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岁末狂欢!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岁末狂欢!

尽管假日聚会已不见往日盛况,如今却大有卷土重来之势

举办一场像样点的聚会总会招致爱发牢骚的员工嘟囔:“还不如明年加薪呢”

每逢岁末公司聚会都是不可错过的好机会,员工可以借机藐视组织架构和办公室等级,尽情发泄。实习生可以与高管套近乎,下属可以与上司近距离互动,而第二天一大早,每个人就得恢复到原来的工作状态,种种宿醉症状会遭到白眼。

在经济繁荣的那些年,不管是创业公司,还是财大气粗的大公司都会花巨资举办各种年末活动,这些既是高管们的自我情结在作祟,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鼓舞士气。萧条过后,这种狂欢又陆续上演:2010年,黑石集团租下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萨克勒温展厅。聚会的员工围切一块巨型蛋糕,上面饰有“责任”的字样。2011年,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以常举办各类聚会而出名)租下了有1000个座位的场馆以举办节日狂欢活动,活动具体细节外界不得而知,据悉往年的活动项目包括泥浆摔跤。亿万富翁、都铎投资公司老板保罗·都铎·琼斯(Paul Tudor Jones)每年都会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的别墅里举办光影演出。眼下举办聚会已经不像以往那样铺张浪费吗?并不尽然。即便职场新鲜人都能觉察到这种状况难以为继—股东们投入的风险资金被糟蹋掉了,就像被活活扔进了火堆里。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那个寒冬,许多公司决定改弦更张,取消了各种聚会活动。一方面是工作机会弥足珍贵、员工拼死保住饭碗,另一边则是企业纷纷减少福利,或忍痛裁员。美国着名的法律博客《Above the Law》近日评论称,大公司如果在这时候停办那些无聊的聚会,改为赠送员工代金卡礼包,则善莫大焉。

在过去几年里,我所供职的公司业绩不佳,举办聚会的经费不断缩减。我有意识地关注每年年底的活动安排,先是员工配偶不在邀请之列,接着是许多毫不相关的部门参加同一场聚会,最后干脆都被取消了。

尽管假日聚会已不见往日盛况,如今却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尽管如此,举办一场像样点的聚会(略超员工期望值)也定会招致爱发牢骚的员工嘟囔:“还不如明年加薪呢!”据每年统计研究公司聚会情况的巴塔利亚·温斯顿公司(Battalia Winston)的报告,自金融海啸以来,各家公司举办聚会首次出现了抬头之势:91%的美国公司计划今年办聚会,这是自2007年以来的最高比例,也是2011年(当时是74%,属25年来最小比例)以来的最大增幅。安东尼·帕特龙(Anthony Patrone)是布鲁克林聚会筹划公司Ultra Events & Staffing的合伙人,他说自己觉察到了某种可喜迹象:“12月份大家都忙着年底盘点,但不少公司前来咨询今年的策划费用情况。大家总说‘意思到了即可’。”布鲁克林David Stark Design & Production公司聚会策划的行家大卫·斯塔克(David Stark)也直指这种细微趋势——“各大公司把钱捐给桑迪飓风的灾民,而不是再把钱乱花在吃喝玩乐的聚会上。”积德行善是消除员工闹情绪的良招:想必他们不会对此有啥抱怨。

今年许多聚会既非奢侈,也并非完全不办,但也难掩各种怪象。想想那些在办公室举行的聚会,有些人喝醉酒后往往会变得肆无忌惮。请看真正的原因:英国伯明翰大学某心理小组领衔的一项研究表明,在不同寻常的场所(如会议室而非当地酒吧)饮酒更容易喝醉,原因是在熟悉的环境中,自己思想上往往有意放松,从而变得不太顾忌。

另外会发生一些男女之间的丑事。斯塔克回忆自己筹划某大公司聚会时,就遭遇了这样的尴尬事:“就在他们离开前,竟然看到有人在卫生间里边吐边行苟且之事。”此外你还会了解这样的情况:一年之中与你难有只言片语的某同事正在闹离婚、债务缠身,或是对上司恨之入骨。纽约曼哈顿卡伦康复中心的一项调查透露,足有四分之一的社交聚会常客都曾听到过某某人失态之事。

按照本人的经验,节日聚会最终被取消才是人心所向。上面所提雇主勒紧裤带过日子后,我的上司对我们说:“那我自己得组织点活动吧,”于是把我们都请到她家。一位资深员工把每种浓烈的龙舌兰酒调和在一起,足足调制了好几加仑;我们三个人准备了好几百份开胃食品;之后年轻员工丑态百出。这就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糟糕的公司聚会了。

Via i黑马 By 商业周刊-Christopher Bonanos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