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租春天来临?蚂蚁短租PK小猪短租
王根旺 王根旺

短租春天来临?蚂蚁短租PK小猪短租

蚂蚁短租和小猪短租之间的行业竞争趋于公开化:赶集网CEO、蚂蚁短租董事长杨浩涌指出,独立的短租平台没戏;陈驰则隔空喊话:分拆后的蚂蚁短租仍没有独立控制权,在团队配备上仍显单薄。

腾讯科技

赶集网前高管出走创业 短租市场陷入暗战

  腾讯科技 胡祥宝 1月8日报道

  今年1月6日,原赶集网两大高管王连涛和陈驰做了一件很戏剧性的事情:

作为赶集网蚂蚁短租初创时的负责人,两人在离开赶集网半年后,不仅创业推出了和老东家完全一样的业务小猪短租,还在新年伊始就和对方抢跑融资的宣传。

6日下午2点,赶集网宣布将其蚂蚁短租业务正式进行分拆,并宣称蚂蚁短租独立获得由优点资本、蓝驰创投、红杉资本共同投资的近千万美元。

戏剧性的一面是,在赶集网对外宣布消息的前2个小时,小猪短租提前宣布自家也获得千万美元级别投资。蚂蚁短租分拆融资的消息原计划于1月7日下午公布,最终赶集提前一天披露,但仍被小猪短租抢了先。

“融资金额相同,但未披露投资方,或有借助赶集东风来炒作的嫌疑。”有业内人士如此猜测。

姑且不论其是否炒作,事件背后却揭示出,蚂蚁短租和小猪短租之间的行业竞争趋于公开化:赶集网CEO、蚂蚁短租董事长杨浩涌(微博)指出,独立的短租平台没戏;陈驰则隔空喊话:分拆后的蚂蚁短租仍没有独立控制权,在团队配备上仍显单薄。

随着双方竞争的升温,此前蚂蚁短租人事动荡的内幕也浮出水面。

战略分歧致蚂蚁短租分裂

腾讯科技独家获悉,早在2012年4月,时任赶集网副总裁的陈驰等人就提议对蚂蚁短租业务进行分拆,但未被通过。不过,当时蚂蚁短租已经受到赶集网整体战略的影响,这为最终赶集网爆发的人事震荡留下了隐患,也为此次最终独立分拆做了铺垫。

2011年年底蚂蚁短租推出时,陈驰开启了蚂蚁短租业务,当时的王连涛还主要负责赶集的团购业务,到2012年初,受市场整体环境影响,赶集网将团购员工调整至蚂蚁短租业务,共享双方资源,王连涛和陈驰共同负责蚂蚁短租。 但仅仅半年后的2012年6月,王连涛和陈驰一起从赶集网离职。蚂蚁短租早期团队有近150人,其中近100人的线下地推人员在2012年3月全部裁掉。到了去年6月份,蚂蚁短租业务的产品、技术、运营团队又走了近40人,流失率达到80%。据了解,蚂蚁短租的运营人员多为此后进来的新人。

短租业务是2012年赶集网最核心的产品项目,为何在运营半年后团队就遭瓦解?问题就在于内部在发展战略上出现了分歧。其中,投入产出是矛盾的焦点。

速度在蚂蚁短租初期成为压倒性的任务。“一年内要覆盖30-50个城市”陈驰回忆说,“当时上面说要速成,可以不用过多考虑成本。”事实上,赶集网曾号称给予短租业务投入资金2000万美元。杨浩涌也高调表示过,在短租业务投入上不封顶。

但很快杨就意识到问题:蚂蚁短租业务当时投入太大,入不敷出。“用20元的成本换来10元的营收,投入产出比没达到预期,我不认可,而且当时蚂蚁短租的平台上还存在着合作商家作弊的行为,有些都是房东自己下的单。”

赶集此前做的团购业务没能让其赚到真金白银,而蚂蚁短租烧钱后又没能迅速见效,这使杨浩涌失去了耐心。知情者称,杨认为短租业务没有物流、仓储,不需要太多的地推队伍,于是2012年3月份,蚂蚁短租对团队做出调整,近百人的地推队伍解散。

但陈驰和王连涛并不认同这种做法。“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并非健康发展之策。”陈驰说,但当时的决策权不在他和蚂蚁短租的团队手中。

从这其中的过程可看出,赶集的蚂蚁短租一开始是不计成本,后来又走到狂砍成本,而现在又开始分拆大做,杨浩涌的想法过于摇摆了吗?对此,杨浩涌回应称:“蚂蚁短租一直都在大做,裁员绝非为了压缩成本,当时团队运营的效果没达预期,必然要做出调整。”

无论事实真相如何,调整最终伤了蚂蚁短租的士气。陈驰透露,被赶集网裁掉的近百人的蚂蚁短租地推人员,大部门是从团购业务转过来的。“当时,赶集放弃团购业务,上面做出承诺,将这些团购骨干保留下来。而这么快就裁掉,我对兄弟们没法交代。”这也成为王连涛和陈驰等员工大规模离职的一个因素。

