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凌:YY是吃草的企业
王根旺 王根旺

李学凌:YY是吃草的企业

这个在腾讯眼皮底下成长起来的草根平台,可以安枕片刻了。

文/ 本刊记者 李默涵

2012年11月21日,欢聚时代登陆纳斯达克,打破半年多来的赴美上市坚冰。

雷军100万美元天使收获了约112倍账面回报,晨兴创投的回报是13.9倍,思纬投资13.5倍,纪源资本2.5倍,老虎基金的投资则贬值50%。

2005年6月广州一间民房内,多玩游戏网低调创业。据说李学凌最初对游戏语音并不“感冒”,直到iSpeak同时在线人数超过5万人时,他才恍然感到这可能是“1亿美金”企业的爆点。2008年7月,多玩YY上线测试—YY是语音二字拼音首字母的缩写。对于需要大量双手操作的网络游戏来说,语音的沟通便捷性有着不可替代的优势。

在YY平台上,早期用户主要来自游戏玩家,时至今日,也是“学生和打工者,三四线城市”居多,人均年消费250余元的平台。在这里,用户可以向自己喜欢的歌手赠送种类繁多的礼物,这些礼物从一元到万余元不等,包括诸如“爵位”、“豪车”等丰富的道具。

2012年6月,李学凌在一封给员工的公开信中宣布公司将启用新名称“欢聚时代”。游戏语音的说法也因此升级,他们将自己称为全球首个富集通讯业务运营商,“使人们能够通过视觉、听觉甚至触觉、嗅觉等渠道,自如运用文本、语音、视频等综合手段进行沟通”。

“我们一直觉得语音将会是一个重要的互联网应用,但是现在变成这么大规模的平台,确实有点惊喜。我们希望未来,能够提供更多的服务,把YY做成一个可以帮助很多产品的基本平台。”李学凌在新浪微博的访谈中说。

他还感叹,企业分吃肉的企业(不需要大规模用户积累就可以赚钱)和吃草的企业(需要积累大规模用户,早期无法赚钱),YY是一个吃草的企业。吃草的企业进入状态慢,持续力,但规模化能力强,要耐得住寂寞。

启明创投合伙人童士豪当初看过李学凌的企业,但没有投。他在《创业家》黑马成长营课堂上承认自己犯了错,当初担心腾讯做的话,对YY的冲击会很高,但没有做足够的功课去了解到底游戏语音对腾讯有多重要,“结果QQ Talk 两年之后才出来,这给YY不错的空间发展,再加上李学凌同学的努力,成为今年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

2012年年初,李学凌对《创业家》说:“我曾经跟陈年比看谁是第一个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结果我比他晚了两天。”登陆纳斯达克,显然为李学凌扳回一城。

这个在腾讯眼皮底下成长起来的草根平台,暂时可以安枕片刻了。不过,QQ Talk仍然是YY最大的竞争对手,而视频群聊也面对着相当的政策风险。加之其移动互联网平台惨淡的经营现状,李学凌要想真正站稳脚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点评:

刘芹(晨兴创投合伙人)

7年前多玩成立,一万小时定律,熬出了一点基础。还记得2008年奥运会的时候我跑到北京,在后海的一个酒吧力劝曹津和赵斌加入多玩,仿佛昨天的事情。谢谢你们的信任,也谢谢学凌和雷军的信任,大家一起把多玩带到今天。

投行告诉我,最近美国本土有四家路演的公司都放弃了上市,在这种市况,YY能上市真不容易!相比过往的中概股,YY面临的上市门槛已大大拔高。靠单一的概念很难受到市场的追捧,凭借营收增长而以亏损状态上市更是无法实现,我们的定价非常谨慎;只有基本面强劲才是出路。

YY的IPO已经告一段落,回望这段路程,深深觉得美国股市有世界最成熟的投资者,他们有冷静的判断,愿意投资有潜力的优秀团队;他们也非常冷酷,依然对中国公司抱有深深疑虑。YY依靠过去业绩说服了IPO投资人,路才刚开始,任重道远,后面要靠每个季度扎实的业绩建立信誉,才能完成从优秀到卓越的转身。

(摘自@晨兴刘芹微博)

他们想“放朵大礼花”

成从武:其他人绕不开高德

孙陶然:卡位移动支付

盛发强:三极产品的魅力

王兴:长期的“贪婪者”

赵文权:并购凶猛

吴海:红海创新者

刘松琳:成为好孩子

丁列明:做国人用得起的抗癌药

曹晓春:制药业的幕后英雄

李学凌 YY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