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博客们如何快速兴起成为门户的新敌人
王根旺 王根旺

科技博客们如何快速兴起成为门户的新敌人

如果未来有人写一本书来讲述中国科技博客的发展历史的话,2012年肯定是最炫目的一年。

来源:虎嗅网 ? 作者:silenkin

本文为原作者投稿,刊于1月14日期《财经天下》周刊

科技博客们如何快速兴起成为门户的新敌人

“不在北京过年,1月底就得回硅谷。”骆轶航背上双肩包,他还要赶去见下一拨朋友。这位科技博客Pingwest的总编辑刚刚完成网站在国内的注册和备案,与半年前作为一名驻硅谷商业记者的身份相比,现在他的生活显然更加忙碌。

同样很忙的还有科技博客钛媒体的创始人赵何娟,她正在为新上线网站的各种技术Bug苦恼不已。除此之外,还要统筹行政、编辑和招人的工作。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她每天只能睡3个小时。“我这种工作状态至少还要持续半年。”赵何娟说。她曾是《新世纪周刊》的财经调查记者。

2012年下半年以来,这两位财经媒体出身的记者不约而同选择创业,成为圈内热议的话题。跟很多记者出身的人创业不同,他们继续选择把内容生产作为自己的项目,而且都指向了一个领域——科技报道。

来自传统媒体的新主编们

2011年,骆轶航被《第一财经周刊》杂志派驻到美国硅谷驻站,负责科技行业的报道。在那个到处弥漫着创业空气的地方,他每天都被新的想法和商业项目刺激,但他发现,他无法把这些东西以最快的渠道传播出去。在每时每刻都有新闻的科技领域,如果第一时间没有报道,意味着要错过舆论传播效果的最佳期。

“美国时间周日晚上传来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消息,国内周一早上知道,杂志临时更换为以这个消息为主的封面,但从印刷到上摊,已经到了周四。”骆轶航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个创作的平台。同时,他发现,国内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到硅谷都喜欢约他聊一聊。“我发现他们对硅谷仍然有第一手资讯的需求。”

考虑成熟并拿到第一笔天使投资后,骆轶航从前东家离职,创立了以“全球视野”为口号的科技博客Pingwest。

无独有偶,在说到创业原因时,赵何娟同样也提到了美国对她的影响。

作为访问学者,赵何娟曾在哥伦比亚大学进修新闻,她在那里修了一门对她有人生影响的课Busniess Model。这门课的老师在课堂上详尽地介绍了美国诸多科技博客的商业模式。联想到国内尚处于起步阶段的科技博客,赵何娟也萌生出她的想法:自己也许可以探索出一条跟谁都不一样的路子。“那门课给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一下子从传统媒体人的思路里跳出来——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原来媒体还可以这么做”。

事实上,在骆轶航和赵何娟之前,前《中国企业家》执行总编李岷创立的虎嗅网在2012年5月份上线。这个网站借鉴了国外Business Insider的运作模式,主要是由编辑和用户提供精细加工后的资讯和评论。虎嗅很快取得了影响力,各种带有很明显虎嗅烙印的文章时常被各网站、微博广泛传播。

科技博客元年

如果未来有人写一本书来讲述中国科技博客的发展历史的话,2012年肯定是最炫目的一年。

2012年5月,老牌科技博客、专注创业团队报道的36kr拿到了A轮融资,开始加速发展它的线下活动,提升报道质量。同时,另一家创建于2008年的科技博客爱范儿在2012年6月份开始改变原创硬件评测的小众定位,增加文章数量,出席更多的企业活动,招徕更多的成员,以寻求更大的影响力。

期间,《创业邦》杂志诞生了科技博客“快鲤鱼”;《商业价值》杂志对旗下科技博客“极客公园”进行了几乎重做的改版,再算上影响力逐渐变大的WPdang、雷锋网、Zealer等,2012年科技博客突然开始了集体爆发,这让传统门户和垂直网站黯然失色。