双方从此决裂。

短租暗战

正如杨浩涌所说,赶集网一直想把蚂蚁短租业务做大。很快,美团网创始团队成员之一的翟光龙空降至蚂蚁短租,完成了此次分拆及首轮独立融资,并依托赶集网原有的流量和品牌优势发力。

在业内观察人士看来,当前赶集网的分类信息业务发展平平,而团购业务也被放弃,这或许迫使赶集再讲一个短租的新故事。 对此,杨浩涌没有正面回应,不过他表示,蚂蚁短租分拆出来为其提供了一个未来IPO的机会,潜力甚至超过赶集起家的分类信息业务。

“蚂蚁短租如果在公司内部作为一个事业部运营,会受到赶集网整个战略的影响。分拆后的蚂蚁短租,组织结构更清晰,并能得到资本等更多第三方的营养,对团队的发展机会也更大。”在杨浩涌看来,分拆对当前的蚂蚁短租极为有利。

而几乎与此同时,2012年8月,王连涛和陈驰共同创业推出小猪短租业务。另起炉灶的小猪短租,因为没法像蚂蚁短租那样背靠赶集网,有足够的流量导入,其采取借助第三方开放平台策略,并放弃此前运营蚂蚁短租时“贴钱获取用户”和跑马圈地的策略。

目前,小猪短租与58同城、淘宝旅行、住哪网等建立了合作关系,并把经营重点放在微型的小房东上,甚至有一些夫妻或类似于淘宝小店一样的小团队,让他们去盘活一些闲置的资源。而其用户人群主要瞄准求职的学生、陪护人员,房源主要集中在高校和医院附近。

在具体业务上,因为个人房东聚集形成的是大量非标准化的供给和服务,小猪短租会配上即时通信工具(IM),提高用户的转化率和忠诚度。

陈驰近日宣称,目前,通过众多第三方和自己平台所产生的订单量已经与蚂蚁短租持平。而据蚂蚁短租CEO翟光龙透露,近3个月来,蚂蚁短租订单增长率达到15-25%,总体订单数已达到近30万间夜,收入近300万元。

“短租业务本身是个非常好的发展方向,我们最先积累了运营的经验和人才,自己创业又有着独立判断权和决策权,可大展拳脚。”对于未来,陈驰踌躇满志。

10亿美元商机还是虚假繁荣

不管经历动荡之后的蚂蚁短租,还是新生力量小猪短租,从业者们似乎都对在线短租的明天十分乐观。

其商业逻辑是:线下存在着大量闲置房源,短租业务恰可为房东和租客提供在线沟通和交易的平台,把线下闲置房源结合线上,形成O2O模式,从中获取佣金的分成。杨浩涌多次公开宣称,这一领域将孕育出一个十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在线短租鼻祖美国的Airbnb 在2012年9月获得1亿美元融资,估值达30亿美元。这无疑又给从业者们打了一剂强心针。

目前,整个在线短租行业,分为三大类:一是独立的创业型网站;二是依附原有业务相关的互联网公司;三是传统房屋中介推出的短租网站。除了蚂蚁短租、小猪短租外,搜房网旗下游天下、链家地产旗下自如友家、爱日租等已经切入,赶集网的老对手58同城也通过与小猪短租的战略合作间接入局。

但一位研究过该领域的创业者则对此唱衰。在他看来,如何保证房源的真实性,确保线下用户良好体验是在线短租发展的命门,具体而言,束缚瓶颈有二:

从客户来考虑,房源不足,安全难以保障,而且所谓的高性价遭遇酒店团购业务的冲击,用户的消费习惯短期内难以养成;从房主来看,短租客源不稳定,成交量少,回报率不足。有人提议平台可以考虑和宾馆合作,房源、安全、客座率都可以化解,但客户又会直接电话联系酒店,绕过短租平台本身。

“美国短租业务发展较好,是因为其本身信任机制较好。此外,海外用户很早就有家庭式旅馆及换房出游等习惯。”而在国内,这样的基础并不普遍。

上述人士说:“这一模式只是看起来很美,短期内在中国难以形成像美国一样的繁荣。短租网站虽宣称好几万个房源,但真正出租率较低,数据上也存在着许多虚假的水分。”

“我在短租平台上看到了很便宜的房源,但总认为不安全,不靠谱,不干净,不舒适。沟通起来也费劲,我情愿花稍微贵点钱去找酒店或者宾馆。”论坛上,众多用户的心声折射出这一模式短期内仍难被国内大量用户所接受。

未来,究竟谁能在这一模式上胜出,取决于该平台对房源方和租客房的服务能力,如安全、纠纷解决方案、空置期控制能力和评价体系等。

不过,陈驰仍对这个行业的前景充满信心。他认为,国内短租业务才刚刚起步,需要4-5年的探索运营,其中,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本土的套路至关重要。

赶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