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凌讲故事:时机不等人 形势比人强
王根旺 王根旺

李学凌讲故事:时机不等人 形势比人强

 上市回国后,李学凌陆续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答谢晚宴上他如释重负地重复这句老话。因为做过记者,李学凌十分懂得如何与媒体打交道,不过创业后他却刻意地对媒体敬而远之。这是李学凌与YY的第一次“高调亮相”,在此之前,互联网新闻中他与YY也只是若隐若现的存在。

?来源:环球企业家???作者:谢璞

“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

上市回国后,李学凌陆续接受了国内媒体的采访,答谢晚宴上他如释重负地重复这句老话。因为做过记者,李学凌十分懂得如何与媒体打交道,不过创业后他却刻意地对媒体敬而远之。这是李学凌与YY的第一次“高调亮相”,在此之前,互联网新闻中他与YY也只是若隐若现的存在。

关于竞争,李学凌有个有趣的比喻,他说,“互联网是割稻子,谁割得多谁赢。还不到砍刀子,你砍我一刀我就少一个”。

有人将他和YY比喻成“活在腾讯帝国的阴影下”,他说,创业公司谁又不是呢?

低调潜行数载后,李学凌最终有惊无险地把YY带到了纳斯达克,融资8190万美元。IPO之后,李学凌和他的YY是接着割稻子,还是开始砍刀子?

破冰之旅

YY的上市被外界形容为中概股的“破冰之旅”。

按照李学凌的形容,2012是最坏的时候—2011年支付宝VIE风波与电商泡沫后,美国资本市场开始流行起做空中概股的游戏,这一年,拉手、神州租车都先后撤回上市申请,而YY之前唯一的成功案例唯品也被描绘成悲壮的“流血上市”。

李学凌与他的投资人清楚的知道,中概股靠“概念”去打动投资机构的时代已经过去,即便是Facebook IPO后,等待它的命运也不过是破发与市值的低迷。

资本市场的低迷,也给了李学凌不少压力,这与2011年的电商泡沫与移动互联投资热潮形成鲜明对比。这种戏剧性的差异也反映在了YY的估值上,李学凌说,2011年给YY出价最低的投行是30亿美元,到了2012年,他给公司设定的是16亿美元,而在美国路演时,这个价格又掉到了6亿美元。

除了李学凌,承受着市场压力的还有YY的投资股东们。除了创业期雷军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上市前YY一共融资4轮,总金额9500万美元,它的最后一次融资发生在2011年,那时候老虎基金以每股11美元,投资7500万美?元。

面对估值的戏剧性变化,大家都感到了强大的价格压力—YY的股价可能低于11美元每股。根据条款,YY必须征得老虎基金的签字才能上市,倘若估计低于11美元,老虎有权要求李学凌他们赎回股权或给以补偿。李学凌与他的管理层担心老虎基金会出现状况,决定启动IPO那天下午两点,他们忐忑地给股东们发出E-mail,两个小时后,便收到了第一封邮件,意外的是,让李学凌最为担心的老虎基金居然是第一个签字同意的股东。

事后回忆起这段经历,李学凌说,他与团队并不算太痛苦,当然,最坏的结果是,YY不能上市—这是家盈利的、有稳定现金流的公司,YY并不缺钱。不过,老虎基金的“放行”,还是让李学凌颇为感动了一把,再后来,他与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聊起此事,包凡说,“你太幸运了,这是被雷劈中的概率”。

10月27日,李学凌飞到纽约准备28日拜会一些投资人,“试探水温”。“屋漏偏逢连夜雨”,到了纽约便遇到珊迪飓风,他和4名同事困在酒店,打了几个电话发现所有人都不上班了。有了这些经历与认识后,李学凌坦然许多—11月路演之后,从香港飞到美国,同事们都待在酒店倒时差,李学凌租了船去海上钓鱼去了。

李学凌说,无论是30亿美元的估值,抑或是6亿美元,他都欣然接受。他知道,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就是如此—如果不成交,多高、多低的报价都没有意义,一旦成交便是“市场公允价格”。

与李学凌谈笑间的轻松不同的是,YY上市前不少业内人士的感叹,YY错失好时机。更有人扼腕说,“一手的好牌打成这样”。国内互联网不少公司都与YY体量类似,它们都是10亿美元左右市值的公司。这些公司的尴尬在于—通过几轮的融资后,资本方需要退出获取回报,无法上市也更难以被大公司收购,但无法上市之后,它的主营业务也将会被BAT(百度、阿里、腾讯)这样的巨头逐渐蚕食。这种公司的案例有迅雷科技,也有同是雷军系的UC Web。IPO对于它们而言,不止是企业最大的PR与品牌路演,更为企业提供了从二流梯队迈向一流企业的希望。

老虎基金的大度“放行”让李学凌颇为感动,但仅仅是幸运或许并不能解释“破冰之旅”势必行之。按照李学凌的解释,“业务它有时间周期,做企业的时候是有自己的节奏的,到了这个节奏就应该做这个事情”。

" data-mce-src=
  2011年6月15日腾讯宣布“全面开放”,下午李学凌连续发出两条微博:“腾讯刚刚停掉了跟YY的所有合作,就召开了开放平台大会,说什么合作共赢。真是可笑。”、“马化腾刚刚讲完:全平台开放,而不是有所保留,另外一手,就从总裁办下令,终止跟YY的一切合作,包括已经签了合同的合作都停止。我想大家都是明白人”。

