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成制衡还是征伐突进?华为之隐秘猜想
武陵山行者 武陵山行者

守成制衡还是征伐突进?华为之隐秘猜想

按照轮值CEO的说法,以及一些制度设计,华为隐隐有忠臣辅国的治理倾向,如果仅仅是网络设备这等大局已定的领域,这种偏向守成、维稳的做法是正确的。

来源:虎嗅网 作者:@武陵山行者

守成制衡还是征伐突进?华为之隐秘猜想

违背常理的背后,一定有其隐秘的故事。今个儿打算从华为说起。

最近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不上市的原因之一在于公司一旦上市,可能会让很多员工一夜暴富,从而影响到员工的奋斗精神,也会引起中高层管理人员的流失。并引用华为总裁任正非内部讲话精神:华为董事会不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而坚持以客户利益为核心的价值观,驱动员工努力奋斗。轮值CEO表示,只有华为的这种股权结构可以做到不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目标。我对此感到很诧异!前段时间,梁稳根(三一重工)也经常说一些出格的话,比如“把三一交给党我非常高兴,生命都是党的”、“党员娶的老婆都更漂亮”,这番话出自一位杰出的企业家,也令我感到很迷惑,背后或许有隐情吧,后来借搬迁总部三一重工才把一部分隐情婉约披露出来……

市场经济年代,我认为存在三点最基本的共识:兄弟们搭伙出来做点事业最终要落实到荣华富贵,打天下是第一步;基于股权的企业治理是为了兄弟们在分手或退出时更为文明,上市是最透明的方式,不至于兵戎相见;企业的目标天经地义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这是经济学上的万有引力定理。但是,华为说这三点共识都是不对的,要搞“灰度反资本”主义:有股份的不能占有、能占有的只有一个人,这个比例还很小。到底蕴藏着什么逻辑呢?

权力传承的魔咒,伟人都不易克服

权力传承这个问题太过忌讳,我准备讲一个伟人的故事。华为也是由伟人领导的革命事业。

孙中山为什么没指定接班人?当变脸比翻书都快的军阀冯玉祥兵变把曹锟给抓了,电邀孙中山北上主持政务,孙中山当即到北京上任。但路途就病倒了。从发现肝癌到死亡只给了他一个半月的时间,他自己是医生,深知时日不多,从党国的最高利益来看,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从三大弟子汪精卫、胡汉民、蒋介石中指定一个接班人,安排其他人效忠和完成接班程序,哪怕举行党内紧急民主选举也行,但是孙中山并没有这样做,他在做些什么呢?他在等他的三大弟子有一人推荐孙科接班,接替总理位子。时代已经是民国了,自己强行指定儿子做接班人肯定贻笑大方的,但只要有一人提出,另外二人便只好随声应和,孙中山便可以“托孤”,结果没有一个人主动推举,孙中山很愤怒,就撂挑子了,总理遗训中对接班人这重大事项根本就不提,临死前留下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这是说给他自己听的,眼看着自己的霸业即成,突然间就要死去。如果孙科继位,我想应该是“刘备白帝城托孤”的重演了。

那为何汪精卫胡汉民蒋介石三人没有一人提议孙科接班呢?首先,汪精卫当时还是一个书呆子,他认为孙中山的革命是真诚的,不是为了孙中山个人的权力,不能“以己之心度人之腹”。汪精卫认为,如果提议孙中山的儿子接班当总理,那是对孙中山的侮辱。所以,汪精卫没有提议孙科。最了解孙中山心理的是胡汉民,孙中山对他都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了,如果胡汉民提出孙科接班当总理,汪精卫与蒋介石无法反驳。胡汉民是有野心的政治家,他知道孙中山不死,孙中山听他的;孙中山死了,江山就该归他。所以,他就不提孙科接班的话题。蒋介石自认军队在自己手里是迟早的事,自己的黄埔弟子才是货真价实的实力,他当然不能容忍孙科接班。

孙中山临死前的一个半月时间内,他头脑清楚得很,他不甘心自己给别人作嫁衣。但孙科已没有什么机会,所以,他死前最后一刻只跟廖仲恺的妻子何香凝“托孤”,托的不是孙科,而是宋庆龄。他求何香凝夫妇善待宋庆龄……

这个故事到这里暂告一段落,教科书上有另外一个说法,你愿意相信哪一个?

