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玩微信?先教教读者怎么玩吧!
潘越飞 潘越飞

传统媒体玩微信?先教教读者怎么玩吧!

“传统媒体玩微信”这事已经炒了好几天了,其热度让本应更受关注的互联网立法相形见绌。我也说一点我的看法。

我很赞同昨天《钱江晚报》的潘越飞在《用了微信,你还是半死不活》一文中对于媒体生态的一些观点,例如当下的科技博客若维持现有形态注定只能是小众媒体。

他在文中也提到《今日早报》报道骗子利用微信诈骗,表示“对任何新产品报以谨慎心态,而不是巴结态度,正是我们媒体胆敢号称拥有监督报道能力的基本做法”。我很认同这样的态度;问题是,传统媒体对于新产品、新技术的心态,仅仅是“谨慎”吗?

当有人为去网吧玩游戏和家人产生矛盾、因为所谓的“网瘾”杀害亲人时,传统媒体大幅报道;当有人为买iPad卖肾时,传统媒体会大幅报道;当有人用微信诈骗时,传统媒体会大幅报道;这些新技术引的社会问题足够吸引眼球,也刺激了传统媒体的销量、收视率,但它们在让读者、观众了解网络游戏、iPad、微信带来的负面影响的同时,有没有让他们了解过这些工具的价值呢?

是的,很多都市类报纸都有3C版,也对科技行业、IT企业、网站、移动应用做了不少报道,但这并不足以让读者认识并接受新技术的价值。很多人对科技是天生恐惧的(想想一百多年前洋务派铺铁轨、拉电线时遇到的困难,现在情况并没有实质性的改观,我就不拿那些有争议的科技来举例了),这在都市报的读者中尤为普遍;让他们远离一项新技术很容易,让他们接受一项新技术却很困难。

更何况他们缺少IT知识储备;即便手中有智能手机,也通过他们所接触得到的媒体(比如都市报)获知了某些足以“改变生活”的应用,他们也未必会去使用,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下载、如何安装、如何用!(比如有很多老人,他们的孩子能花钱给他们买智能手机,却没有时间和耐心教他们使用。)换句话说,他们需要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方面的“科普”。那么,有几个都市报有自己的互联网、手机应用教学版或专栏,能教他们来用这些“新玩意儿”呢?不要说这不是传统媒体的工作——传统媒体是许多缺乏IT知识的人接触得到的唯一的媒体;都市报可以教他们“养生之道”,可以教他们如何防手机、微信诈骗,为什么不向他们介绍如何用手机、用微信呢?(如果都市报上有这样的文章,相信仍会有不少读者将其剪下来贴在家里的墙上。)

潘越飞在文中说,因为反馈链条不同,都市类媒体在微信上的互动相较于科技媒体更复杂,这没错;但他忽略了另一个问题—--科技类媒体的读者更懂微信,他们关注一个账号的目的更明确,这会降低公众账号运营的复杂程度,提升运营效率。(其实不仅是传统媒体,很多传统企业、组织在信息化过程中都面临用户缺乏IT知识、甚至恐惧新技术的问题,而它们往往又没有做好培训工作,这也造就了一些经典的IT项目失败案例。)

所以,传统媒体想玩好微信,先教教读者(观众)怎么玩吧!

Via i黑马 By 王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