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创造者Linus Torvalds获选ISOC网络名人堂!
i黑马 i黑马

Linux创造者Linus Torvalds获选ISOC网络名人堂!

Linus Torvalds创造出开放式Linux,现在网络上有很多人都采用Linux,包括Google和Facebook;Torvalds也创造了Git,如今网络上有很多软件设计师都使用这款软件打造各式各样的应用程序。不过Torvalds对网络的贡献不只这些。

他还在网络上掀起严肃的笔战。过去几年来,Torvalds已经变成最善于表达且最有魅力的科技产业评论家之一。

他那风趣幽默、直言不讳的Google+贴文,时常比《纽约时报》,甚至《Wired》上大部分的故事得到更多的评论和注意。他对于挑起网络论战真的很有一套,他有些名句,像是“多言无益。有本事让我看程序码。”(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已经变成T恤上的标语。他的其它杰作,例如把硬盘比喻成成Satan,或是对Nvidia比中指,批评Nvidia是Linux软件设计师社交最难打交道的公司,已经让很多营销人员通宵达旦绞尽脑汁想对策。

Torvalds跟世界上大部分知名的软件设计师不一样,他不帮任何一间大科技公司的公关部门工作,所以可以这样畅所欲言。如果他效力于IBM或红帽公司(Red Hat),他可能会变得绑手绑脚。不过Torvalds的薪水来自非营利性质的Linux基金会,所以他可以自由行事。当他需要从Linux专案的程序码争论中休息一下时,他就会在Google+上面发文。他发文时所抱持的诚实态度,是Linux成功的原因之一。

今年稍早,Torvalds加入杰出人物的行列,入选进网际网络协会(Internet Society’s,ISOC)的网络名人堂。现在,Linux不但已经是网络的核心之一,还驱动数以百万计用来上网的Android手机;从Git软件衍生而来GitHub,已经重造软件协同开发技术,更别提带给社交网络多么大的影响。

不过当我们告诉Torvalds,我们想要为他写一篇专访以纪念他入选网络名人堂时,他对网络的其他贡献就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一开始,他忽略我们想进行的主题。已届中年的Torvalds最近突然受到国际奖项的表扬,虽然他没有直接说出来,不过我们可以感觉到他不怎么想炫耀Linux在网络上的地位。

于是我们巧妙地把话题转向他使用Google+的经验,问道:“为什么你是唯一在Google+上受人瞩目的人?”

Torvalds把球打回来:“拜讬,那大概是网络上最悲哀的句子吧。其实我不是个非常政治正确的人,对事实感到生气并将之公开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我真的觉得我是相当乐观、快乐的人,只是我没有那么正面,如果你瞭解箇中差异的话,你懂我意思的。”

“所以我有时候会在G+上面抱怨,而且读大家的评论也很有趣(以一种很悲哀的角度来看)。不过你说我是G+上头唯一让人感兴趣的人,这代表你的编辑可能会想要扩大他们的交友圈。”

很快我们用非常有趣的方式互相吐槽,谈论很容易被冒犯的人、安乐死和最棒的话题:网络安全业的罪行,以及因为发现像Torvalds这类的人所遗漏的错误,而变得有名的网络安全研究人员。

你可能早就知道,Torvalds是一名评论家。他说:“他们一开始采用合情合理、很明显的假设(网络安全很重要),然后就无限上纲(网络安全比任何事都重要),而且使用制造恐惧的方法做为让他们无限上纲的主要方式。”

在这个时候,他已经砲声隆隆了。

“网络安全世界的经济非常、非常恐怖地龌龊,而且绝大部分是靠着恐惧、恫吓和黑函,这就是为什么我把他们比喻成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就算你知道有个没唸完高中的笨蛋,偷窃照相设备、用荒谬的规则骚扰其他人,你没办法真的仗义执言,因为你就是拿他们没办法。”

沉重的一击。

“我偶尔会对某些人做的事感到印象深刻,尤其是那些使用很难懂的方法处理看起来无害的漏洞,并以此作为功绩的人。然后这些人为了利用他们的发现,必须进行有趣的头脑体操,把整件事变成很肮髒的事务。要嘛是某些“最棒的网络安全行动”垃圾背后那勉强掩饰的黑函;要不然就是非常小心操弄、时间安排巧妙,好让整件事看起来很重要又有趣的公关事件。”

然后他猛烈抨击我们这些在科技媒体工作的人,他说我们居然照单全收,让每件事都变成“大型闹剧”。

干得好。

如果你有荣幸跟Torvalds会面的话,你会发现他不是什么愤世嫉俗的人。他行为举止有礼、友善,诚实的态度也很讨喜。你可能对他那些有点暴躁的线上文章有不同的看法,不过其实那些文章颇有洞见,而且虽然他把我们比喻成小丑,我们还是觉得那些文章很有趣。

他的态度也很适合Linux。当Linux的主要竞争对手微软视窗操作系统受挫的时候,Linux就洋洋得意,宣称自己在过去20年来所做的改变都是正确的(至少大部分是正确的)。Linux打算培养线上社交,招募成千上万的软件设计师,在网络上更加茁壮。社交中的成员会比较担心技术上的问题,而不是某人的营销策略。

整体来说,Linux的故事是一个不太真实的成功故事。

1991年夏天,Linus Torvalds是芬兰赫尔辛基大学(University of Helsinki)的学生,跟母亲住在一起。暑假前几个月,他买了一台价值3,500美元的一般电脑,看起来就像个灰色砖头,里头内建33MHz的Intel系统与4MB的记忆体。当Torvalds用16片软盘在电脑上成功安装Minix操作系统(早期版本的Intel机器专属Unix)之后,这名年轻的骇客很确定此系统有改进的空间。

所以他开始动手尝试,研读难以理解的Unix文件及操作手册,写一点改进Minix的软件。同年8月25日,他贴了一则目前已经成为传奇的讯息在网络上的Minux新闻群组:“哈喽,用minix的人,我正在做(免费的)操作系统(这是我的嗜好,所以不会像GNU软件那么庞大、专业)给386(486)AT複制品。因为我的操作系统跟minix很像,所以我想要知道大家喜欢和不喜欢minix的地方是什么。”

于是革命开始了。

现在,你无法想像没有Linux或是Linus的网络。Google的开源软件主任Chris DiBona表示,很难描述Linux核心在Google里面有多么无所不在。他在电子邮件访谈中写着:“Google使用非常大量的开源软件,不过没有一个专案拥有和Linux核心一样的重要性。自从我们在美国史丹佛大学发迹开始,Linux核心就已经用在每个伺服器和我们大部分的内部基础设施,如果你回顾Android系统的早期发展,会发现我们从来没有对于哪个核心最胜任我们的用途产生什么疑问。”

DiBona喜欢Linux,他也喜欢Linus引起的火花。他说:“Linus有优秀的才能,可以让大家注意到他想表达的论点。身处在这个爱骗人的胆小科技发言人横行的时代,这让我觉得很新鲜。”

Via i黑马 By Wire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