任正非是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人物。传统文化的复杂性,也会深深进入任正非的思想之中。徐直军这段话,我的理解是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向公司和领导人效忠;另外一个是,坚称公司不上市,从制度和思想上,确保队伍团结一致,告诫其他团队弟兄们不得套现离队。

华为的管理制度,趋于守成和制衡

华为EMT主席采取轮值制,去年又推出CEO轮值制,共设三位轮值CEO,三位高管轮流担任CEO,每半年轮换。平时,三个人各自有分管领域:一个是管人力资源委员会,一个是管理战略与发展委员会,还有一个就管财经委员会,也就是公司的人、财、事,这三个是固定分工。而轮值CEO则是三个人中,轮流一个人做一段时间的老大。

三人CEO轮值制是不是类似于孙中山三大弟子的制衡模式?虽然说孙中山死后蒋介石的北伐才使得国民党当权,但孙中山在世时,就已经按照制衡的模式安排三大弟子,三足鼎立,互相掣肘,效忠自己一人,三人都无法夺权。论资格,汪精卫领先;论谋略与威望,还属胡汉民,因为孙中山晚年自己都承认他听胡汉民的;论军权,显然在蒋介石手中。按照孙中山的经历,他应该知道如果不指定接班人,国民党立刻分成三派,最大的可能是国民党在打下天下前内讧而夭折,事后胡汉民、汪精卫、蒋介石也确实走向了分裂,胡汉民说老大死了,你们都得听我的,听者寥寥;汪精卫先在广州和孙科倒腾,后在武汉单独倒腾,最后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蒋介石结盟宋美龄,以及利用枪杆子搞掂了这一切。以这个线索来理解孙中山去世后党内十年纷争,是不是更为一目了然?

徐直军说:华为再过10年、20年,如果说轮值CEO制度一直在转,而且转得华为公司很好,那么大家就会说华为的轮值CEO制度是成功的;如果说最终转得华为没了,那肯定是失败……至于华为能不能成功,只有神仙才知道。”这段话说得非常虚弱。我的理解却是,轮值CEO制度现阶段运作正常的唯一原因,是任正非像神一样的存在。轮流坐庄这事只存在于悟空和玉帝老儿的口水战中,尧舜禹的禅让都是假象。相比之下,联想柳传志就做得很轻松,一开始就没有“家天下“这一束缚,所以很早就开始培养接班人,其他跟着自己打天下的兄弟们也都得到了极好的安排:该上位的上位、该拿钱走人的拿钱走人、该分家的分家,妥妥的!

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因为任正非还在,这种轮值CEO集体负责的制度,很难做出任何有风险的重大决策。反倒是不断会有人想借助有风险的重大决策来翻盘,推翻整个制度。这种制度,根本上就不稳定,需要不断维稳和肃清另类。

手机消费者市场群龙无首,出现千载良机

按照轮值CEO的说法,以及一些制度设计,华为隐隐有忠臣辅国的治理倾向,如果仅仅是网络设备这等大局已定的领域,这种偏向守成、维稳的做法是正确的。但华为想要做好消费者BG,客户从几百家运营商扩展到几十亿的消费者,已经是不一样的世界。

华为这样一个庞大的华为帝国,一划为三,网络设备,企业,消费者。在这三者中,消费者才是日后真正的引领者和牵引力!全世界所有的电信运营商都将在他们内部的核心网络上来迎合消费终端的变化和反作用,即智能消费终端反作用于网络设备。反过来,诺基亚(西门子)、摩托罗拉因为在终端市场失去领导地位,导致运营商的网络设备供应也进攻乏力,它们现在都快从运营商供应市场清退完了。华为已经在运营商网络设备领域独步天下了,如果华为能在消费者市场再一次强大起来,网络供应与终端设备形成关联、互相策应,那么电信运营商则成为华为的电信牌照马甲,而电信运营商所谓智能管道提供商的定位都站不稳。他日风云际会,定能宇化为龙,十年后的电信市场变局,我们相信任正非已有谋划,比如,华为已经在海外开始接管中小电信运营商的整个网络运营了。

全球来看,智能终端产业链的分工合作亦会按照电脑、彩电的产业模式向中国大陆转移,最终,中国大陆必定会有本土智能手机消费者品牌脱颖而出,反过来征伐全球。在乔布斯羽化成仙之后,智能手机产业群龙无首,三星崛起的速度加快。《周易》言“群龙无首,吉”,这个话头告诉世人的是,在思想精神、科学创新之域,失去了终极裁判者,就会价值多元,道并行而不相悖,称之为“吉”。世上没有强有力的控制者之后,就意味着群雄并起的时代即将到来,这个机会窗口期并不长。

现在华为的疆土辽阔,但远非天下已定。华为要打下消费终端的全球市场,是依靠忠臣辅国,还是良将开疆扩土呢?华为消费者BG已经开展了足够的试错实验,余承东合适吗?这是一个关键性的选择。

请关注 @武陵山行者。下集预告:用忠臣还是用良将。

注:本文不涉及任何企业机密,一切来源于历史典故、公开资料及个人YY,谢绝联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