仅仅看看那方面的领域,因为在移动互联网的领域,游戏未来两年可能是一个相当大的消费量。

蔡文胜:如果小公司要做移动支付这方面,特别是标准,难度非常大。第一是政策的原因,第二个技术的角度。Visa也在做,谷歌也在做,但世界上都没有一个太好的标准,所以要去成为这样的一个顶尖者,是非常挑战的。但是基于这样一个大的市场,如果你去做一个所谓的增值服务,这里面是有空间的。

3:餐饮推广方面如何和互联网相结合。

李开复:最容易的方法现在可能是微信,它可以让你有很多方法接触到客户。过去团购的弊病在于它给了消费者很大折扣,结果商家亏本,回头客也没赚到多少。微信的话,透过二维码,你能发offer给客户,提醒那些已知用户来你这里用餐,给他们一些合适的折扣,这点先做到。继而更有价值的是,可以让你在这个平台上做一些实验,比如说我打九折可以吸引80%的回头客,八折可以吸引90%,你可以用数学方法思考,怎样把移动互联网把线上的流量变成进店的流量。

4:引进美国的YC模式,有三点微创新使得其在中国能够相容是哪三点。

李开复:首先我觉得放弃商业化运作非常困难。YC模式,几千人挑选几百个人,给他们一点钱一点指导和希望。美国的成功在于,创业环境不难,但是这点我们真的比不上。而互联网对于初期创业者是挑战,并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助你,而是帮助有理想年轻的创业者先加入创业的行列,然后再慢慢做交流和培训。YC模式在中国不是不能成功,但是可能需要更多的耐心,需要投更多的项目才能得到回报,然后回报率远远不如YC,还要抱着多年赔钱的打算。而且YC成功秘诀在于它的品牌,当一个品牌做大到审查都不用,闭着眼睛就给你投的地步,你不成功也难。但是要怎么打造这样一个平台,不是你做了两件事情就能完成的,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很艰难但有意义的事情。鼓励你们继续做,但是不是很看好。

蔡文胜 李开复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