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找中国优秀的工程师吗?等丈母娘点头才行!
i黑马 i黑马

想找中国优秀的工程师吗?等丈母娘点头才行!

本文编译自 Doug Raymond 在哈佛商业评论发表关于在中国招募工程师的文章(注一),Doug Raymond 是上海新创公司 Julu Mobile 的 CEO,曾经担任 Google 产品经理, 一开始他以为要找到中国工程师来替他工作并不难,毕竟中国每年产出 600,000 个刚毕业的工程师,加上他来自 Google 的背景,对中国工程师们应该还算有吸引力。

与硅谷全然不同的生态 --- 不要挑战、薪水至上

然而实际征人后才发现情况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根据过去在矽谷的经验,那些最优秀的工程师会勇于追求各种挑战,因为越艰难的挑战就越能证明自己的能力,同时也收穫更多。在矽谷,加入初创时期的 starup 是令人兴奋的大好机会,他们也相信这是迈向成功必经的道路。

在中国,Doug 发现完全不同的思维。当他开始招募人才时,来面试的工程师先问的不是公司策略,而是公司有多少钱,以及公司对于 IPO 的计画。其中一名工程师告诉 Doug 他期望有七位数的薪资水准(以美金计价),当中也有一些人对于公司在中国行动市场的计划感兴趣,但他们主要关心的还是公司的财务与名声。对此,Doug 并不责怪这些工程师们对公司提出的质疑,但他开始担心到底中国工程师们的风险趋避(risk-averse)程度有多高,人才招募几个月下来,Doug 开始了解养成中国工程师们如此特性的原因为何。

背负庞大经济压力的年轻一代

中国现在年轻的一辈出生于邓小平改革后的年代,在他们成长的年代,每年经济成长 8 至 12 %,他们见证了中国的富裕与惊人的经济成长,因此期望自己也能同样过着富裕的生活。另外,他们多半是一胎化政策下的独生子女,由两位父母与四位祖父母共同养育长大,因此自幼生活富裕,注重教育并期望在未来进入国际企业工作。

这样的成长环境造就的不只是上一辈过高的期待,还有配偶家庭的期待。中国传统家庭观念认为,上一辈退休后,子孙要担起照顾的责任,因此年轻人有相当大的财务压力。另外,在选择配偶时,同时又背上了另一个家庭所赋予的期待与责任。有一次,Doug 录取一位拥有优秀背景的工程师,但最后这位年轻的工程师却拒绝了,他欲言又止地解释他拒绝的原因:“因为女友的妈妈认为 Doug 的公司处在高风险的阶段,认为他应该继续待在现在这份『安全』的工作”。Doug 当时很震惊,震惊这么优秀的工程师做决定的参考基准是他女友的妈妈,震惊这位工程师竟然认为这样的理由足以推翻他原本的决定。

对中国时下年轻人来说,有稳定的薪资收入与房子这类的固定资产已经是结婚的必要条件,甚至是约会的必备条件。中国的男女比严重失衡,男女比为 119 : 100,这代表女性们更挑剔了。尽管中国年轻女性不必面对买房的压力,但她们却背负要找个有钱老公的压力。在年轻人追求富裕的同时,物价与房价也快速高涨,无疑又增加置产的难度。

花时间了解员工需要什么吧!

不幸地,对于像 Doug 这样的新创公司而言,很难对外展现他们有哪些员工有杰出表现。即使是像百度、腾讯、阿里巴巴这样成功的网络公司,几乎也只有高阶经理能从股票中获益,对于 Doug 的新创公司,要让员工相信进入公司后能大赚一笔迈向成功更是难上加难。

为了克服这样的征才困境,Doug 更专注于了解应征者的个人与家庭因素,花费更多心力解释当公司成功他们会如何从中获利。另外还提供员工购屋基金,并邀请他们的女友或家人参加公司聚会。几次面试下来,Doug 也学会辨认那些比起赚钱更乐于接受挑战的工程师。

中国不乏专业人才,当有更多新创公司员工成功的案例后,Doug 期望吸引优秀人才进入新创公司能变得更容易。

注1、Hire a Great Chinese Engineer by Impressing His Girlfriend's Mom

Via i黑马 By angela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