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家庭:机器人也能像监护人一样照顾孩子!
i黑马 i黑马

摩登家庭:机器人也能像监护人一样照顾孩子!

对子女进行定位已经容易多了,这对父母来说是好事,但在隐私保护上却并非如此!

家住美国佛蒙特州的保罗·沃利克经常要把小儿子送到附近的汽车站去。但他也可以选择使用机器人:在小男孩的书包里放入一个信标台,足球大小的无人飞机会盘旋在距地面几米高的地方,一直跟着信号。无人飞机上绑有一个智能手机,会将视频发射回去。

在便利性上,很少有家长能做到与这样的机器人相提并论,但即使是卢德派①也对使用电子仪器追踪孩子持支持态度。2003年,一个名叫Wherify的追踪装置面世,该装置是同类产品中较早的一个,可以佩戴在孩子的手腕上。自那以后,这样的装置就开始被用于保护患有孤独症的孩子,因为这样的孩子很容易走失或者遇到危险。生活在加拿大农场上的小孩会佩戴带有无线标签的手镯,这样操作重型机械的家长就能通过信号知道孩子离他们有多远。

随着电池寿命的延长和微型化的发展,追踪变得越来越廉价、实用。最简便的追踪方法就是使用智能手机。许多移动通信公司都提供有偿追踪孩子的服务,但目前免费追踪应用程序的数量正在激增。Life360的注册用户已从2010年的100万激增至了目前的近2600万。一家名为Berg Insight的研究公司预计,到2016年,追踪家庭成员的美国人和欧洲人将达7000万。

家长能通过这些服务、设备得知孩子所处的位置或者根据孩子的行为发送警报:什么时候回的家,是否越过了规定的活动范围、有没有深夜外出。速度监测能显示被追踪者是否在车辆上,以及这辆车是否超速。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设备能完全替代监护人的功能,比如显示孩子是否在静止的车内有鬼鬼祟祟的举动。但一些供应商的确为人们提供了一些巧妙的额外功能。Amber Alert GPS是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犹他州的公司,该公司生产的袖珍追踪信标台带有一个麦克风,家长能通过它实现窃听。总部位于加州的SecuraTrac公司生产的一款产品能在驾车时屏蔽电话的邮件和短信功能,这样就能防止年轻的赛车手在驾车时打字。而Life360则在地图上标出了性侵犯者的住址。

对追踪装置最感兴趣的是日本和美国的家长,而欧洲人似乎在儿童的安全问题上没有这么紧张,再加上欧洲的隐私法较为复杂,因此他们并不是很喜欢这些玩意儿。在一些欧洲国家,要对未成年人进行一定程度的监视需要获得被监视人的同意。安德烈·马尔默是Berg Insight公司的分析师,他说,在南美一些国家,由于担心团伙犯罪和绑架,一些家庭尤其是中产阶级家庭对追踪儿童很感兴趣。

一些公共机构对此也很感兴趣。在日本大坂,一些学校从2004年开始向学生分发无线射频识别标签。学校的教学楼安装了感应器,可以通过感应查看学生是否出勤以及他们所在的位置(但学生在教学楼外做什么事情是无法得知的)。迪拜也使用了同样的技术来通知家长他们的小孩什么时候乘上校车或下车。去年3月,巴西Vitoria da Conquista市的一些学校在两万名学生的校服上缝上了无线标签,这样就能找出那些旷课的学生。

2012年8月,美国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两所学校在4200位学生的校徽上嵌入了无线射频标签。有了这些标签,学校管理者就能知道有多少学生虽然没有旷课但却错过了早上的签到。由于用在这些标签上的资金与学生的出勤挂钩,因此学校就能通过该系统向纳税人多收一些钱。早前有一位学生因出于宗教理由而拒绝佩戴校徽(一些基督徒将追踪装置比作圣经中所预言的末日兽印),校方对这位学生做出了开除的处分,却被法院禁止。1月8日,法院撤销了禁令,这位学生的家长打算为此事上诉。

对孩子进行定位追踪

那么隐私怎么办?追踪装置的支持者称追踪意味着更多的自由,而非受到束缚。家长如果知道自己可以轻松找到孩子,那么他们就会更乐意让孩子出去玩耍。孩子则可以摆脱家长打来的恼人电话。家住弗吉尼亚州阿什兰的黛西·阿什福德有两个孩子,一个10岁,一个8岁。她说她的孩子很喜欢Amber Alert追踪器,戴上它有一种“詹姆斯·邦德”的感觉。她们家是军官家庭,每18个月要搬一次家,因此很难在朋友、邻居间建立起孩子的保护网,而追踪装置就像“另一个监护人”一般。

反对者称追踪并不能真正地保护小孩。精明的绑匪会扔掉手机和其他设备(到目前为止,只有间谍片里才会出现植入式的追踪芯片)。而陌生人又很少袭击儿童:最有可能谋杀小孩的是父母,而且比起攻击,意外所带来的后果更加严重。在牛津大学研究“监督”的Anne-Marie Oostveen说,“定位追踪无法防止你的孩子掉入河中”。对忧心忡忡的家长来说,新设备可能仅仅意味着更多的担忧。

这种技术还可以用来窥探成年人的隐私。在美国,移动用户可以为家庭用户组的所有成员购买定位追踪服务。一些家庭暴力的幸存者称这使逃跑变得更加困难。一些父母会使用网络摄影机来监视孩子的保姆(通常来说这种行为是合法的,虽然使用隐形摄像头的合法性的确在道德层面上受到了人们的质疑,而暗中录音则更是触犯了窃听法)。在沙特,孩子一出国界,一个政府机构就会发送短信提醒其父亲,这样他就同时有了追踪妻子的可能。

也有人担心孩子如果在上学时就被追踪,等他们成年后,他们就更容易接受监视。八月,一个美国民权联合组织建议学校不要强制规定对学生进行追踪。该组织称这种追踪技术“丧失人性”,如果要进行追踪,那么感应器必须安装在可见范围内。

做一些小的调整能让孩子更容易接受父母的追踪。有一些服务能让孩子在外出时通过登录汇报他们所处的位置,这样父母不必担心,孩子也少了烦恼。用户能通过一个名叫Glympse的应用程序每几分钟分享一次他们所在的位置。每当觉得不安全时,人们还可以通过一个名叫WalkMeHome的应用软件与信任的人联系,告知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款瑞典软件还有英文版可供人们使用。微软公司发明的一款追踪器样机用详细的定位数据替代了宽泛的描述(如“在学校”、“在家里”、“在工作”)。比起追踪孩子的无人飞机,这样单调的信息或许少了些趣味,但同时它们也没有那么令人担忧了。

from the print edition| International

背景参考:

①卢德运动: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D%A2%E5%BE%B7%E8%BF%90%E5%8A%A8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译者:migmig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