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高危二维码:巨头门户吞食入口 小公司出局!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高危二维码:巨头门户吞食入口 小公司出局!

中小互联网公司之殇:大众点评? 前景黯淡!

2013年1月8日,行人在“扫”光明楼公交车站广告牌上的二维码,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关键入口,目前二维码在国内呈现出爆发式的增长。

二维码已成移动互联网重要入口,巨头加入竞争,市场先驱者、小公司纷纷“出局”

通过手机摄像头拍摄二维码,有一个新的名词加以定义:“扫一扫”。这小小的动作,却是移动互联时代兵家之必争。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爆发,二维码这个可以打通线下、线上,为网上购物、移动支付、电子票务、优惠券等提供了便捷入口的“小方块”,愈发诱人,并引起了巨头的注意。

正如腾讯CEO马化腾去年10月所说,“未来二维码也将成为移动互联网的重要入口。”

在二维码还是一片蓝海时,早期创业者奋勇跳入并曾享受80%的市场独大;到今天险被腾讯、阿里等巨头挤下擂台。

当二维码成为移动互联的“标配”,它的市场份额也被迅速分食——腾讯微信、阿里的支付宝、淘宝以及大众点评、掌上百度等纷纷走上“餐桌”。

竞争加剧,尤其是几大巨头的介入,使得二维码成为一个“高危”行业。

“扫一扫”大爆发

随着微信推出二维码“扫一扫”,市场的先驱者开始了“噩梦”。

灵动快拍CEO王鹏飞最近比较烦。自从他的产品“快拍二维码”前不久上了某媒体一份“移动互联消亡者名单”,王鹏飞便疲于应付众亲朋好友的致电问候,以及回复微博上的互动。

上个月,他的公司刚刚实施了一次裁员。

两年前,二维码还远未成气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鹏飞对二维码前景的看好溢于言表。在他的描绘中,未来地铁、餐馆、百货商城,线下到线上模式将被一枚枚二维码所颠覆。

如今,其所述应用场景一一实现,唯一不同的是,站在这个市场峰顶上一览众山小的巨人不是他。

2006年,国内开始出现二维码应用,但由于当时智能手机普及率低、上网资费贵、用户习惯未养成,一露头便销声匿迹。再热起来是2010年,3G时代已至,王鹏飞赶上了这第二波。

巅峰时期的“快拍二维码”,占总体市场份额超过80%。现在,乐观估计约在20%-30%。未来保守这一数字已不太可能,或将跌落到10%甚至5%。

据灵动快拍前员工透露,公司市场部20余人已于2012年12月被整个裁掉。今年元旦前后,灵动快拍首席营销官张何,及设计总监、技术总监和多位产品负责人也相继宣告离职。

王鹏飞的噩梦始于2012年5月,微信正式推出“扫一扫”功能,尝试以二维码为入口。“扫一扫”上线比“快拍”晚了近一年半,且仅作为微信纷繁应用中间的附属功能之一,但却足以搅醒后者的美梦。

“快拍”的先发优势在腾讯面前变得苍白无力,微信二维码起步迄今才8个月,市场份额就已冲过了50%。

“凡创业者都有‘腾讯进来怎么办’的担忧,我们也不是没有考虑。”王鹏飞解释。他起初以为腾讯会把二维码加在QQ里,并不十分恐惧,直到微信出现,“结合微信后,杀伤力要大得多。”

微信跑马圈地

张小龙认为,搜索框是PC的互联网入口,二维码是移动互联网入口。

2012年10月,腾讯CEO马化腾在移动开发者大会上公开表示,二维码将是移动互联网的重要入口。

在马化腾作出上述表态前,微信的总负责人张小龙已多次提出:“搜索框是PC的互联网入口,二维码是移动互联网入口。”

更多人开始相信,在微信的地盘上,“扫一扫”的潜在价值或许要超过“摇一摇”。

根据微信方面提供的资料,其试水二维码的过程由浅入深,并非一开始笃定。从最初设定二维码名片,以方便互加好友,到通过“扫一扫”实现微信网页版绑定浏览器,再到“微信会员卡”,为商家创造了吸引顾客的入口。

“微信会员卡”是二维码直接带动的流行应用,也是使二维码从陌生到熟悉,直至今日“漫天遍野”的原因。

商家将二维码置于店内海报、桌贴、户外广告等地,消费者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领取该商家的会员卡。按优惠券的盈利模式,渠道将通过商家广告费、会员人头费、订单提成等方式获得回报。