这是李学凌首次公开表明,YY语音和QQ Talk之间业务冲突。除了语音、游戏与腾讯的公开化竞争,YY近两年来异军突起的音乐业务也一直与6间房、9158竞争。2010年,新浪入股9158,并且将新浪微秀、UC交由9158运营。此外,搜狐视频也于今年低调进入了音乐网络直播领域,仅仅两年的时间,音乐收入已经占据YY收入的1/3。在线音乐直播将是YY未来增长的主要推动器,但这也是片竞争红海。无论是割稻子,还是砍刀子,YY似乎都不愿意打乱自己的节奏,股东们也未必肯错过这个机会。

时机不等人,形势比人强。

终与始

1997年,人大哲学系毕业那年,李学凌开始触网。他说,倘若以接触互联网来说,自己算第一代互联网人,如果按创业来说,他算第二代。第一代创业者,大家都是穷光蛋,都穿草鞋,大家一起跑,谁跑得快谁就赢。到了第二代创业者,原来穿草鞋的人都开摩托了,竞争赛跑已经变味道了—大企业、大公司垄断的力量还有综合实力都非常好,晚辈总要与先发者竞争。

第二代创业者若要从第一代公司最直接的业务领域去竞争,都不可能成功。一个公司真正的被打败,很大一个原因其实是,时代变了—路径依赖下,大公司没有意识或者没有主动去适应这些改变。李学凌说,其实YY并不是腾讯一样的IM,“我们做的是实时互联网,真正让大家参与的场景”。

什么叫“实时互联网”?套用《碟中谍4》的场景:汤姆·克鲁斯带着眼镜耳机,倒挂在玻璃上,他背后还有团队在外面,实时监测每一个场景的动态。

YY不是IM,李学凌为自己的公司找到一条颇为洋气的slogan—“Engage People”,这与诺基亚曾经的Connect People很近。作为半个产品经理,李学凌说,做产品的时候,有句话叫“以终为始”,从产品实现功能出发再设计产品。

互联网圈是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江湖,多少年来,涌现过许多的好产品,但许多人和公司最终被雨打风吹去。李学凌说,做公司也需要“以始为终”,“很多时候还是梦想推动一个公司的前进,如果没有梦想,其实你是做不到的”。譬如,蔡旋和他曾经风靡一时的超级兔子,它做的事就是奇虎360做的事,超级兔子比360早太多年,但最终一统江湖的不是蔡旋,却是周鸿祎。这可以叫梦想,也可以叫贪婪,按照乔布斯的话说,叫Stay hugry。

2006年CSDN的大会上,李学凌与网络蚂蚁的作者不期而遇,李学凌问他,“哥们你在干吗?”,他说,在做共享软件。李学凌接着问,“网络蚂蚁这么高用户,你想做成什么样”?他的回答是,“他说我每天改改代码完善程序就行了”。那时候,李学凌第一次知道互联网软件利润巨大,网络蚂蚁一天只有一条Banner广告,收费80万,不过,一年后便被迅雷超越。

2012年11月21日,YY最终登陆纳斯达克,对于这家并不缺钱的公司来说,这是一次征集防御性资金的融资。按照李学凌的话说,为“实时互联网的梦想”储备弹?药。

与人人打造的中国版“Facebook+Groupon+Zynga”概念不同的是,YY与奇虎360一样,它并没有一个可以噱头十足的美概股参照系。纳斯达克副主席Sandy Frucher在YY上市的仪式上对它这样形容—YY是一家革新的在线社交公司,为娱乐、教育、卡拉OK、电话视讯会议等领域提供了自行创建社交群组的大规模协作机会。YY也用自己的经营数据证明了,自己拥有支持上百万人同时在线视频和语音沟通的核心技术。

YY从语音拓展到了视频,其业务也从游戏拓展到了在线音乐、在线教育,对于李学凌来说,YY“实时互联网”的盒子还能承接更多的业务。

从YY的财报,我们大致可以看到这家公司的业务变化:2009年在线广告占据它的半壁江山,那时候它只是垂直门户;2010至2011年,游戏收入占据大半,它从游戏门户摇身变为游戏运营平台;而2012年,仅仅两年时间内,音乐从零起步,已经接近YY收入的1/3—在整体营收均超过100%增长的前提下,YY或者还有更值得期待的未来。

“我去了香港我才知道英文这么不值钱。在大陆如果你英语很流利还有伦敦腔的话,那你是很有优势的。但在香港随便找一个服务员都是流利的英文。我有时候想,讲这么好的英文还在这里当服务员,赶紧来大陆吧。”李学凌说,“反过来讲,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对称,香港、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度这些人,其实他们如果能够在互联网教一个中国的学生学英文,这就是颠覆式的革?命”。

除了对在线教育的憧憬,李学凌也不忘此刻YY增长最猛的在线音乐,他说,“互联网的免费几乎毁灭了音乐产业,但它也将重振音乐产业,譬如直播付费。谁敢说在中国做不到百亿以上规模的音乐产业?”

回到开篇的问题,在李学凌回答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YY其实在忙着“割稻子”,跳出腾讯的阴影去“割更好的稻子”。

其实,“割稻子”,还是“砍刀子”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以终为始”。足够贪婪,并保持饥饿。

李学凌 YY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