形式简单的博客似乎暗含了资讯爆炸时代的“简约美”,而科技领域又一直都是资讯“供应大户”。“800字的东西足够说清楚一个事情。”骆轶航这样看待科技博客的文章。他对Pingwest作者的要求是,力图用最少最直白简洁的语言说清楚一件事。

而赵何娟一再嘱咐她的团队成员要注重观点和判断,信息的分析和整合将是媒体未来竞争的关键,习惯了浅阅读和碎片化阅读的读者会更加青睐这种文章。

“我的团队有几名传统媒体的资深调查记者。我在财新的同事,邓海,也出来跟我一起创业。另一位调查记者则是前《21世纪经济报道》的厉志钢,他专注于证券市场调查。”赵何娟说。这两名前资深调查记者出身的作者,将承担起钛媒体对科技资本市场报道的重任。这也是钛媒体报道的主要方向——“把脉科技资本论”。此外,曾在哥大进修的赵何娟手头还有诸多专业资源,未来将会有专门来自华尔街、日经等专业投资机构的分析师提供情报和撰写原创分析。

简言之,就是提供资讯,同时也提供判断。这是一个新闻事件发生之后大多科技博客对自家作者成稿的基本要求。这也暗合了“博客”之意,博客本就具有浓烈的个人色彩——抒发自我与保持独立。

虽然没有直接的数据,但这种文章显然得到更多的传播率。以《爱范儿》的文章为例。越是观点鲜明的,具有启发性的文章,底下评论就越多。回复数量上百的文章在爱范儿并不算少见。而微博、微信公众账号等渠道,也让这些文章在更大范围内得到了转发和传播。

在网上爆出百度CEO李彦宏强调狼性的邮件后,各大科技博客或在讨论百度如何具有狼性,或在讨论百度和360的区别。骆轶航直接在Pingwest上写下了《创始人怎么样,百度就怎么样:为什么百度不可能有狼性》这样一篇带有浓重个人色彩的文章。至于效果,骆轶航自然十分满意。“百度自此更加重视Pingwest。”

相对于庞杂的门户,博客天然有“船小好调头”的特点。网站不好看?改!文章出错别字了?改!不,先道歉,再改!

因为有很长时间传统媒体的从业背景,赵何娟对文字有近乎洁癖的要求,她经常会为想一个文章标题纠结、对作者的文章反复修改。

“后来我意识到了传统媒体的做法在现在行不通。不仅影响大家效率,还拖慢文章传播速度。”她慢慢降低了自己的要求,允许网站上的文章有那么一点瑕疵。“但事后会告诉他哪里不好。”

“小而美”的团队让这些创业者心态颇为良好:创业开始,哪有不犯错误的?

“革命”门户

在36kr出现之前,国内并没有一家专注报道创业者的网站。爱范儿出现之前,国内也鲜有网站关注Nokia E71这台当年尽可把玩的神机,也缺少一个分享玩机心得的博客。WPdang出现之间,国内跟Windows Phone和微软相关的咨询只能散见各处的新闻网站,没有这么专一的爆料和分析。

更加精细的角度和非“批量生产”的模式,让这些博客的文字内容有了质感和诚意。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群高质量的固定读者。相比之下,门户网站下科技频道批量转发的资讯,就显得尤为孱弱。

“我一直很讨厌‘科技博客’这个说法。博客只是载体,内容才是决定因素。”骆轶航说。

就像商业领域里惯常看到的那样,在任何一个有潜力的领域,巨头们都会来插上一脚,以自己的强大资源进行模式复制。门户很着急,新浪科技开辟了专注于苹果公司报道的博客苹果汇,还开了专注国内外科技创业的博客创事记。但这些博客利用新浪的资源优势大力推广一阵后,往往归于沉寂。

“这些源于门户内部的微创新始终在门户的框架之内,事实上还是为门户服务。”骆轶航并不看好门户涉足这一领域,“除非有特别彻底的架构变动,比如腾讯科技。”

腾讯科技的主编是前《环球企业家》的执行主编杨福。在加入腾讯科技之后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更加清晰明确的页面设计,鼓励原创内容生产的薪酬标准。改版后的腾讯科技,既有快速反应的简短咨询,也有详尽深度的独家调查——他们是国内最早曝光美国SEC对“优土豆”合并一事进行调查的媒体。

