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那些大败局
王根旺 王根旺

2012年那些大败局

看十个成功故事,不如看一个失败故事更让自己警醒。团宝资金链断裂、24券无限止营业、维棉网之死、红孩子“贱卖”、耀点100老板跑路、品聚网夭折、雷士照明罗生门、星急便瘫痪、尚德生死劫、赛维LDK债务危机…在2012年这个所谓的“末日年”里,活着对这些公司来说是个最奢侈的事!

创业家网导读】看十个成功故事,不如看一个失败故事更让自己警醒。团宝资金链断裂、24券无限止营业、维棉网之死、红孩子“贱卖”、耀点100老板跑路、品聚网夭折、雷士照明罗生门、星急便瘫痪、尚德生死劫、赛维LDK债务危机…在2012年这个所谓的“末日年”里,活着对这些公司来说是个最奢侈的事!

  一、电商篇:倒闭潮

 

活着,是电商当下最幸福的事。泡沫最凶的时候,一个普通经理敢要价月薪6万,这种金钱游戏谁还玩得起?当浮华褪去,神马流量、转化率都是浮云,你手里的现金才是上帝。

“现在拿钱难于登天”,一个VC的投资经理对《创业家》说,“就算是拿到钱,电商也不敢轻易砸了。”

艰难过活的同时,电商都在企盼来年。“估计到明年一季度,行业就会回暖”,一位电商创始人如此判断。但春天真的会按时到来吗?

  团宝生死劫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任春雷

简介:2010年3月上线,2011年8月,总员工达2300人;曾获A轮2000万元和B轮2到3亿元人民币融资。

败局:2012年初,团宝被曝财务危机,VC拒绝追加投入,其业务顿时崩溃。12月,任称要打造新团宝。

教训:对团购网站来说,能够保证活下来最有力的因素是必须盈利,不然“倒下”只是早晚的问题

  24券无限期停止营业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杜一楠

简介:24券成立于2009年,为本地服务类团购网站;作为曾经跃居全国前五的大型团购网站,24券曾辉煌一时

败局:2012年9月,杜一楠被曝出和投资方成功集团发生冲突。10月,公司管理层宣布,决定暂停运营。

教训:24券没能抵抗资本世界的诱惑,犯了一个关键错误:粗放扩张,失去了自己的节奏, “一下子扩张到几千人,杜一楠没经住诱惑。“

 红孩子“贱卖”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徐沛欣、李阳、杨涛

简介:成立于2004年3月,专注于母婴领域的垂直电商,2009年销售额曾达15亿元;并获得NEA及北极光等的四轮投资。

败局:2012年7月,红孩子被曝资金出现困境,投资方被套牢。2012年9月,红孩子被苏宁以6600万美元收购,传创始人未获任何回报。

教训:多位红孩子的老员工表示,李阳等创始人的离开是公司人心涣散的起点。而为了寻求资金,VC把控了公司,使得公司管理上出现问题。

  维棉网之死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林伟

简介:成立于2011年,以销售自有品牌VCOTTON为主,曾被冠以“凡客学徒”的名号;并获徐小平1000万元人民币投资。

败局:2012年8月,维棉网被传资金链断裂,全部商品下架,因拖欠货款仓库已被执法部门查封;目前维棉网站已无法打开。

教训:维棉网所走的路径和凡客一模一样,而袜子虽是易耗品,但客单价极低,即使毛利润再高,也是亏损的。

  后玛特倒闭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雷霆

简介:后玛特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旗下B2C网站,成立于2010年,董事长雷霆为原1号店副总裁;融资不详。

败局:供应链管理不善;资金链出现危机;3月初,其销售单量已降到日均一二十单。目前网站无法访问。

教训:网上超市遭遇着利润较薄、经营品类价格低、配送成本高等问题,“网上超市要做到盈利,首先是要提升规模,其次还应该配上部分利润空间较大的高端商品。”

乐酷天水土不服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江尻裕一

简介:2010年10月,百度与日本电商巨头乐天合资的网上商城“乐酷天”上线,双方合计出资5000万美元。

败局:2011年底,百度停止对乐酷天倾斜流量,其Alexa流量随后下滑1万多位。4月27日,乐酷天停业。

教训:文化冲突,难以深入的本地化都是乐酷天死因;流量不是电商的制胜法宝,无法提供具有竞争力的商品和服务,失败也就在所难免了。

  耀点100老板跑路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吴毅明

简介:鞋服类电商,成立于2009年,曾获得达芙妮、百度在内的三轮融资,最终被曝烧掉3亿元。

败局:从破产转让到老板跑路,耀点100半年来一直“谣言”不断。最终,7月31日耀点100停止运营。

教训:耀点100直接移植了台湾的B2C模式:只负责卖,零库存。然而这并不适合内地市场,“在转型过程中,由于缺乏采购方面经验,最终导致高管跑路。”

  品聚网夭折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葛斌斌

简介:2011年11月10日上线,葛斌斌曾透露,盛大集团投资占比约为40%。后盛大否认曾投资品聚。

败局:1月9日品聚网暂停业务。6月,葛认为,品聚失败多源于盛大未履行投资承诺,随对其提起诉讼。

教训:“品聚不是倒闭,目前是投资方的钱不到位,被坑了。”由于疯涨的营销成本给电商的竞争门槛抬得很高,投资者已对电商领域渐渐失去兴趣和信心。

 拉手网创始人被架空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吴波

简介:2010年3月成立,最大团购网站之一,2010年交易额接近10亿元;共获得1.66亿美元注资。

败局:拉手网8月6日发表声明称,吴波目前已离职CEO职位。“利润低,扩张快,成本控制不力”,内部人士认为,这是资方对吴波管理不满的主要原因。

教训:早期激进和粗放型的扩张性策略埋下了隐患;唯IPO论的生存方式让其难以进行精细化的管理,无法注重效率。

  尊酷网创始人被逼宫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侯煜疆

简介:奢侈品电商,2011年4月上线,曾获得千万元天使投资,2011年8月,又获得好望角投资A轮注资。

败局:2月,侯煜疆爆料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董事会宣布“出局”;投资方则认为侯存在财务造假等问题;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

