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夏普电视双雄变双“熊”!
i黑马 i黑马

松下、夏普电视双雄变双“熊”!

松下的最终亏损将达到7650亿日元,夏普将达到4500亿日元。过去的“平面电视双雄”本财年将出现连续两年的巨额亏损。

“并非是隐瞒或者谎报,此次作损失处理的无形资产,是视将来收回的可能性而决定的”。10月31日,公布2012上半财年(4~9月)结算结果的松下社长津贺一宏表情苦涩。
松下社长津贺一宏(左)及夏普社长奥田隆司均表示“因削减风险资产而减少了负担”,但并未透露下一步的发展经营王牌

松下2012年5月公布的2012年财年合并最终损益预测值为盈利500亿日元,现在却一下子变成了亏损7650亿日元。原三洋电机的太阳能电池、锂离子电池业务、手机业务的商誉费及无形资产累计减损为3555亿日元。并且因预计将来无望获得足够的应纳税所得,所以上半财年一举减值了4125亿日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

多次流出的“脓血”

津贺社长就收益预测值突然变化的原因解释道,“去年有东日本大地震及泰国水灾等明确的外部因素,虽然今年没有这些原因,但销售额却急剧下滑”。但是,太阳能电池的市场价格从今年春季前后就已经跌落,且曾宣布退出海外市场的智能手机业务,又刚刚于今年春季宣布进军欧洲市场。

津贺是2012年6月继前任社长大坪文雄之后接任社长的。大坪卸任时称“脓已出尽”,并预测2012财年将实现最终盈利。然而,松下一名高层表示“其实脓并未完全出尽。津贺做好了对照大坪的结算报告,在自己任期内再次挤脓的心理準备”。

KPMG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原代表、注册会计师村田守弘表示,“此次的减值处理时机是否真正恰当,尚有讨论馀地”,但也同时认为“动大手术或许是现任管理层作出的强有力的经营决策”。“有一种海外企业常用,而日本却很少见,称为Takeabath(利润大清洗)的方法,就是管理层更替时对过去的财务做清算。日产汽车社长卡洛斯·戈恩也曾否定过以前的经营,并实现了业绩V字型恢复”村田说。在记者发布会上,津贺就原来乐观的收益预测值以及手机业务的海外发展表示:“这些是以前的经营决策”。

但“与过去诀别”已经不能作为松下复兴的口号了。该公司股价在发布结算报告的第二天就跌停,比前一天直降100日元至414日元。週末过后仍低于400日元,持续刷新了年初以来的最低值。

村田指出,“挤脓举措并未获得肯定的原因是现在的松下找不到下蛋的鸡”。成为巨额亏损主要原因的递延所得税资产减值便如实证明了这一点。

松下表示,2012年3月底该公司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为5649亿日元。此次减值4125亿日元,还有1642亿日元。儘管该公司未公布算方法,但递延所得税资产的资产性一般根据将来的收益预测值算出,“松下这样的亏损性质企业大多以5年内的收益预测值为计算标準”村田认为。

根据实际税率反推,要收回今年3月底的5649亿日元递延所得税资产,松下需要在今后5年内获得总额1.4兆日元左右的税前利润。而据减值后的递延所得税资产馀额1642亿日元推算,今后5年的税前利润预测则减至近4000亿日元。

虽然只是推算,但可以认为,目前松下已被审计公司打上了今后5年内每年只能获得800亿日元左右税前利润的“烙印”。

松下认为今后仍能保持7兆日元以上的年销售额,如果税前利润不到800亿日元,那么利润率就是2%以下。儘管津贺社长称“今后将在2015年之前以营业利润率(达到)5%为最低标準调整各项业务”,但不得不说道路艰险。

夏普充满期待的“IGZO”面板业务也希望渺茫

夏普的经营问题比松下暴露得要早,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该公司11月1日宣布,2012财年的合并最终损益将出现4500亿日元的亏损。

除了大型液晶面板存货估价损失之外,此次还计提了太阳能电池设备的资产减值损失。伴随着收益预测的下调,还减值了递延所得税资产,亏损幅度比上次的预测结果增加了2000亿日元。

因现金收支低迷徘徊,夏普在上半年(4~9月)的结算简报中首次写上了“企业继续维持经营的前提存在重大疑义”。在11月1日行的分析师结算说明会上,会场的前排座位坐满了分析企业信用风险的分析师。

夏普社长奥田隆司表示,“在(围绕融资)与银行协商时找出了风险问题,并制定了下半财年以后可稳步提高业绩的计划”,同时宣布业绩已触底反弹。他再次强调了以前提出的以“2012财年下半年实现营业盈利”为目标的方针。但因为该公司每次发布结算报告时都会下调业绩,所以很少有市场人士对奥田社长的话信以为真。

对夏普沉浮起到关键作用的是平板电脑及智能手机使用的中小型液晶面板。该公司打算向中国联想集团及美国惠普(HP)销售新型液晶面板“IGZO”。但一位面板业内人士断言,“从各公司的产品开发动向来看,本财年内正式配备IGZO的可能性为零”。

因继上财年之后再次出现巨额亏损,夏普9月底的资本充足率已降至10%以下,为9.9%。预计2013年3月底的现金和银行存款为1600亿日元,2013年9月份到期的2000亿日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偿还问题也令人担忧。低迷的股价与夏普视为后援的台湾鸿海精密工业的出资谈判的障碍成了恶性循环。一位信用分析师断言,“情况已经非常紧迫,甚至会被市场排除在下财年融资机构感兴趣的对象之外”。

市场对花费心力清算过去巨额投资的“双熊”投去了冷峻的目光。

Via i黑马 By 小板桥 太郎 田中 深一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