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大数据与社会趋势预测!
i黑马 i黑马

也谈大数据与社会趋势预测!

沿着力的方向方可探询结果,这是预测运动的基本法则。在人类社会活动中,人性、自然、制度等都无比复杂事物演化的“力线”被无数因素所影响,谁也无法对其尽行掌握。因此人们相信,人和社会的未来无法预测。

但是大数据时代的来临让部分“预测”成为可能,因为大数据总是和宏观运动紧密结合、同时发生,并被在总体上运用于对事物的把握。这些可望成为现实的“预测”,一方面会发生于一些巨大的社会趋势方面,另一方面则可在中关上被运用于商业领域。

大量历史研究试图从许多帝国的兴衰中发现“可用的规律”,最终的结论却只是各种分散的结论而非可普遍运用的规律。不同国家兴起的因素与其空间上的要素禀赋和时间上的历史环境紧密联系在一起,纷纭复杂的条件因素对这些不同国家而言或有之或无之,其影响有大有小、错综复杂,几乎无从捉摸。

然而对于大趋势而言,对寻找历史前进的方向而言,人类至今已经掌握了颇多。比如探寻目前世界的未来,可持续性已成为不仅是科学家的话题,更成为政治家乃至老百姓的话题,因为决定地球存亡之危的那些因素越来越明显,并以可简单被感受的强大力线的形态展示出来,谁都可以看见在这巨力作用之下的未来。

在当前的形势下,谁再谈论地球环境危机的话题已不再是预言了——所谓预言一方面必须看清未来,另一方面必须早于大多数人说出未来的趋势。而在预测方面,大数据的作用之一就是将发现未来和趋势的时间大大的提前,或者说大数据事实上将提升全人类的预见性和预言力,将有助于人类更好地应对机遇和危机。

人的行为最难预测,其原因是什么?答案是,这是因为自然环境的演变最难测。

人类往往自负地相信自己可以应对自然,但至今也没有谁说人类已经政府了自然,相对于人类社会而言,自然一直是那么自然,没有政府、制度和规则;即便人类不断在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程度对自然界敲敲打打,但至今全部人类仍然只不过是地球表层的一层薄薄的生物圈的构成物。

2011年,中国具有执业兽医师资格的共有7734人,具有助理执业兽医师资格的共有7515人,两者加起来1万5千多,这相对于数以百万计的医生大军几乎是九牛一毛。与许多人的认识相反,就治疗难度而言,医治一个动物往往比医治一个人难上不知凡几,因为动物无法象人一样说话,没有沟通的治疗自然难加难。

在人类面前,自然同样不会说话。当人类掌握了那么多自然规律之后,对于作为一个整体、作为一个拟人化的存在物的“自然”,人类在与其沟通方面其实并没有多大的进步——毕竟自然规律并不代表“自然”,自然的喜怒哀乐既受到其规律性的决定,更是自然界一切事物运动之因素的共同作用的结果。

任何人的生存环境包括自然和社会两个组成部分,即便人类费劲力气大大提升了自身对于社会人群活动的人性的、非自然的影响因素,也难以解决自然环境变迁以及自然事件在宏观上对社会人群乃至在微观上对个人行为的影响和作用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在自然因素之外,强大的历史力量很大程度上左右着人类社会的前进之路,社会演变的趋势往往更加显着和易于探究,目前人类在政治学、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等业已取得的研究成果也更多地集中于社会的规律性方面,而在微观至个体的人的精神和行为层面仍进展不算怎么得力。

大数据会强化人类认识个人行为与社会活动的不平衡,这对社会发展和效率提升或许是一种福音,但其具体作用方式则异常复杂。一方面,大数据为社会运行提供更多的数据支持,提升社会的活动理性;另一方面,大数据也带来社会信息对称性和大众行为从众性的悖论,其中暗藏着社会坍塌乃至崩溃的风险。

如果大数据成功预测并向大众公布社会的未来,这将严重削弱社会的人际博弈特征和内在的矛盾动力,进而酿造一边倒的趋势风暴,并直接摧毁其所涉及的许多价值领域,对人类将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换言之,大数据能帮助人类提前预测社会趋势,但也可能导致社会趋势改变自然节奏而加速到来并演变为一场灾难。

Via i黑马 By 博客顺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