这种改变并不简单,如果说内容上的选择相对容易,那么一个二级频道的薪酬体系独立于整个内容生产部门之外,对门户来说的确是一个革命。

“独立的、不一样的、走精品路线的文章应该是对现在腾讯科技最精准的描述。类似传统媒体的内容操作方式加上腾讯强大的资源和体制保障,能将两者的优势最大发挥。”杨福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而以“有态度”知名的网易,则面临着内外的双重打击——网易科技主编刘伟于10月25日离职加入Pingwest,成为联合创始人和COO。重压之下,网易高层对网易科技频道的重视则上升到另一个高度:将科技频道从财经频道中独立出去。据传,丁磊时常看虎嗅,在面试新的科技频道主编时,提出的问题是:如何将网易科技做成虎嗅一样的科技博客?

生存和商业模式

这仍然改变不了骆轶航对门户的总体悲观:“在门户那样的架构下,内容部门一旦有了负面,广告部门迅速就找上来了,无法保证内容的公正。”

但在一个天天与公司打交道的行业,科技博客的作者同样会受到来自企业的压力。“能不能写好一些”属于正常“骚扰”,“删稿撤稿”也经常会出现,而科技博客归根到底是个需要赚钱的媒体项目。骆轶航并没有给出解决的办法,但他强调会坚持自己的标准。“以前怎么平衡关系,现在还是一样。”

Pingwest显然是想依靠高质量的内容生存下去。骆轶航规划中的商业模式和传统媒体并没有区别:页面广告、活动收入、付费阅读。“我很可能会走增值付费的那条路。”骆轶航说。

这意味着Pingwest一部分内容免费,但要想读完全部的文章,就得支付费用。同时,这种模式可以绕开企业,让作者更加深入地写一些“尖锐”的文章。

付费模式国外已经有类似尝试。如著名博客作者安德鲁·沙利文。在离开新闻网站TheDaily Beast后,他推出自己的收费博客网站Dish。Dish完全没有广告,收入完全依赖于最低19.99美元/年的订阅费。消息发布后六小时,Dish的订阅收入便已突破10万美元。

“但我们跟他们都不一样,大家把我们当做媒体,是一种误读。”说到商业模式,36氪创始人刘成城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我们更愿意被作为服务创业者的平台,我们不拼内容,这些资讯对于创业者来说足够了。”

现在36氪正在力推他们的创业融资平台——36kr+。寻求融资的创业者可以通过该平台将项目直接提交给 IDG、红杉、经纬、真格、九合等众多一线 VC 和天使投资人。

刘成城是北京邮电大学2006级学生,主修数据挖掘。他认为,如果将36kr+打造成一个涵盖大量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服务平台,那么它的商业价值就有各种可能——比如收费查询创业数据库。这仅仅是初期的判断。随着大环境和产品的发展,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形式。现在,36kr+对于创业者来说依旧免费,对投资人,则收取部分费用。

事实上,老一代的科技博客并不担心生存问题。36Kr已经依靠线下活动赞助和广告捆绑销售实现了收支平衡。爱范儿也依靠页面广告和举办活动达到了盈亏自负——值得一提的是,到现在为止,爱范儿都并没有使用过一笔投资,建站初期的资金,都由创始人王伟兴独立承担。

“爱范儿不写软文,不拿车马费。”爱范儿北京运营负责人黄龙中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即便是为相关企业举办线下的产品体验活动,但在网站上的产品评测文章中,你仍然可以看到对其不足的批评和对产品的建议。“高质”、“有理有据”、“有清晰的价值观”,这也是爱范儿在圈内的口碑。

晚上8点,黄龙中依旧没有吃晚饭。他正在做某个企业线下活动的策划。这是第三次针对企业的反馈进行修改。同时,他正嘱咐另一位爱范儿成员马若飞拍摄相关评测设备的照片——企业突然提出了要求。

终于将一切事情处理完毕后,他全身放松,躺在了椅子的后背上。“钱不好赚啊!”他吼了一嗓子。

科技博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