记者了解到,主导微信二维码的是腾讯电商旗下主抓“微生活”项目的戴志康。内部分工显示,戴志康负责微信的商业化运营,张小龙继续专注于产品本身。

作为未来商业图景的重要组成,微信对线下中小商户的跑马圈地正在进行。接近微信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三批人马——来自腾讯“微生活”的一部分,腾讯收购自CRM营销公司通卡的一部分,以及招聘到的学生兼职——正在针对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的实体店铺,进行尝试性扫街。

而这,显然已经动了大众点评网的奶酪。

巨头押宝O2O入口

传统互联网“三座大山”——腾讯、百度、阿里已经将二维码视为战略高地。

微信“扫一扫”出现前,由PC互联网转到移动端上的产品品类,腾讯基本上样样齐全,只缺了一样——时下最为热门的O2O(Online To Offline,线上对线下)。

目前O2O包括两大主要入口,一是红火过一阵子的LBS(基于位置的服务),第二就是二维码。

作为移动互联时代下的新生儿,O2O的诞生使得线上线下转化成为可能,更具诱惑力的则是广大的中小商铺市场。

出于制衡微信的考虑,大众点评也推出了自己的二维码优惠服务,并跟随微信脚步在移动端加入电子会员卡功能。

大众点评成立已近10年,2012年8月刚完成第四轮6000万美元融资,仍在上市之路上奔跑。转入移动互联网后,顺势成为O2O龙头企业。2012年9月,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宣布,“已经在用户数量上形成了同行难以超越的壁垒”。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与大众点评一同押宝O2O的不再只有布丁、爱帮、食神摇摇这些小公司。传统互联网“三座大山”——腾讯、百度、阿里已经压了上来。

比如,阿里旗下支付宝结合了二维码,也释放出巨大想象空间。它的最新动作是,推出针对小商户、小摊贩、出租车扫码付款,甚至年庆收取红包。

腾讯自然不肯让出移动支付的蛋糕,已放话将微信与财付通绑定。

“腾讯虽也有一块类似于支付宝的支付业务,打通微信顺理成章,但财付通的份额毕竟较小,绑在一起跑究竟会让微信如虎添翼还是累赘,尚不可知。”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

于是,为守住移动互联网入口,各家自建藩篱,将技术上不难通用的二维码做得互不“兼容”。

微信发的二维码,被别家App扫出来只会呈现一条网址,支付宝发的码被别家扫就是乱码。在二维码的大池子里,出现了一个个闭环。

勇猛者如腾讯,也不能轻率打破藩篱,一口吞噬掉整个二维码入口;单纯奔着第三方工具去的“快拍二维码”被藩篱隔在圈外,就更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去干脏活、累活

目前还在挣扎的小公司所剩不多,卖设备的卖设备,留下的也在干大公司看不上的脏活、累活。

今年5月,“扫一扫”刚作为一个附属功能在微信露头,王鹏飞就立刻召开会议研究公司战略转型。

一直以来,灵动快拍的第一要务就是疯狂铺码。“快拍”想做成一个纯粹的工具。做工具,可以实现价值最大化,因为一旦控制住入口,企业都要臣服于其所搭建的平台。现在来看,这些工作只是帮着微信教育了一个早期市场。

微信进来后,还这么玩就很傻了。

“现在我们只做企业端,为特定企业做应用开发。比如,用二维码验证生鲜食品、数码产品的防伪溯源,还有一些抽奖、问卷调查的小业务。”王鹏飞说。“这类脏活、累活大公司是看不上的。”

做大已无可能,王鹏飞想的是能在划分剩下的地盘上匀一杯羹。

市场从早年的蓝海变为红海,二维码已是移动互联“标配”。参与者不仅有微信、大众点评、支付宝,淘宝、1号店等电商也加入了瓜分,甚至QQ浏览器、360手机卫士、UCWeb等都有此功能。

“二维码的门槛不高,两三百万,几个月就做出来了。对大公司不是问题。当市场火起来,大家心态是‘我不能没有啊’,想当然去装。”王鹏飞表示,有些软件尽管装机量很大,用户未必真用得上它的二维码功能。

记者从一位二维码行业人士处了解到,目前还在二维码上挣扎的小公司所剩不多,上海翼码、新大陆靠卖设备撑了下来,已属稀罕。银河传媒、飞普越等知名厂商光景暗淡,濒临倒闭。

Via i黑马 By 知识管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