教训:在汹涌的创业浪潮中,创业者与资本方的“一夜情”已从暗潮涌动走向公开爆发。然而,当创业环境发生变化,市场遇冷时,双方又极易发生“闪离”。

 二、快递篇:洗牌

 

“7500家国内快递企业在经历了几年大跃进式的发展后,也已经进入了洗牌期。”

目前我国快递企业超过了一万家,其中民营快递企业数量最为庞大。目前,全国民营快递企业法人已经超过了2000家,分支机构约有7000家。民营快递企业不仅控制了九成左右的同城业务,还占据了异地业务的半壁江山,但他们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我国的民营快递商目前主要症结是管理水平不高,数家行业巨头已经占据了不少的市场,一些规模小、资金少的企业“很难与各大快递抗衡,如果改变不了这些问题,根本无法扭转。

  星晨急便瘫痪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陈平

简介:原宅急送总裁陈平于2009年创立的一家加盟制快递公司,2010年获得阿里巴巴集团5000万元注资。

败局:2012年3月,网友爆料称,陈平“跑路”。随后陈平承认公司陷入危机中。而因欠款问题,超200位加盟商欲起诉星晨急便。至今星晨急便重启未果。

教训:C2C不成,B2C也被自建物流挡住了,星晨急便在两次尝试中资金损失严重。而收购鑫飞鸿尚未成功,绷紧的资金链就使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CCES危机

2012年那些大败局
 

董事长:方里元

简介:成立于2003年12月,曾获“中国快递行业十大影响力品牌”; 2010年曾获私募黎曼公司的投资。

败局:6月29日, CCES服务电话一直处于“余额不足”停机状态。随后CCES被曝因资金链断裂全网停运。9月,在中国红楼集团接盘后CCES更名为国通快递。

教训:CCES失败的根源是加盟模式,“公司资金链一旦出现问题,旗下加盟商为保证自身利益,就会将快递业务迅速转移到其他快递公司。”

  三、光伏篇:寒冬

 

受2009年欧美各国鼓吹发展新能源可以摆脱经济低迷的神话、中国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和鼓励新能源产业政策的影响,2010年,中国光伏产业成了世界热钱的避风港、摇钱树和中国地方政府的政绩。

美欧双反、债务庞大、持续亏损、高管纷纷出走……回望2012年,中国光伏产业可谓历经“生死劫难”。这个曾经一度成为“城市名片”的新兴产业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命悬一线:对于光伏行业而言,2012堪比“极寒”时代。

尚德电力:被宠坏的孩子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施正荣

简介:成立于2001年1月,2005 年12月登陆纽交所,施正荣一度被列为中国首富。

败局:欧美的贸易保护对于尚德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而最要命的是债务,尚德目前的负债率超过80%;政府表现出救场的高姿态,但尚德方面却不愿被接管,施正荣出局已在所难免了。”

教训:施正荣长于技术,但企业管理是短板。“行情好的时候,企业管理的作用看不出来。到了产业低谷时,管理短板给企业造成的致命伤就清晰可见了。”

  被拔苗的赛维LDK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彭小峰

简介:成立于2005年,2007年6月赛维登陆纽交所,2008年全年销售收入128亿元。

败局:截至2011年末,赛维负债总额高达302.30亿元;今年以来,赛维经营状况继续恶化,一季度,资产负债率继续升至87.05%;无力救赎,彭小峰辞去CEO一职;11月,赛维收到退市警告。

教训:本就含着原罪的汤匙诞生的光伏产业,在政府的过度溺爱下畸形成长。严重依赖出口海外和政府补贴,而在这些因素急剧变化后,光伏企业不衰落都难。

  四、LED篇:哀鸿遍野

 

“行业里面的人,天天听到LED企业倒闭的消息,广州、深圳、东莞、佛山、江门,到处都有。今年处于中游的LED封装企业可能要死掉四成,下游做LED应用的中小企业要倒掉一半。”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句话用来描述当前的LED行业再合适不过了。一边是有政府作为推手,利好政策频出,国内整个LED产业发展马不停蹄;一边则是经济增速下滑,行业产能过剩,苦苦支撑的中小企业承受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

 雷士照明的罗生门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吴长江

简介:1998年创立;2006年8月,赛富投资雷士照明2200万美元,占股35.7%;2010年5月雷士登陆港交所。

败局:吴长江辞职、吴与投资人爆发风波、员工罢工、高管离职、供应商经销商停止供应原材料停止销售、销售网络遭偷袭、股价暴跌、上半年净利大降八成…2012年注定是雷士照明经历的不平凡的一年。

教训:投资人与创始人之间的战争从来没有赢家,经历内讧后的吴长江总结,“要学会妥协和承担社会责任”。

  安迪光电倒闭

2012年那些大败局
 

创始人:严伟峰

简介: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本1098万美元,宁波安迪光电的年产值约在1亿~2亿元,因取得很多技术创新安迪被认为“耀眼的明星企业”。

败局:“安迪光电要破产了,老板严伟峰跑路了。”8月,安迪光电申请破产,法院已于7月份受理债务人破产申请,有关部门正按程序处置中。因借款近3亿元,政府已要求严伟峰不能出境。

盲目扩张产能,市场销售乏力是安迪倒闭的主因。安迪光电一直高负债运行,银行借款用于扩大生产厂房、购买设备以及技术研发,资金链紧张。

失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